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娃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在好久好久好久以前,莫莫格东北角有个无名的小村子,村子里住着十多户穷苦的牧民,另有一户财主。财主对穷苦牧民特别毒辣,人们背地送他个外号,叫老饿狼(wolf)。老饿狼雇了个老羊工,这老羊工无冬无夏,一年四季总是穿那件白茬老皮袄,给东家放羊。每年都是背着小米,赶着羊群到水草丰盛的莲花泡边放牧。直到腊月廿三才返来。
雪娃

雪娃

这一年在他往回赶羊时,半路上碰到了暴风雪。怒吼的风雪打得头羊把脑袋往雪里一扎,说什么也不走了。眼看一群羊就要埋在雪里,老羊工是又急又怕。就在这节骨眼上,迎面跑来一个秃顶赤脚的小胖小,红扑扑的小脸蛋儿,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蹦蹦跳跳地跑进羊群,抱起一个小羊(lamb)羔转身就跑。边跑边用小手狠劲打着小羊羔,老母羊(ewe)听见叫声起来就追。老羊工就赶起羊群紧跟,迅速地逃离了风口。那小胖小这才站住放下了羊羔,瞅着老羊工“咯咯”一个劲笑。老羊工看羊群安全地出了风口,乐得上前一把抱起那小胖小说:“好乖的娃娃,你叫什么名?家在哪住?”小胖小听他这么一问,小脑袋瓜一耷拉,“吧嗒,吧嗒”掉下眼泪来了。老羊工给小胖小擦擦泪说:“好孩子别哭,若是没家就跟我放羊吧。”小胖小“扑哧”一声笑了,下地给老羊工磕了三个响头,认了干老。老羊工半路得子更是高兴,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因为是在雪中捡的,所以就叫他雪娃。

雪娃十五岁那年老羊工病死了。老饿狼看雪娃长得膀大腰圆是个好把式,把他叫到客屋,背后讲妥了工钱,就把老羊工放的那群羊交给他了。雪娃照着老羊工的样,把羊群赶到莲花坡边,找了个向阳坡,搭了个小窝棚就住下了。

一天,他到泡沿边淘米,看到泡里有只大仙鹤领一只小仙鹤在莲花丛里戏水,美极了。小仙鹤见他来舀水吓得要飞。雪娃真有些舍不得,他自言自语地说:“小仙鹤妹妹不要怕,我雪娃可不是图财害命、杀生害理那种人。”小仙鹤像听懂了似的,又游玩起来。雪娃淘完米在水塘边上放了一把米说:“小仙鹤妹妹,饿了这儿有米。”他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小仙鹤,回窝棚了。

雪娃回到窝棚,刚把米捞到锅里,就听有个女人喊:“雪娃哥,救命啊!雪娃哥,救命啊!”雪娃很新鲜。这荒草野坡哪来的喊声呢?他抓起羊铲出门一看,可不好啦,那只小仙鹤被一条大黄花毒蛇(snake)咬住了。他跑到跟前就是一铲,那条蛇痛得滚了两个个儿,放开小仙鹤就逃命了。

雪娃抱回小仙鹤,给它找些药面上上,又到水塘里给它捞些小鱼吃。在雪娃的精心护养下,不到半月,小仙鹤的伤就好啦。

白天雪娃上山放羊,小仙鹤就在羊群的上空飞,夜间雪娃睡觉(sleep),它就立在羊圈门上打更;冬天它趴在雪娃胸前为雪娃防寒取暖,炎天她用翅膀为雪娃扇风纳凉。天长日久,雪娃对小仙鹤有了感情。

一天,小仙鹤偷偷地钻进莲花丛里戏水。雪娃一个人放羊,觉得孤单极了,像少点啥似的。他想:“要能像人家也娶个媳妇,小两口在一路有疼有热,有说有笑,那该多好哇。”他正想着突然之间传来一阵脆生生的叫声:“雪娃哥,雪娃哥快来呀——”“他抬头一看,呵,一个天仙般的少女;头顶戴着一朵大红花,在那盛开的莲花丛中怕羞带笑地叫他,还向他招手,他忙奔已往,可是到跟前一看,哪有人呢?原来是他的那只小仙鹤,像撒娇似的叫着,张开两个翅膀朝他脸上扬水,把雪娃逗乐了,他抱起小仙鹤亲了一下说:“小妹妹你真乖。”他放下小仙鹤转身没走出多远,就听身后细声细语地说:“小哥哥你真乖。”雪娃转头一看依然那个天仙般的少女。

