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克托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赫克托耳来到了中心城门,走到宙斯的山毛榉下。在这里,特洛伊的
赫克托

赫克托

妇女们团团围住他,不安地向他打听丈夫、儿子、兄弟以及亲友的新闻。他

无法一一回答每个人的问题,只是要求她们向神衹祈祷。不过,许多人都从

他那里听到了可怕的新闻。不一会,他来到父亲(father)的宫中,这是一座豪华的建

筑,周围有由粗大的石柱支撑着的宽敞的厅堂,里面有五十间相连的大理石

宫室。这里是王子和他们的妻子居住的地方。内廷的另一边有十二间相连的

大理石修建的厅堂,这里是国王的闺女(daughter)女婿们居住的地方。宫殿由矮小的城

墙围绕,构成一座牢固的卫城。在这里赫克托耳碰到了他的善良的母亲赫卡

柏,她正要到她最喜爱的闺女拉俄狄克那儿去。年迈的王后赶忙朝儿子走过

来,握住他的手,又是担忧又是爱怜地问他:“儿子,你怎么离开了战场?

想必是希腊人抓紧围攻我们,所以你返来祈祷宙斯的。我要给你送上最珍贵

的美酒,使你可以祭供万神之父宙斯和其他的神衹,你自己也可以喝一口提

提精神。对一名疲惫的战士来说,酒最能振作精神!”

赫克托耳回答她:“亲爱的母亲,我不要酒,免得我四肢无力。我也不

想用一双不洁的手给万神之父举行灌礼。母亲,我请求你,带着最高贵的妇

女们手持熏香到雅典娜神庙去,把你的最华贵的衣服献给她,并答应给她十

二头肥壮的母牛(cow),祈祷她保护我们。同时我去喊兄弟帕里斯上战场。纵然他

被大地沉没,我也不恻隐他,因为他是生来要使我们全城毁灭的。”

母亲照儿子所说的去做。她走进内室,取出她的鲜艳的丝袍,这是帕

里斯带海伦返来时从西顿带来的。她挑出一件最鲜艳、花式最鲜艳的丝袍,

然后带着高贵的妇女们来到雅典娜的神庙。安忒诺尔的妻子,即雅典娜在特

洛伊的女祭司特阿诺给她们打开神庙的门。妇女们围着雅典娜的神像,举起

双手向她祈祷。特阿诺从王先手里接过丝袍,放在圣像的膝上,对宙斯的女

儿恳求说:“帕拉斯·雅典娜,城市的保护神,最高贵最伟大的女神,

请砍断狄俄墨得斯的矛吧!请恻隐这城市、妇女和孩子吧!你能保佑我们,

我们将给你献祭十二头肥牛。”帕拉斯·雅典娜却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赫克托耳已经来到帕里斯的宫殿,它在国王和赫克托耳的宫殿附近,

赫克托耳和帕里斯都是独自居住的。赫克托耳手执一根长矛,矛长丈余。青

铜矛头和矛杆的交代处用一道金环箍着。他看到兄弟帕里斯正在房内搜检武

器,修理他的硬弓。海伦则坐在她的侍女中心,做着日常的事儿。赫克托耳

耻笑般地看着帕里斯,大声斥责他:“你坐在这里过舒服日子,实在是罪过。

兄弟,城里这么多人因为你都会在城外作战。如果你看见这时有人逃避战斗,

你也许会责骂他们。来吧,在城市还没有被敌人攻破并销毁之前,帮助我们

去防守城池!”

帕里斯回答他说:“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兄弟,我是因为心里悲伤才

坐在这里的。刚才海伦鼓励我,要我重上战场;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赫克托耳沉默不语。海伦面有愧色,她说:“哥哥,我带来了多少灾难呵!

我宁愿在我跟帕里斯来到这里之前就葬身大海!

现在灾难临头,我多么希望我的丈夫能够勇敢一些,多么希望他记取

自己所受的羞辱和训斥。可是他没有骨气,他的胆怯一定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而你,赫克托耳,出去吧,先歇息一下,战争的巨大压力正压在你的肩头!”

