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剑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经历了九百九十九天,铸剑师用千年寒冰铁铸造了一柄世间罕有的绝世好剑。剑身寒气逼人,剑柄沉着有力,并以珍珠为纹饰的剑鞘配搭它。它一诞生就让无数人充满期待。
绝世好剑

绝世好剑

“该将你交给谁呢?”铸剑师拿着好剑,反反复复地问。

“就把你的命运交给你自己吧。”最后,他说。

铸剑师带着好剑来到一处山林,将它挂在了一株野桃树上。

这的确是一柄名副其实的好剑,而且还是一柄灵性十足的剑。看着铸剑师渐行渐远的背影,好剑从树上跃了下来。它决定此刻就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命运。

“听说,在南海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名士,也许我可以去他那里碰碰运气。”早在熔炉中,好剑就听到过来来往往的剑客们高谈过那位名士。于是它即刻隐身在山林小道,直奔南海。

名士结庐于乡间,房前篱笆环绕着梅兰竹菊,透出一股淡淡的清雅之味。好剑对此很满意。可是,名士对它却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不停的“洗手”。

名士做饭要洗手、饭前饭后要洗手、扫地要洗手、浇花也要洗手,甚至当他系完衣服上的一粒扣子也要马上洗手。好剑不明白名士为什么就那么喜欢洗手,难道世界上没有比洗手更有趣的事了吗?比如看书、舞剑、画画、弹琴。虽然名士也喜欢这些,但是因为洗手占用他的时间实在太多了,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来做这些事情了。

好剑觉得名士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太讲究那些没用的东西了。

“这不是我要寻找的人。”好剑在确定了这点后,坚决地离开了南海。

一个月后,好剑来到东海。它听说那里有一位拥有千军万马的将军。如果成为他的剑,也许将来会成为一柄流芳百世的名剑。

“你跟着我准没错,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是血雨腥风,什么是刀林箭雨。”将军边抠着脚丫子,边眉飞色舞地为好剑描绘着“宏伟蓝图”。

“我不太喜欢……”好剑想说,“我不太喜欢那种血腥的场面”。可是,还没等它把话说完,将军又换了一只脚丫子边抠边打断了它的话:“我相信,你准喜欢那种刺激的场面。再说,你是一柄好剑,如果被我握在手里,准叫那些家伙们鬼哭狼嚎。跟着我你能在战场上发挥出你的价值,不久将来,你将会同我一样名传千古。”

战场?价值?好剑想想都觉得恐怖,它不认为战场是它的归宿,更不想充当谁的杀人工具。于是,好剑趁将军不注意,悄悄地离开了。

就这样,好剑走了许多地方,探访过许多的人,直到有一天它遇上一位农夫。那时,农夫正在地里挖土豆。好剑喜欢上了他,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喜欢上了他挖土豆这件事。

“你需要一柄绝世好剑吗?”好剑站立在田埂上问道。

“不需要。”农夫看了它一眼,又埋下头,继续挖土豆。

“我可以为你打败仇敌。”好剑说。

“我没有仇敌。”

“把我挂在门上,可以消灾祛邪。”好剑又说道。

“我的门上有菖蒲了,我更喜欢菖蒲的清香。”

听了农夫的话,好剑沉默了好久,才说道:“好吧,实话对你讲,我只是一柄流浪的剑,我需要一个栖身之所。”

这时,农夫已经挖完土豆。他想了想,才说道:“好吧,你既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喝水,只是需要一小块地方而已,而我的家里也许正好有这样一个地方。”

农夫挑着他的土豆往家里去,好剑跟在他后面也往那里走。

农夫在烟火熏得有些发黑的墙上为好剑找了一块地方,扎了一颗钉子,然后将它挂了上去。

好剑就这样呆呆地挂在墙上,它很想为农夫做点什么,可是农夫劈柴的时候有斧子;炒菜的时候有锅铲;挑水的时候有木桶;挖地的时候有锄头。好剑只好耐心地等待着。终于,有一天,农夫切土豆的菜刀缺了一个口子。他无意间瞥到好剑,便将它取了下来。

咔嚓,土豆一分为二。

咔嚓,土豆二分为四。

咔嚓,土豆四分为八。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土豆变成了一块一块的小土豆块。

农夫切得很起劲。“以后就用你来切土豆吧。”农夫说。好剑听了很开心,它总算在农夫的家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也许你会说,一柄绝世好剑沦落为切土豆的工具真是不幸,可是好剑却一直在那里生活得很幸福。因为这是它自己的选择。不过,不知道铸造好剑的铸剑师是否喜欢?可惜,铸剑师在很早以前就不知所踪了,我也再无从验证这点。不过,好剑的故事还没结束呢。

据说,很多年很多年过去,好剑被一家博物馆收藏了。那里有许多名贵的宝剑。

“我曾服侍过一位将军,他持仗着我,斩下了无数敌人的头颅。”一柄秦朝时候的剑炫耀着说。“哼,那算什么!我可是一柄帝王手中的剑,只要他一挥舞着我,无数贤能聪达的人都会惶恐地跪拜在我的面前。”一柄南北朝时期的剑鄙夷地看着秦朝的剑。“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只是一位武功盖世的豪侠手中的剑,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经历过无数次杀戮,也饮泣过不少人的鲜血。”一柄晋朝的剑矜持地说道。

……

“喂,看上去,你是我们这里最体面的了。说说都干过什么吧?”宝剑们在各自夸耀了一番自己的功绩后,看着一直默默地在一旁听着它们高谈阔论的好剑。

“我啊,我只是一柄切土豆的剑。”好剑轻轻地说道。

宝剑们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好剑。它们觉得这柄剑要么得了健忘症,要么就是脑袋有问题。“一柄剑,是不应该去切土豆的,它应该驰骋疆场,或是握在侠士手中。”一柄青花铜宝剑提醒道。

“哦?”好剑应道。顿了顿,它接着说道:“不过,比起那些难闻的血腥味,我还是更喜欢土豆的清香呢。”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