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胡子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好久好久以前有这么一个人,他有许多漂亮的房子,有的在城里,有的在乡下;他另有各种金银餐具,各式精摹细琢的家具亲睦多辆金光闪闪的马车。
蓝胡子

蓝胡子

不幸的是,这个人的嘴边长着一撮蓝色的胡子。这胡子使他显得那么丑陋,又那么可怕,女人们和姑娘们一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他的隔壁住着一位高贵的夫人,她有两个非常鲜艳的闺女(daughter)。蓝胡子对这位夫人说,他想跟其中的一位闺女结婚,哪一位都行,可以由母亲选定。可是两个闺女谁都不愿意,她们相互推诿,怎么也不肯嫁给一个长着蓝胡子的男人。她们更感到厌恶的是,他已经娶过好几个妻子,而且这些妻子一向下落不明。

为了结识这两个女孩儿,蓝胡子把她们和她们的妈妈,她们的三四位要好的女友,以及邻近的几个年轻人,一路请到乡下的一所别墅里。他们在那里住了整整一星期,每日无非是散步、打猎、钓鱼、跳舞和请客吃饭。他们从不睡觉(sleep),整夜地嬉戏。这些运动进行得非常顺利,妹妹不久就觉得主人的胡子不那么蓝了,进而认为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当大家回到城里后,他们两人竟举行了婚礼。

过了一个月,蓝胡子对妻子说,他为了做一笔大生意,迫不得已去外地旅行,至少需要六个星期。他还说,在他出门期间,她可以随意娱乐,约请她的女友们来玩,高兴时也可以带她们到乡下去。无论到什么地方,她都可以吃最好的饭菜。

“这是两大间家具贮藏室的钥匙”。他对妻子说,“这是平常不大用的金银餐具柜和我的几个首饰箱的钥匙:这一把呢,是能开每个房间的万能钥匙。这里另有一把小钥匙,是开地下室走廊终点那个小房间的门的。你可以随意打开和进入各个地方,但是不许到那个小房间去。我禁止你到那里去,如果你把它打开,你得到的将不是别的,而是我的狂怒。”

妻子答应切实遵照丈夫的嘱咐去做。丈夫吻别妻子后,登上马车,出发旅行去了。

邻居和女友们渴望见地蓝胡子家的豪华陈设,巴不得受到新娘的邀请。

因为她丈夫在家时,大家畏惧他的蓝胡子,都不敢到她家里来。现在她们一进门就争先恐后地寓目各间卧室、书房和衣帽间,只见一间比一间漂亮,一间比一间阔绰。接着,她们来到家具贮藏室,她们在那里看到无数精美的地毯、床、安乐椅、长沙发、独脚茶几和其他桌子,以及从头到脚都能照到的大穿衣镜,这些镜子镶着谁都没有见到过的玻璃的、银的或镀金的华丽边框,这所有使她们服花缭乱。她们不停地赞美和羡慕新娘的幸福。但是,新娘对观赏这些财富却不感兴趣,她急着想去看一看地下室的那个小房间。

她被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不顾失礼而离开了客人,慌镇静张地从一个隐蔽的楼梯走下去,有两三次差点儿摔死。

她走到小房间门口,记起了丈大的禁令。她想,如果不服从丈夫,可能会招致不幸,所以犹豫了一会儿。可是,她无法压迫想出来看一看的强烈欲望,终于拿出了那把小钥匙,哆嗦着打开了房间的门。

室内的窗子紧关着,她一开始什么都没有看见。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看清地板上有斑斑血迹,血迹上面映出了好几具被捆绑着躺在墙角边的女人的尸体。这些都是蓝胡子的前妻,是蓝胡子把她们一个又一个杀死的。

她畏惧得要命,手里那把刚开完门的小钥匙当啷一声滑到了地上。

她定了定神,拾起钥匙,重新锁上门,随后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想规复一下情绪。然而,她的感触是那样强烈,感情怎么也不能平静。

她发现钥匙沾上了血迹,就用布揩了两三次,但是没能把它擦去。她又用水洗,依然洗不掉,甚至用沙子和陶土都没法磨去。原来这把钥匙是有魔力的,没法把它弄干净,当你在这面消灭了血迹,另一面上又会显现出来。

蓝胡子当天晚上就返来了,说是他在半路上收到几封信,通知他他预备去做的那笔生意已经顺利做成为。他的妻子尽一切可能向他表示,对他那么快返来感到非常高兴。

第二天,蓝胡子向她要钥匙。她把钥匙递给他时,手颤抖得那么厉害,蓝胡子马上就晓畅发生了什么事。

“那把小房间的钥匙呢,为什么不和这些在一路?”他问。

“噢,我准是把它忘在楼上桌子上了。”她说。

“马上去给我拿来!”蓝胡子说。

经过好一会迟疑,她才把钥匙拿来了。蓝胡子一看,对她说:

“钥匙上怎么有血迹?”