“不,海伦,”赫克托耳回答说,“别如此友好地请我歇息,我绝不能歇息。

我必须回到特洛伊人那里去战斗。你要劝说帕里斯,使他跟我一路去。现在

我还得赶回宫去,看望我的妻子儿子和仆人。”说着,赫克托耳转身走了。

但他在房里没有看到妻子。女仆通知他:“当她听说特洛伊人遭到打击,希

腊人取得胜利时,她就离开了宫殿,想爬到城楼上去。女佣抱着孩子,只好

跟在她前面。她心里焦虑得不能控制自己了。”

赫克托耳赶忙走到特洛伊的大街上。当他来到中心城门时,他的妻子

安德洛玛刻,底比斯国王厄厄提翁的闺女,迎面朝他走来。跟在她前面的女

佣怀里抱着男孩阿斯提阿那克斯。

父亲看着漂亮的儿子默默地微笑,安德洛玛刻却饱含着眼泪,温柔地

握住丈夫的手。她说:“真的,你因为勇敢,一定会牺牲。但你不可怜你的

幼儿,也不可怜你即将成为寡妇的妻子吗?阿喀琉斯杀害了我的父亲,阿耳

忒弥斯的神箭射死了我的母亲,我的七个兄弟也全被阿喀琉斯杀死。除了你

以外,赫克托耳,我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父亲、母亲

和兄弟。你依然呆在这座塔楼上吧!命令部队开往那边长满无花果树的小山

上,因为那的城墙没人防守,轻易成为敌人的突破口。有三次,勇敢的亚各

斯人:两个埃阿斯、阿特柔斯的儿子、伊多墨纽斯、狄俄墨得斯向那里发动

攻击;也许是预言家给了他们启示,也许是他们自己发现了这处守卫薄弱的

地方。”赫克托耳亲切地看着妻子,说:“亲爱的,我也体贴着这所有。不过,

我如果呆在这里,远远地站着旁观,那么我会在特洛伊的男女老少面前感到

惭愧。我在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命令我到最猛烈的前线去战斗。虽然,我已经

预感特洛伊城终有一日会毁灭,普里阿摩斯和他的人民也将会遭殃。可是比

起这所有,更使我感到惆怅的是想到你将受到的痛苦。丹内阿人将把你抢回

去,让你当佣人,做奴隶;你在亚各斯那边将纺纱织布,大概挑水浇灌,看

到你泪流满面的人都会说:‘这就是赫克托耳的妻子!’唉,想到这些,我愿

意现在就死!”

他一面说,一面伸手抚抱孩子,但孩子却哭着贴在女仆的胸前,因为

他看见父亲头上的铜盔和飘动的马鬃盔饰感到畏惧。父亲微笑地看着孩子和

母亲,迅速脱下头盔放在地上,然后吻着可爱的儿子,并抱着他摇晃。他仰

望苍天,向神衹祈祷:“宙斯和诸位神衹!让我的儿子跟我一样,成为特洛

伊人的榜样吧!让他壮大无比,统治特洛伊,使得人民终有一日会说:‘他

比他的父亲更勇敢!’让他的母亲也为他感到高兴!”说着,他把儿子放在妻

子的手上,妻子把孩子抱在怀里,含着眼泪微笑。赫克托耳抚摸着妻子的双

颊,说:“可怜的妻子,别悲伤!没有人敢于违背神意杀死我,但没有人能

够逃脱自己的命运!”说完这些话,赫克托耳戴上头盔离开了她。安德洛玛

刻朝宫中走去,一路一再转头看着,悲哀地流着泪。

帕里斯也带着铮亮的青铜武器在城内穿过,他赶上了哥哥,看到哥哥

正在跟他的妻子安德洛玛刻告别。“我劳你久等了,”帕里斯大声地说,“我

来迟了,不是吗?”赫克托耳却亲切地回答说:“好兄弟,我不能不说你是

一个勇敢的人,不过你常常落后,你总算自愿返来了。特洛伊人为你受尽了

苦。我听到他们鄙夷地议论你时,我就感到痛心。好吧,这件事我们以后再

说吧。等到我们把希腊人赶出特洛伊,在宫中饮酒,庆祝自由时,我们再来

谈论这件事!”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