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米修斯的神话故事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天和地被创造了,大海涨落于两岸之间。鱼在水里面嬉游。飞鸟在空中歌唱。大地上拥挤着植物。但还没有有灵魂可以支配周围世界的生物。这时有一个先觉者普罗米修斯,下降在大地上。他是宙斯所放逐的神祇的后代,是地母该亚与乌刺诺斯所生的伊阿珀托斯的儿子。

他机敏而睿智。他知道天神的种子隐藏在泥土里,所以他撮起一些泥土,用河水使它润湿,这样那样的捏塑着,使它成为神祇——世界之支配者的个人形象。为要给与泥土构成的人形以生命,他从各种植物的心摄取善和恶,将它们封闭在人的胸膛里。在神祇中他有一个朋友,即聪明女神雅典娜;她惊奇于这提坦之子的创造物,因把灵魂和神圣的呼吸吹送给这仅仅有着半生命的生物。

普罗米修斯的神话故事

普罗米修斯的神话故事

这样,最初的人类逐被创造,不久且充满远至各处的大地。但有一长时期他们不知怎样使用他们的高贵的四肢和被吹送在身体里面的圣灵。他们置若罔闻,听而不闻。他们无目的地移动着,如同在梦中的人形,不知道怎样利用宇宙天地万物。他们不知道凿石,烧砖,从树木刻削椽梁,或利用这些造房屋。他们如同忙碌的蚂蚁(ant),聚居在没有阳光的土洞里,不能辨别冬天,花朵儿灿烂的春天,果实充裕的炎天的确切的征候。他们所做的事儿都没有打算。于是普罗米修斯来帮助他们,教他们调查星辰的升起和下降,教他们盘算和用写下的符号来互换思想。他指示他们怎样把握牲畜,让它们来分担人类的劳动。他练习马匹拉车,发明船和帆在海上航行。他也体贴人类生活中别的一切运动。已往,生病的人没有医药知识,不知道应该吃喝什么,或不应该吃喝什么,也不知道服药来减轻他们的痛苦,因为没有医药,人们都极悲惨地死亡。现在普罗米修斯指示他们怎样调治药剂来医治各种疾病。其次他教他们预言未来,并为他们注释梦和异象,看鸟雀飞过和牺牲的预兆。他指导他们作地下勘探,好让他们发现矿石,铁,银和金。总之他介绍给他们一切生活的技能和生活上的用品。

现在,在天空上的神祇们,其中有着最近才放逐他的父亲(father)克洛诺斯创建自己的威权的宙斯,他们开始注意到这新的创造物——人类了。他们很愿意保护人类,但要求人类对他们服从以为报答。在希腊的墨科涅,在指定的一天,人,神聚会会议来决定人类的权利和义务。在这会上,作为人类顾问而出现的普罗米修斯设法使诸神——在他们作为保护者的权力中——不要给人类太重的负担。

这时,他的机警驱使他诳骗神祇。他代表他的创造物宰杀了一匹大公牛(bull),请神抵拿他们所喜欢的部分。他杀完过后,将它分为两堆。一堆他放上肉,内脏和脂肪,用牛皮遮盖着,顶上放着牛肚子;另一堆,他放上光骨头,巧妙地用牛的板油包蒙着。而这一堆却比较大一些!全知全能的宙斯看穿了他的骗局,说道:“伊阿珀托斯之子,显赫的王,我的好朋友,你的分配如何地不公平哟!”这时普罗米修斯相信他已骗过宙斯,暗笑着回答:“显赫的宙斯,你,万神之王,取去你随心所喜的罢。”宙斯着恼了,禁不住心头火起,但却从容地用双手去拿雪白的板油。当他将它剥开,看见剔光的骨头,他冒充只是这时才发觉被骗似的,严厉地说:“我知道,我的朋友,啊,伊阿珀托斯之子!你还没有忘掉你的诳骗的本领!”

为了要惩罚普罗米修斯的恶作剧,宙斯拒绝给人类为了完成他们的文明所需的最终一物:火。但机敏的伊阿珀托斯的儿子,马上想出办法,补救这个缺陷。他摘取木本茴香的一枝,走到太阳乍那里,当它从天空上驰过,他将树枝伸到它的火焰里,直到树枝燃烧。他持着这火种降到地上,马上第一堆密林的火柱就升到天空上。宙斯,这发雷霆者,当他看见火焰从人类中心升起,且火光射得很广很远,这使他的灵魂感到刺痛。

