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背上的太阳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摩克拉·米歇尔是法国传媒界小有名气的风俗摄影家,也是一位阅历丰富的探险家。2007年,米歇尔随同一支大型科学考察队来到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打算拍摄一些土著部落的风俗照片。
骆驼背上的太阳

骆驼背上的太阳

这位摄影家和10位科学家一起从毛里塔尼亚首都怒瓦克肖特市出发,辗转来到沙漠的边缘,计划在价月内纵穿沙漠,到达西撒哈拉的摩尔人居住区。但不幸的是,米歇尔刚E路两天就染上痢疾,连日的腹泻使他的体力严重下降,他只好独自留在一个叫阿塔塔的村庄休养。

一个星期过去了,米歇尔觉得体力已恢复了许多,就决定单枪匹马赶上大部队。

5月2日下午,他骑一头叫“恰德”的骆驼,携带了50多公斤水和其他装备出发了。沙漠空旷无垠,炎炎烈日下,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恰德脖子上的驼铃有节奏地叮当作响。

米歇尔用指南针不断地调整着前进的方向。沙漠的昼夜温差极大,中午骄阳似火,到了晚上,气温降到零摄氏度以下。米歇尔尽管带了御寒的衣物,还是缩在防潮垫上冻得牙齿打颤。善解人意的恰德便依偎在米歇尔的身边安静地蹲着,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米歇尔。第三天下午,米歇尔突然发现太阳镜的右侧一道亮光闪入了视野,他好奇心顿起,便往银光闪闪的地带走了过去。两个小时后,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道连绵的沙丘,在阳光的照耀下湖水一般粼粼发光,沙里沉积着片片金属细屑。原来,这是一片天然的沙铁矿。

米歇尔为自己的这一发现惊喜不已,赶紧拿出地图,试图确定此地的准确方位。然而指南针却纹丝不动,他猛然惊醒过来,他所处的位置是磁铁矿山,强大的磁性已经磁化了指南针。他彻底迷失了方向。

炎热的大漠死一般的沉寂,炙热的太阳烘烤得他汗流浃背,米歇尔沮丧地坐在沙地上,不知所措。突然他感到脸上有一种温软而潮湿的气息,原来是恰德用舌头轻轻地舔他。

他立即跳起来,拍拍恰德的脖子,说:“伙计,我们迷路了,你带我出去吧。”

恰德轻轻地晃动着脑袋,仿佛听懂了话似的静静站在大漠中停顿了片刻,然后扭转方向,朝大漠的西边走去。两天后,米歇尔隐隐嗅到一丝凉意,但目之所及仍然是一片无边的沙漠。5月9日夜,米歇尔喝完最后一滴水,就筋疲力竭地躺在睡袋中睡着了。夜半时分,恰德突然站起身,使劲用蹄子在沙地上来回不安地踢动,米歇尔一翻身站了起来,立即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双腿发颤。黑暗沉寂的大漠中,有几点绿荧荧的光亮在不远处诡异地闪烁着。他立即明白了,他遇到了沙漠中最凶残的野兽——沙狼。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急中生智的米歇尔打燃手边的打火机,火苗亮起来了,沙狼们的脚步顿时慢了下来。急迫中,米歇尔一手拿着腰刀将睡袋绞成碎片,一手拿着打火机一点点地燃烧着。离天亮还有3个小时,在这3个小时里,他要用仅有的材料吓退沙狼,为自己争取时间。

在紧张的对峙中,6匹沙狼在1匹骨骼强壮的老狼带领下,面目狰狞,凶相毕露,咆哮不已。沙狼以凶悍著称,并已经完全适应恶劣的自然环境,耐力极强。群狼看样子有好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眼中闪出贪婪的凶光,慢慢向米歇尔靠拢。米歇尔将布条缠在随身带的木杆上,使劲地晃动出发光四射的火圈,吓唬着越来越近的沙狼。沙狼们被火驱逐得退了半步,可它们仍一步步地逼近,米歇尔再次晃动木杆……紧张的3个小时终于过去了,天边泛起了鱼肚白,米歇尔知道如果再不逃离,他和恰德会被沙狼分食得身首全无。

“恰德,快跑!”米歇尔将手中木杆猛地掷向最近的一匹狼,干燥的毛皮顿时燃烧了起来,沙狼被烧得发出一声惨叫,落荒而逃,其他的狼迅速让出一条道。就在这一瞬间,米歇尔翻身骑上骆驼,飞奔了出去。而野狼也顿时像离弦之箭一样追了上来,沙漠上腾起一阵如烟的沙尘。骆驼在沙地里奔跑的速度与狼群不相上下,双方始终只差20米左右。这时一匹凶悍的公狼一个冲跃,差点咬住了恰德的后腿。危急之际,米歇尔挥起腰刀,只见寒光一闪,那匹狼被劈开了脑袋,顿时呜咽着倒在地上。后面追上来的野狼们群起而围之,奋力撕咬,那匹狼顿时被啃得只剩下一摊污血和几根白骨……米歇尔早就听说过狼吃同类的传说,可亲眼看见还是止不住阵阵恶心,他疯狂地抽打着恰德向前飞奔。

