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头小人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再说红房子里的罐头小人们,原来已经作好了被皮皮鲁抓住的准备,没想到事情变化得这么快,皮皮鲁妈妈的突然出现给他们解了围。现在,福尔摩斯转眼间由侦探变成了“罪犯”。
罐头小人

罐头小人

罐头小人们开始同情福尔摩斯了。

“听鲁西西说,她妈妈曾经把小白鼠从阳台上扔下去。”歌唱家提醒大家。

“真可怕。她妈妈会怎样处置福尔摩斯呢?”艺术家担心地说。

“皮皮鲁怎么不来救它?”约翰对皮皮鲁不满了。

“他也像鲁西西一样怕他妈妈吗?”上尉说。

这时福尔摩斯已经明白它的处境了。皮皮鲁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已经说明事态的严重。它回想起皮皮鲁曾经告诉过它,说他的妈妈对小动物多么厉害,福尔摩斯不禁打了个哆嗦。

福尔摩斯决定“越狱”。

大门关得死死的。窗户也插着。福尔摩斯绝望了,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抽泣声。

罐头小人们趴在窗户上看得一清二楚。

“咱们应该救救福尔摩斯!”艺术家提议。

“对,我赞成!”约翰说。

“怎么救它呢?”歌唱家觉得很难,“咱们这么小。”

“把窗户打开,让它跳出去。”约翰想了个主意。

大家觉得这主意不错。

说干就干。对身高像火柴棍儿那么小的罐头小人来说,从书柜上到窗台上,真是一次艰难的旅程。

“听我指挥!”上尉发令了,“我,约翰和艺术家去开窗户,歌唱家留在红房子里看家。”

伙伴们没异议。

上尉打开红房子的门。第一个走了出去。

“福尔摩斯,我们现在来帮助你逃出去,请你不要向我们进攻。”上尉对福尔摩斯喊话。

福尔摩斯听懂了!它感激地望着小人,点点头。

“它自己不会开窗户?”约翰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看样子不会。”歌唱家遗憾地摇摇头。

“那为什么?”艺术家不明白。

“咱们是人。”上尉说。

约翰和艺术家顿时觉得身上增加了百倍力量。是啊,别看咱们小,可咱们是人呀!