现在人类既已有火,就不能从他们那里夺去。为抵消火所给与人类的利益,宙斯马上为他们想出了一种新的灾难。他命令以巧妙闻名的火神赫淮斯托斯创造一个鲜艳少女的个人形象。雅典娜因为逐步妒忌普罗米修斯,对他失去美意,亲自给这个妇人穿上灿烂雪白的长袍,使她戴着下垂的面网,(妇人手持面网,并将它合并),在她的头上戴上鲜花的花冠,束以金发带。这条发带也是赫淮斯托斯的杰作,他为了取悦于他的父亲,就十分精致地制造它,详尽地用各种植物的多彩的个人形象来装饰它。神抵之使者赫耳墨斯馈赠这迷人的祸水以言语的武艺;爱神阿佛洛狄忒则赋与她一切可能的媚态。于是在最使人迷恋的外形下面,宙斯布置了一种眩惑人的灾祸。他叫这女子为潘多拉,意即“有着一切天赋的女人”。因为每一个天空上的神祇都给了她一些对于人类有害的赠礼。最终他让这女子下降在人、神都会在游荡并寻欢取乐的地上。他们都十分惊奇于这无比的创造物,因为人类自来还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妇人。同时,这女人去找“后觉者”厄庇墨透斯,他是普罗米修斯的兄弟,为人比较少有战略。

普罗米修斯警告他的兄弟不要接受俄林波斯圣山的统治者的赠礼,马上把它退回去,恐怕人类会从它那里受到灾祸。厄庇墨透斯忘记了这警告,他十分欢乐地接受这鲜艳年轻的妇人,在吃到苦头之前,看不出有什么祸害。在此以前——感谢普罗米修斯的劝告啊!——人类还没有灾祸,也无太过的辛勤,大概长久疾病的苦痛。但这个妇人双手捧着一种赠礼来了——一只巨大的密闭着的匣子。她刚刚走到厄庇墨透斯那里,就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掀开盖子,于是飞出一大群的灾难,迅速地散布到地上。但匣子底上还深藏着唯一美好的东西:希望!因为万神之父的告诫,在它还没有飞出以前,潘多拉就放下盖于,将匣子永久关闭。现在数不清的不同形色的悲惨充满大地,空中和海上。疾病日夜在人类中心徜徉,秘密地,静静地;因为宙斯并没有给它们声音。各种不同的热病攻袭着大地,而死神,已往原是那么迟缓地趑趄着步履来到人间,现在却以如飞的步履前进了。

这事完成以后,宙斯转而向普罗米修斯本人复仇,他将这个罪人交给赫淮斯托斯和他的外号叫做强力和暴力的两个仆人克刺托斯和比亚。他吩咐他们将他拖到斯库提亚的荒漠。在那里。下临阴险的峡谷,他用强固的铁链将他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岩绝壁上。赫淮斯托斯很勉强地执行他父亲的命令,因为他爱着这提坦之子,他是他的同类,同辈,也是神祇的后代,是他的

曾祖父乌刺诺斯的子孙。他被逼迫不能不执行残酷的命令,但却说着比他残暴的两个仆人所不喜悦的同情的言语。因此普罗米修斯被迫锁在悬岩绝壁上,笔直地吊着,不能入睡,而且永不能弯曲他的疲惫的两膝。“你将收回多少控诉和悲叹,但一切都没有效,”赫淮斯托斯说,“因为宙斯的意志是不会刚强的;凡新从别人那里夺得权力而据为己有的人都是最狠心的”!

这囚徒的苦痛被判定是永久的,大概至少有三万年。他大声悲吼,并呼唤着风,河川和天地万物可以隐藏在虚空和天地万物之母的大地,来为他的苦痛作证,但他的精神仍极坚强。“无论谁,只要他学会承认定数的不可刚强的威力,”他说,“便必须忍受命运女神所判给的痛苦。”宙斯的威胁也没能劝诱他去说明他的不吉的预言,即一种新的婚姻将使诺神之王败坏和毁灭。宙斯是言出必行的。他每日派一只鹫鹰去啄食囚徒的肝脏,但肝脏无论给吃掉多少,随即又复长成。这种痛苦将延续到有人自愿出来替他受罪为止。

就宙斯对他所宣示的判决来说,这事总算出乎提坦之子的意想之外更早地来到了。当他被吊在悬岩绝壁上已经有许多悲苦的岁月以后,赫刺克勒斯为寻觅赫斯珀里得斯的金苹果来到了这里。他看见神抵的后代被锁在高加索山上,正想询问他怎样才可以寻到金苹果,却禁不住同情他的命运,因为他看见鹫鹰正栖止于不幸的普罗米修斯的双膝上。赫刺克勒斯将他的木棒和狮皮放在身后的地上,弯弓搭箭,从苦难的普罗米修斯的肝脏旁射落凶猛的鸷鸟。然后他松开链锁,解下普罗米修斯,放他自由。但为满足宙斯所规定的条件,他使马人喀戎作了他的替身。喀戎虽也可以要求永生,但却愿意为这位提坦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了充分履行克洛诺斯之子宙斯的判决,被判决在悬岩绝壁长期受苦的普罗米修斯也永远戴着一只铁环,并镶上一块高加索山的石片,使宙斯能夸耀他的仇人仍然被锁在山上。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