雪娃想着那个少女,晚上怎么也睡不着觉。想啊想,想着想着,就听门“吱嘎”一声开了,出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那老太太哆哆嗦嗦地把小仙鹤和雪娃搂在怀里说:“你们现在都长大了,也该成家了,妈妈送给你们点东西,备不住往后还能有点用项。”说着掏出一个小红口袋递给了雪娃。雪娃还没看清是啥,老太太就走了,雪娃追到门外,大月亮地连个人影也没看着,只有一只羽毛脱落的老仙鹤扇动两只大翅膀向天边飞去。

雪娃转回小窝棚时,一下惊呆了,小仙鹤不见了,可白天见到的那个少女笑呵呵地向他走来。那个少女见他站在那发愣,就一本正经地说:“雪娃哥,你不熟悉我了,我就是你想的那个少女。我叫娇娘。”雪娃这才上前亲亲热热地拉住娇娘的手,两个人近近乎乎地坐在一路,越唠越对心,当天晚上就着大月亮地磕了两个头算拜完了天地,成为亲。

第二天雪娃和娇娘赶着羊群去找老饿狼,想算回几个工钱,好买点家什,哪想老饿狼一听要工钱就翻了脸。“小兔崽子,没有我这群羊给你当幌子,谁肯给你个穷光蛋当媳妇。我不朝你要钱,你还倒管老子要上钱来了。快给我滚蛋!”他连骂带打把雪娃轰了出来。

乡邻们看这小两口怪可怜的,就你出两条檩子他送一条柁,大伙七手八脚给他们盖起了两间小马(colt)架子。东院大嫂送来一碗咸菜,西家大娘又端来一盘子酱,一凑合倒挺全。雪娃看着大家伙送来的东西,打了个咳声说:“咱能过这日子全靠乡亲们,可以后咱咋报答乡亲们这片心呢!”娇娘说:“这个我倒是有个念头,你快把咱妈送来的东西拿出来我看一看。”雪娃把小红口袋解开,倒了两下,滚出三颗像草珠子似的东西,失望地瞅了娇娘一眼,娇娘却惊喜地叫了起来说:“太好啦,太好啦,这是昆仑仙草结的避水珠哇!”雪娃忙说:“是呀,避水珠这可有大用项了,可惜太少了。”娇娘说:“少不要紧,咱种上不就多啦?”于是小两口来到莲花塘变找个向阳地把这三颗珠子种上了。小两口精心侍弄,很快宝珠就生根发芽开花结珠了。娇娘见珠子成为,摘下一数正好十二颗,叫雪娃送给乡邻。雪娃是一户一颗,十二户穷苦牧民都得到了宝珠,可雪娃却没了。他返来后看结珠子的仙草也怪好的,就把仙草一棵一棵地割下来,晚上没事小两口坐在灯下边唠嗑,边系蓑衣,长草短草强凑够两身小蓑衣。

这一天雪娃和娇娘披着小蓑衣顶雨在莲花塘里打鱼,老远来了一个披黄道袍的小老道,手里摇晃着一个小黄旗,赶着一群大白羊。雪娃见了很新鲜,就问娇娘:“你看哪来的老道,还赶那么多的羊呢?”娇娘一看,事先两眼圆瞪,说声:“它来也好!”便冲了已往。娇娘一跑那蓑衣迎风飘起放出万道金光,刺得那老道睁不开眼睛了。它和娇娘比武时,只有招架之功,却没有还手之力。不过几个回合,小老道手上的小黄旗就被打落在地了,它现了原形。原来是条黄花毒蛇。雪娃眼疾手快迎头就是一顿渔叉,把这条作恶多端的毒蛇打死了。在小两口胜利会师之时,就听一阵怪叫,原来是老道赶的那群羊,全变成白浪翻滚的大水,漫了过来。娇娘惊叫一声:“快跟我来!”雪娃一举双臂,就觉得身子轻飘飘地起了空,他再往地下一看,脚下一片汪洋。大水冲进村子,水头打着旋绕过穷苦牧民的门前,冲进老饿狼的深宅大院,不大工夫就把老饿狼灌饱了,他像死猪一样漂在水上。

大水刚过,穷苦的乡邻们便跑出来找雪娃和娇娘,找啊找,怎么也找不到,这对美意的小两口哪去了呢?人们急得喊着他们的名字,喊啊喊,可怎么喊也听不到他们的覆信。只有一对披着蓑衣的仙鹤在人们头上低飞鸣叫。大伙这才晓畅,原来这美意的小两口变成为披蓑衣的仙鹤了。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