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家辛巴达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相传,在君主大国王哈里发赫鲁纳·拉德执政的时候,巴格达城里有一个叫辛巴达的脚夫,他很穷,靠给别人搬运货品过日子。有一日,天气非常闷热,肩上重重的的担子累得他汗出如浆、气喘吁吁。当他一步一颤地挑着担子经过一家富人门前的时,实在走不动了,只好放下担子,坐在门前宽敞、干净的石阶上歇息片刻。
航海家辛巴达的故事

航海家辛巴达的故事

辛巴达刚坐下,就嗅到屋里散收回芬芳香味,听到一阵阵悦耳美丽的丝竹管弦声柔顺转悠扬的歌声。他再侧耳谛听,听见那鲜艳的音乐声中,辨别有金丝雀(canary)、夜莺(nightingale)、山鸟、斑鸠(turtledove)、鹧鸪(partridge)的鸣唱声。这么美妙的音乐,使他心旌摇动、兴奋不已。他情不自禁地静静走到门前,伸长脖子好奇地向里面张望,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座非常豪华、气派的庭园,富丽堂皇,仆婢成群,气势宏伟,俨然似天子的宫殿。一阵微风又送来美味佳肴的浓香气味,更使他陶醉,忍不住馋涎欲滴。他抬起头凝望天空,情不自禁地喃喃细语叹道:

“主啊!你是创造宇宙的神灵,给人衣食的主宰,你愿意给谁,谁就啼饥号寒。我的主啊!求你宽恕我的罪过,接受我忏悔吧!你是万能的、至高无上的、无人能比的圣贤。我多么敬爱你,赞美你!你愿意谁富贵,他便富贵;你愿意谁贫穷,他便贫穷;你愿意谁高尚,他就高尚;你愿意谁卑贱,他就卑贱。你是唯一的主宰,你多么伟大!多么权威!你的臣民中,你喜欢谁,谁就能尽情享受恩赐,就像这所房子的主人,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总之,你是人们的命运之神,让他们中有的人一生奔波贫困,有的人终身舒适清闲,有的人常常享受、时时幸运,有的人像我一样,终日劳碌、卑贱。”

接着他又凄然、悲哀地吟唱道:

“可怜的人有多少呀?

何以立足,寄人篱下。

我,可怜的一员,

疲惫、卖力,

生活的苦难,

肩上的重担,

有增无减。

我何曾像别人那样幸福?

何曾享乐?

同是一样的人,

一样的体,

可,鸿沟是如此巨大,

呵,呵!

我盼望,

公正的法官,

请你判决。”

脚夫辛巴达吟罢,挑起担子,正要走,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屋里出来一个容貌清秀、体态端庄、衣着华丽的年轻仆人,对他说:“我们主人有话对你说,随我出去吧。”

脚夫犹豫片刻,放下担子,随仆人出来了。

只见这座房子巍峨堂皇、华丽无比,屋内充满悲哀、庄严和协调不和氛。席上座着的,像是都是些达官显贵,席间摆满各种各样的奇珍异果、醇香美酒和山珍海味,各种花卉扑鼻的馨香,与各种食品的美味殽杂在一路,令人陶醉,乐师艺人手持乐器,纵情地吹拉弹唱。坐在首席的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一看便知是个养尊处优的享福人。

脚夫辛巴达眼看这种情景,惊得目瞪口呆,暗想:“向安拉发誓,这一定是一座乐园,要不就是帝王的宫殿。”他照端正问候、祝福他们,并跪下去吻了地面,然后谦逊地低头站在一旁。

主人请他坐在自己身边,亲切地和他谈话,盛情款待他。辛巴达酒足饭饱过后,又赞美了安拉一番,站起来洗了手,恭敬地谢了主人。

主人说:“我们接待你,愿你万事顺心,祥瑞如意。你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我名叫辛巴达,是搬运工。”

主人听了,微笑着说:“我们两人正好同名同姓,我叫帆海家辛巴达。刚才你在门前诵的那首诗,请你给我重吟一遍。”

脚夫辛巴达听后惴惴不安,惭愧不已,于是虔诚地答道:“向安拉起誓,因为我一时疲惫不堪,才髭诌几句,求主人宽恕我吧。”

“我已将你视为我的兄弟了,不必怕羞,尽情吟唱吧。我对你在门前吟的那首诗非常感兴趣。”

脚夫辛巴达只好遵命,把他的感叹诗重吟一遍。主人听了,深受感动,对他说:

“兄弟,你有所不知,我曾有过一段传奇式的生活经历,我将对你报告我是怎样得到明天这个地位和享受这种幸福生活的。我曾经七次帆海旅行,在每次帆海旅行中遭碰到的艰巨险阻,都是惊心动魄、令人难以想像的。总之,我生活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谁也无法逃避命运的安排。”