约翰找来一根长线,他把线的一头拴在书柜里的一只青铜狮子上,另一头扔到地面上。

约翰顺着线滑到地上,上尉和艺术家也滑下来。

福尔摩斯感激地冲小人们点头摇尾巴。

上尉和小伙伴们来到窗户下边,他们上不去,窗台太高了。福尔摩斯走过来,它趴在地上。

约翰最先看明白了,福尔摩斯要驮他们上去。

约翰爬到福尔摩斯背上,抓住它脖子上的毛。福尔摩斯一跃就上了窗台。约翰从福尔摩斯身上跳下来。福尔摩斯又从窗台上跳下来接上尉和艺术家。

“你在这儿等着,我们俩上去就行了。”上尉对艺术家说。他想了想,又找来一根线。福尔摩斯驮着上尉跳上了窗台。

约翰已经将纱窗的插销拨开了。上尉和他一起把纱窗拉开一条缝儿。福尔摩斯用爪子把纱窗打开了。

上尉和约翰又将玻璃窗的插销也拨开,福尔摩斯用头一顶,玻璃窗就开了。

福尔摩斯走到外边的窗台上。

“你快跑吧!对了,帮我们从外边把玻璃窗关上。”上尉说。

福尔摩斯从外边把玻璃窗推上,约翰把插销插好。

他俩冲福尔摩斯摆手。福尔摩斯使劲儿摇尾巴,它真感谢罐头小人。

福尔摩斯跳下去了。

上尉和约翰又费了好大劲儿才把纱窗关上,插好。

上尉拿出线,一头拴在插销上,一头儿扔到地面上。约翰顺着线滑了下去。

上尉不想让这根线留在窗台上给皮皮鲁的妈妈当“线索”。他看见窗台上有一张纸片。

上尉和聪明,他觉得拿着这张纸跳下去不会摔坏身体。上尉解开拴在插销上的线,扔了下去。然后双手举着纸片从窗台上跳下去。

艺术家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来。

上尉举着纸飘落到地板上,约翰和艺术家连忙扶住他。

“你真胆大!”艺术家捂着“咚咚”跳的心口说。

“没事。快走吧!”上尉捡起地上的线。

三个罐头小人来到书柜下边。约翰顺着线爬了上去。

艺术家臂力不够,爬不上去。

“我先上去。然后你把线系在腰上,我们把你拽上去。”上尉说。

上尉爬上去后,和约翰一起将艺术家拽了上来。

约翰把线从青铜狮子上解下来。三个人朝红房子走去。

“祝贺你们!”歌唱家站在红房子门口欢迎凯旋归来的勇士们。

大家钻进红房子,把鲁西西留下的食物吃了个精光。

皮皮鲁的妈妈搬了把椅子坐在女儿房间的门口,虽然房门被她反锁上了,但她还是不放心,生怕那只小狗跑了,要知道,这是证据。否则鲁西西又该不承认了。

皮皮鲁被堵在壁柜里出不来。他绞尽侦探的脑汁,也想不出营救福尔摩斯的好办法。

鲁西西带着博士来到了学校。她连走路都特别小心,生怕把博士从耳朵里摔下来。

“没事儿,我躺在这儿安全极了,你翻跟斗我也掉不出来。”博士说。

的确,博士呆在鲁西西的耳朵里非常合适,能站能躺,舒服极了。需要往外看时,只要轻轻把头发拨开一条缝儿就行了。外边一点儿也看不见他。

学校里的一切对博士来说太新鲜了,他贪婪地看着,还不时向鲁西西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鲁西西,你跟谁说话。”一个女同学奇怪地问。

“跟……跟自己说话呢?”鲁西西含糊其辞地回答。

“你真逗。”女同学笑了。

上第三节课的时候,鲁西西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了——她昨晚一夜没睡。

鲁西西挣扎着不让自己睡着,她使劲儿拧自己的胳膊。终于,她斗不过睡魔,在课堂上睡着了。

上课睡觉!还是一个优秀学生!当老师发现鲁西西在课堂上睡觉时,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鲁西西——”老师的脸都气红了。

鲁西西一点也听不见,继续酣睡。

同桌把她推醒了。

“鲁西西!”老师严厉地叫她的名字。

鲁西西忙站起来。

“上课睡觉?你!”老师不知说什么好。

“我……没……睡……”鲁西西还在朦胧中。

“还不承认!那我问你,刚才我讲了些什么?你要能回答出来,就说明你没睡。”老师最讨厌学生不承认错误,“如果回答不出来,就得向全班同学说说你昨晚干什么了,为什么不好好睡觉?”

鲁西西完全醒过来了,她慌了。她睡了起码有十分钟,这期间老师讲的课,她一句也没听。

“说呀?”老师催问。

教室里一片“叽叽喳喳”的声音。同学们对于鲁西西上课睡觉都感到惊讶。

“刚才老师讲课的内容我都听了,我说一句,你说一句。”鲁西西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对她说。

鲁西西激动了,是博士!博士没有睡觉,他一直在听老师讲课。

事到如今,也只好这么办了。

“老师刚才讲了……”鲁西西一字不漏地把老师在她睡觉时讲的课复述了一遍。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老师瞪大了眼睛,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亲眼看见鲁西西是被同桌推醒的,叫她名字她都听不见,可……

“你……”老师望着站在座位上的鲁西西说不出话来。

鲁西西松了一口气。她原来还担心博士说不准呢,看来,博士有超人的记忆力。

现在,鲁西西变被动为主动了。

按说,像鲁西西这种听话的学生是不会同老师捣乱的。可不知怎么搞的,这一天的经历使鲁西西的心理发生了很大变化,她觉得自己明明没做错事,可爸爸妈妈和老师都这样对她。她身上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同父母和老师对抗的情绪。

本来,鲁西西这时要是不说话,事情也就完了。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嘴里竟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挑衅的话:

“老师,我回答得对吗?”

老师看着鲁西西,没有说话。

鲁西西又问了一遍。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