长袜子皮皮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1.皮皮是谁?长袜子皮皮是个不同寻常的小姑娘,她头发的颜色像胡萝卜一样,两条梳得硬邦邦的小辫子直挺挺地竖着,鼻子像个小土豆,上面布满了雀斑。她那又细又长的腿上穿着一双长袜子,一只是棕色的,一只是黑色的。她的鞋正好比脚大一倍。
长袜子皮皮

长袜子皮皮

皮皮最大的特点是力气超人,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和她相比,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把一匹马举过头顶,把鲨鱼抛到远处。

当皮皮还是个躺在摇篮里的婴儿时,妈妈就离开了她。但皮皮相信,变成了天使的妈妈正坐在天上,从一个小孔里看着生活在人间的女儿。皮皮经常向她招手说:“请不要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皮皮跟着爸爸在船上长大。爸爸是位老船长,他到哪里,皮皮就跟着到哪里,父女俩相依为命。

可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航行中,爸爸被一阵狂风怪浪卷进了大海,水手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大家都觉得船长一定是淹死了。皮皮不相信,她想爸爸一定是漂到了一个住满黑人的海岛上,成了黑人国的国王。爸爸身体壮如牛,水性和海里的鲸鱼有一拼,脑袋里充满了智慧,心里装着正义和勇敢——这样的好爸爸怎么会死呢?他迟早会逢凶化吉回来的。

皮皮这么想着,告别了爸爸船上的水手,提着一个装满金币的手提箱,带上一只叫纳尔逊先生的小猴子,然后骑着马,回到了爸爸以前生活过的小镇。

皮皮回到家的第二天就认识了新朋友,一个是男孩杜米,一个是女孩阿妮卡。皮皮热情地邀请他们到自己家里吃早饭,两个孩子惊奇地看着皮皮念着绕口令烙饼。皮皮拿出三个鸡蛋,高高地扔到空中,有两个正好掉进锅里,有一个掉到她的头上,蛋黄流进了头发里。

“蛋黄对头发特别好,”皮皮一边说一边擦眼睛,“这能使头发嘎巴嘎巴地长。”她从锅里捞出鸡蛋壳,然后用浴刷搅拌好面糊,倒入平底锅里。为了翻面,皮皮把刚成形的烙饼抛到差不多有房顶一半高。

杜米和阿妮卡吃着烙饼,觉得非常香。

2.和警察玩游戏

维拉·威勒库拉庄里独自住着一个九岁的小姑娘,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大人们觉得,每一个孩子都需要由大人照看,需要上学,需要学习九九乘法表,一个人生活那可不行。大家决定,要把皮皮送到儿童之家去。

于是,皮皮和杜米、阿妮卡正在家里喝咖啡、吃椒盐饼干时,来了两名严肃的警察,他们负责把皮皮送到儿童之家。

皮皮说:“我是一个儿童,这儿是我的家,这不就是儿童之家嘛!”

警察看皮皮不想离开,就去抓皮皮的手。没想到,皮皮很快就躲了过去,几下就跳上了房顶。她在房顶上像猴子一样蹦来蹦去,转眼间又爬上了烟囱。皮皮开心地冲着警察大喊:“哎,太有意思了,你们来陪我玩真好!”

警察在下面直挠头,他们搬来了梯子。可当他们爬上了房顶,皮皮早跳下了地,而且顺手把梯子也搬走了。警察没了梯子,站在房顶上下不来,又尴尬又生气,只好开口央求皮皮:“小姑娘,你能不能把梯子放好,让我们下去?”

“当然可以,”皮皮说,“下来我们喝杯咖啡,一起玩一会儿。”

可警察说话不算数,他们一下地就朝皮皮冲了过去,大喊着:“讨厌的小东西,我要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皮皮看他们不守信用,就抓住两个警察的皮带,一手一个把他们举了起来,然后走出大门,把他们放到了马路上。被吓坏了的警察一溜烟地跑回了城里,告诉大家,经过他们的反复考察,皮皮并不适合儿童之家。

3.皮皮看马戏

小镇里来了马戏团,杜米和阿妮卡约皮皮一起去看马戏。

进了场,皮皮特别兴奋。当驯马师站在马背上转着圈跑的时候,皮皮竟也“嗖”的一声跳上了马背,把驯马师吓了一大跳,差点儿从马背上摔下来。观众看着这个穿着一双大鞋的红头发小姑娘,以为她是专门演马戏的,都大笑了起来。

