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豪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2010年7月30日早晨,98岁的钱伟长带着“一肚皮的问题”离开了我们。对于我国的教育,钱老曾意味深长地说:“勤学生就是有一肚皮问题的学生。”(8月2日新华网《但愿“三钱”别成大师的句号》)钱学森大师走的时候,向国人收回了“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卓异人才”这样振聋发聩的世纪之问,而现在,钱伟长大师眼里的勤学生标准,则是对钱学森之问的最好解答。
李红豪

李红豪

长期以来,我国学校教育的出口是大学,大学文凭是进入社会参加工作的需要条件,而大学以学生的考试分数作为录取的唯一条件,这就形成为我国学校教育的应试背景。这种应试教育,伴伴随着现代社会个体的政治、经济地位差距越来越大,竞争不断加剧。学生的考试分数已经成为社会评价学校,学校评价老师,老师评价学生的唯一依据。学生获得高分的最佳途径就是熟记试题中的标准答案,这样的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勤学生,就是那些“有一肚皮标准答案的学生”。应试教育严重束缚了学生的思想,那些常常提出问题的学生反而被学校和老师作为问题学生大加压制,那些模仿能力强、听话的孩子则被视为乖孩子而受到鼓励。

应试教育下勤学生标准,造成为我国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普遍缺乏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欠缺独立思考和自立判断的能力。学生大学毕业以后难以独立提出问题懈弛解问题,缺乏创新能力,无法适应不断转变的复杂情境,也难以适应在日渐猛烈的国际政治、经济竞争条件下社会对创新人才的需要。因此,把我国当前社会政治、经济、科技、企业普遍创新乏力归结于教育缺乏创新并不为过。

问题的严重性远不止于此。应试教育下勤学生的标准,正在颠倒着我国学校教育中师生之间服务与被服务的干系,教育民主化的缺失也直接影响着下一代的身心康健成长,危害着我国社会民主化进程,不利于未来公民健全人格的形成。据8月6日荆楚网报道:2009年4月,正在某优质中学读高二的李红豪,在一次期中考试中写了一篇题为《草菅人命》的作文,里面写道:“老师说的你不能反驳,不管他说得对不对,否则你便犯了‘顶撞’之罪。”这篇作文“明目张胆”地指斥现有教育制度,被老师指斥为“胆敢在考试作文中讽刺学校和老师”,是“自毁前程”。随后,学校要求李红豪带家长去学校商谈,而且要“改变思想”,“否则就不许进教室,不行就调班或转学”。因为李红豪拒不认错,终被学校领导和老师赶出了校园,失去了持续求学的机会,成为现行教育体制下的直接受害者。

李红豪事件决非孤立事件,它是我国当前学校教育中学生生命状况的一个缩影。本来,学校教育中老师和学生的干系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干系,学生的需要就是老师的职责。试想,没有学生,要老师干什么?但是,这种干系被严重颠倒成李红豪同学在作文中写的:“老师说的你不能反驳,不管他说得对不对,否则你便犯了‘顶撞’之罪。”这种只准学生规规矩矩听话,不准他们乱说乱动,否则便以故意捣乱的罪名赶出校园的教育体制,对下一代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使他们的心灵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在这样民主化严重缺失的学校教育体制中,你能指望其所培养的学生具有民主精神吗?它又怎能让人相信未来的社会是充满民主的社会。

钱伟长大师所提出的“勤学生就是有一肚皮问题的学生”真是切中时弊,一言中的,令人茅塞顿开,它是钱老留给我国教育界最宝贵的经验和精神财富。当前,在学校教育中,将勤学生的标准从“有一肚皮标准答案的学生”转变为“有一肚皮问题的学生”,不仅仅是评价看法和评价系统的转变,更是教育看法、育人理念的转变。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