这注定是一场消耗体力的持久战,沙狼们吃完了那匹公狼,随即又紧追了上来。血腥味使它们变得更加凶残了,它们的眼睛发出贪婪的凶光,血淋淋的嘴边冒出飞沫……一个小时过去了,恰德的奔跑速度不觉减慢,它的嘴不停地哈着白气,成团的白沫不断地流下。浑身的驼毛全部湿透了,连米歇尔都听得见它风箱一般的喘息声。“恰德,快跑啊,千万别停下来。”米歇尔在恰德的背上绝望地祈求。

在剧烈的颠簸中,米歇尔干渴至极,昨夜的紧张对峙也使他感到心力衰竭,浑身大汗的他有点虚脱了。突然,在恰德的一个踉跄中。米歇尔一下子被甩了下来,后面的沙狼迅速向他包抄过来,他顾不得被摔的疼痛,抽出腰刀一边挥舞,一边朝着飞奔而来的狼群狂喊不已。在炽热的阳光下,腰刀寒光闪闪,疯狂追逐的狼群不再敢贸然向前,它们停下互相望了一眼后,又毫不迟疑地冲了上来。其中一匹公狼一跃咬住了米歇尔的肩部,顿时一块血淋淋的肉被撕扯下来……跑了出去的恰德本已远离危险,但它见主人遭狼围攻,犹豫了片刻,又返身冲了回来。它用力甩动柔韧而有力的长脖子,用坚硬的脑袋猛地撞向攻击米歇尔的那匹恶狼。老狼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撞出去老远。其余的几匹狼看见恰德威力竟如此巨大,吓得四散而去。米歇尔又个翻身骑上骆驼,向前猛跑。

再一次围攻上来的群狼分成两组,在恰德的左右两侧继续追赶,寻找下口的机会。恰德迈动长腿,扬起一道道翻腾的沙尘,始终将群狼挡在沙尘之外。这时,有两匹恶狼扑向了恰德,当恰德用它那弹性十足的后蹄猛地向其中一匹狼踢去时,另一匹便趁机咬住恰德的腹部。

顿时,恰德的腹部血如泉涌,发怒的恰德双目圆睁,调转头冲向狼群,它甩动着灵活的脖子,双蹄不断地使劲踢向靠近它的群狼,一匹年幼的狼崽被踢中,顿时脑浆崩裂,一命呜呼。狼们也开始发怒了,它们不顾一切地向米歇尔和恰德发起进攻,大漠的生死战进入了高潮。

一匹恶狼丢开高大的骆驼,向虚弱的米歇尔冲了过来。米歇尔被它扑倒在地,手中的腰刀也落在地上。米歇尔使出浑身的力量,朝着恶狼的鼻子就是一拳,顿时那匹狼哀号一声,向后闪去。这时另两匹狼又一次向米歇尔扑了过来。

正在这危急关头,恰德又一次冲过来,一蹄子将狼踢到几丈开外。而另一匹狼已经狠狠地咬住了米歇尔的腿部,撕心的疼痛令米歇尔本能地死死掐住恶狼的脖子。此时,米歇尔的身上已鲜血淋淋。他们就这样相持着,怒目圆睁,彼此都嗅到了对方的血腥味儿。时间一分一分地流逝,米歇尔的眼前一阵阵冒出金光,而此时,恰德却越战越勇,虽然它伤痕累累,但它又撞又踢的,使得另外两匹狼无还击之力。

沙狼的哀号声激起米歇尔的斗志,他咬紧牙关,将恶狼压在地上,一手按住它的脖子,一拳一拳地打着。

米歇尔发现自己的双拳已打得血肉模糊,胳膊不由得痉挛不止,他赶紧摸起自己的腰刀,冲向撕咬住恰德的那两匹恶狼。恰德浑身是血,气喘如雷,行动也变得衰弱而迟钝,棕色皮毛上夹杂着血迹和汗水。此时,一匹狼将米歇尔的右腿死命地拖着,想就势咬住他的脖子,恰德突然一个前倾,将恶狼猛地撞了个跟头,就势将米歇尔护在自己的腹下。

剩下的三匹狼不顾生死地冲上前去,高高跃起,狠狠咬住了恰德的后胯、腹部,生生地扯下了一块块血淋淋的皮肉,米歇尔则挥起腰刀连连劈下……一切静下来了,米歇尔丢下腰刀扑向恰德,恰德像一座山峰一样轰然倒下,身后是3具沙狼的尸体。

米歇尔喘息了一会儿,轻轻解下恰德脖子上的驼铃,系在自己腰上,然后挣扎着朝前走去。数小时后,几近崩溃的米歇尔被摩尔族牧民发现而获救。那只驼铃永远系在米歇尔的腰间清脆作响,仿佛恰德永远陪伴在他的身旁……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