马戏团团长非常恼火,他喊来几个穿着红衣服的警卫,想赶走皮皮。可他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搬不动皮皮,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没过多久,皮皮又跑到钢丝上去了。团长恼羞成怒,暗中使坏,偷偷松开了钢丝的绞盘,想让皮皮从空中摔下来。可他没料到的是,皮皮反而在松开的钢丝上荡起了秋千,而且越荡越高,最后干脆借着惯性跳到了团长的身上,吓得他直跑。

这时,一位大汉走进了现场。这位世界上最强壮的大力士是马戏团的台柱子,谁要是能打败他,就可以得到一百克朗。皮皮兴致勃勃地站了出来,绕过气坏了的团长,抓过大力士的大手亲切地握了握。

大力士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十分惊讶,可还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已经被皮皮摔倒在垫子上了。大力士气得满脸通红,急忙爬起来,牢牢地抓住了皮皮。

“再用点儿力气。”皮皮笑眯眯地鼓励他,接着一转眼又把大力士放倒了。大力士第三次扑过来时,皮皮轻松地哼着“啦啦啦”,一下子把大力士高高地举了起来,绕场小跑了一圈,然后才把他放在了垫子上。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马戏团团长不得不认输。从此,力大无穷、金币用不完的皮皮在小镇里出了名。

4.接待小偷拜访

秋天的一个黑夜里,两个流浪汉在小镇里转悠。这是两个很讨厌的小偷,他们到这儿来,就是为了偷东西。他们看见皮皮家里的灯光,决定今晚从这里开始行窃。

说来也巧,当两个流浪汉在窗外偷窥时,皮皮正把她所有的金币都倒在厨房的地板上,坐在那里数数。皮皮的算术实在是差劲,不过她有时还是想把钱数一数,主要是想把钱放得整齐一点儿。

“……七十七,七十八,七十九,七十十,七十十一,七十十二,七十十三,七十十七……唉,这当中一定还有几个什么数——我想起来了!一百零四,一千!这笔钱确实不少!”皮皮说。

两个流浪汉听皮皮这么说,兴奋得直搓手——弄到这笔钱应该很容易!

“我的好伙计,你看到了吗?”一个说。

“对,真是福从天降!”另一个说,“只要这个小丫头睡着,咱们溜进去,就能拿到那一大堆钱!”

于是,他们坐在院子里的一棵橡树底下等着。天下起了冰凉的毛毛雨,两个流浪汉又饿着肚子,这滋味实在不好受。不过一想到那堆钱,他们的心情马上就变好了。

其他房子里的灯都渐渐熄灭了,只有皮皮家的灯还亮着。皮皮这会儿正忙着自学波尔卡舞,她学不会是坚决不肯上床睡觉的。最后,皮皮家的窗子也黑了。

两个流浪汉在院子里又等了好大一会儿,好让皮皮和猴子纳尔逊先生睡熟了。他们蹑手蹑脚地溜到后门,准备用撬门工具把门撬开。其中一个叫布洛姆的流浪汉无意中碰了下门,结果发现门其实并没有锁上。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呀!”他压低声音兴奋地说,“门开着!”

“太好了!”那个黑头发的家伙叫卡尔松。

“你爸爸和妈妈不在家吗?”布洛姆突发奇想,冲着黑暗问。

“不在,”被子底下的皮皮心平气和地说,“他们出门了。”

两个流浪汉吓得腿都软了,可转念一想,他们又高兴地咯咯笑了起来。

“亲爱的小姑娘,”卡尔松问,“刚才地板上的那些钱你放哪儿去了?”

“在柜子上的手提箱里。”皮皮如实回答。

两个流浪汉乐疯了,“你不介意我把手提箱拿走吧?”卡尔松问。

“一点儿也不,”皮皮说,“我当然不介意!”

于是,卡尔松毫不客气,走过去把手提箱拿了下来。

“你不介意我把它拿回来吧,亲爱的大朋友?”皮皮说着,从床上爬了下来。

卡尔松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手提箱一下子就跑到了皮皮的手里,而自己和布洛姆却坐到了柜子上面。

5.不想长大

皮皮一直住在镇上,她没有白等,她的爸爸在一个夏日的傍晚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

皮皮的爸爸被狂风吹进大海后,漂到了霍屯督岛上,成了黑人的国王。他上午处理岛上的事务,下午造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才到镇上来接女儿。可皮皮舍不得杜米和阿妮卡,她用力地抱了抱爸爸,还是回到了小镇上。

皮皮从一位印第安老酋长那里买来了一些吃不坏人的药,圣诞节的晚上,她拿出来与杜米和阿妮卡一起分享。皮皮说:“我们吃了这些药,永远都这么大,都这么开心!”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