“我不知道,”可怜的妻子说,脸色变得死一样苍白。

“你不知道?”蓝胡子说,“哼,我倒知道。你很想进那个小房间去。

那好吧,夫人,你就出来吧!到你见到的那些女人身边去找你的位子吧!”

妻子马上哭着跪倒在丈大的脚下,请求饶恕她没有遵从大夫的嘱咐而犯下的罪,再三保证以后决不重犯。她是那样的鲜艳,又是那样的伤心,铁石心肠也会被感动的。可是蓝胡子的心真比铁石还要硬。

“你只有去死,夫人,而且马上就去!”蓝胡子对她说。

“既然一定要我死,”她含着泪水望着他说,“那就给我一点时间让我祈祷一下吧。”

“给你半刻钟工夫,”蓝胡子说,“多一分钟也不行!”

她离开蓝胡子后,叫来了她的姐姐,对她说:

“安娜姐姐(这是她姐姐的名字),我求你赶快上去,快到塔楼上去,看哥哥们来了没有,他们说过明天要来看我的。你要是看见他们,就给他们打信号,叫他们赶紧到这里来。”

安娜姐姐上了塔楼。伤心而可怜的妹妹不时地向她问道:

“安娜姐姐,安娜姐姐,你看见有人来了吗?”

安娜姐姐回答说:“我只看见太阳闪着金光,青草吐着嫩绿,别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时,蓝胡子手里拿了一把大刀,声嘶力竭地叫道:

“快给我下来,不然我就上楼去了!”

“再等一会儿吧,我求求你。”妻子答道。

她马上又轻轻地喊道:“安娜姐姐,你看见有人来了吗?”

安娜姐姐说:“我只看见太阳闪着金光,青草吐着嫩绿,别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快给我下来,不然我就上楼去了!”蓝胡子又喊起来。

“来了!”妻子回答道。

然后她又叫:“安娜姐姐,安娜姐姐,你还不见有人来吗?”

“我看到一团尘上从远方扬起……”安娜姐姐说。

“莫非是哥哥们吗?”

“哎呀,不是,妹妹!那是一群绵羊(sheep)……”

“你不想下来吗?”蓝胡子大声嚷着。

“噢,马上就来了!”妻子说。

随后她又叫道:“安娜姐姐,安娜姐姐,你还不见有人来吗?”

“我看到两个骑士跑来了,可是离这儿还很远……啊,谢天谢地,这两个人就是我们的哥哥。我使劲给他们打信号,叫他们赶快过来。”

蓝胡子开始大吼起来。他吼得那么凶,整座房子都震动了。可怜的妻子下了楼,披头散发,痛哭着跪在蓝胡子的脚边。

“你这样做已经没有效了,”蓝胡子说,“只有死路一条!”

他说着,一手揪住她的头发,另一手举起大刀,要向她头上砍去。可怜的妻子仰起头,用垂死的眼光望着他,求他再给她半分钟时间祈祷。

“不行!不行!你向上帝求援去吧!……”他说着,正要摆荡手臂……这时候,大门被敲得震天响,蓝胡子顿时住了手。门开了,两个手握长剑的骑士闯出去。向蓝胡子冲已往。

蓝胡子认出他们就是他妻子的哥哥,一个是龙骑兵,一个是火枪手。他拔腿就跑,想要逃命。两个骑士紧追不放。他还没有奔过门前的台阶,就被抓住了。剑穿透了蓝胡子的胸膛,他倒下死了。

可怜的妻子险些也像她丈夫一样死了已往,连起来拥抱她哥哥们的力气都没有了。

蓝胡子没有孩子,他的妻子成为他的一切资产的主人。她把这些资产的一部分作为安娜姐姐和一位早已与她相爱的年轻绅士的结婚费用;另一部分为两个哥哥买下军官职衔;剩下的为自己和一位非常诚实的人结婚所需。跟这个人共同生活使她忘却了与蓝胡子一路度过的可怕的岁月。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