第一次帆海旅行

我的父亲(father)原是个生意人,他非常富有,生意兴隆,家财万贯,加上乐善好施,在我们故乡是数一数二的富人和慈善家。我年纪很小时,父亲不幸故去,给我留下了一大笔遗产。等我长大成人后,我开始自己治理这些资产,我以为这些产业够我一辈子享用了,因此,无所顾忌地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我浪费无度、不务正业,沉醉在享乐生活中。然而,因为坐吃山空,生活景况一天不如一天。当我发现自己是那样的糊涂、愚蠢时,钱财已浪费殆尽,剩下的只是孑然一身,两手空空。

我忧愁苦闷,陷入了绝境。

这时候,我突然之间想到父亲通知过我的圣人苏里曼的遗训:“死日比生日好,活狗比死狮好,坟墓比贫困好。”于是我强打起精神,把身边仅存的家具、衣物、资产一切变卖,换得三千金币,用它们当路费,决定出门作长途旅行,到远方去碰碰运气,找些生意做做。

念头已定,收拾预备妥当,我便和几个商人结伴,决定从海上出发。我们先到巴士拉,再由巴士拉乘船出海。我们在海中航行了几天几夜,经过了许多岛屿,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做买卖,有时是以物易物,海上生活倒也快乐有趣。

一天,我们路过一个小岛,岛上景色非常鲜艳,船长吩咐靠岸歇息。于是,抛锚停泊,旅客们都纷纷跳下船,登上岛去。他们有的架锅烧火煮饭,有的浏览岛上的景色,怡然自得地玩乐起来。正当他们吃喝、玩耍、流连忘返的时候,船长突然之间高声喊道:

“旅客们,你们赶快上船来。想要活命的,赶快扔掉你们手上的东西,马上回到船上来吧。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这不是什么岛,而是漂在水上的一条巨大的鱼!因为它在这儿呆的日子久了,身上满沙土,长出水草,看起来就像岛屿的样子。你们在它身上生火煮饭,它感到热气,已经动起来了。难道你们还不晓畅吗?它一沉下海底,你们一切会送命的。快!扔掉东西,上船来吧!”

大伙听了船长的召唤,都争先恐后地扔掉东西,急赶忙忙向船奔去。可是那条大鱼已经摇动起来,接着迅速沉了下去。没来得及登船的人全都沉没在海里,只有少数几人逃脱灾难。

我也未能幸免,伴伴随着那“小岛”慢慢沉到海底。

正当危在旦夕、即将淹死的时候,幸蒙安拉保佑,我发现旁边漂着一个旅客扔掉的大木托盘。我绝不犹豫地抓住它,爬在上面,两脚像桨一样,左右摆动,拼命和汹涌的波涛搏斗,心想要是漂到船边,就有救了。可是船长是个自私的小人,他不顾我们的死活,竟扬帆而去。我望着逐步远去的船身,绝望极了,心想这下必死无疑了。

“愿安拉保佑!”我默默地祈祷,任凭风浪拍打,顽强地作最终的挣扎。

就这样,我在海上漂流了整整一昼夜。第二天,风浪把我推到一个荒岛上,我拽着垂在水面上的树枝,费力爬上岸去,两脚被鱼咬得血肉模糊,这时我已精疲力尽,像是马上就要死了一样,我倒在地上,昏死已往。也不知苏醒了多久,太阳已经出来,刺眼的光芒使我慢慢地苏醒过来,可是两脚又痛又肿,不能动弹,只好慢慢爬行。

这是一个鲜艳的小岛,有潺潺流淌的清泉,岛上长着许多野果。于是我靠野果充饥,泉水止渴,安安静静地歇息了几天。我想等身体复元,行动自如后,再作打算。之后我折了根树枝当手杖,沿着海滨漫游,观赏岛上的绚丽风光。

一天,我正沿着海滨散步,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发现远方有一个隐约约约的影子,开始还以为那是野兽,大概是海中的植物,于是挺好奇地向它走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匹高的大骏马,被人拴住了。我慢慢向它挨近。它看见我,长嘶一声,吓了我一跳。我刚想退后,不料有人从地洞里钻了出来,大喝一声,走到我面前,问道:

“喂!你是谁?从哪儿来?到这儿来干什么?”

“我是旅客,搭船到外洋做生意的,中途遇难,我和许多人不幸落水,幸亏我抓住一个大木盘,在海中漂流了一天一晚,才被风浪推到这儿来的。”

听完我的话,那人伸手拉着我,对我说:“跟我来。”

于是我跟着他走到地窖里,进了一个大厅,坐下后,他拿东西给我吃。我正饿得要死,于是狼(wolf)吞虎咽,饱餐了一顿。吃完后,他打听我的身世、经历,我便把自己的遭遇从头到尾,详细地叙述了一遍。他听后感觉非常惊奇。

我对他说:“向安拉起誓,我把我的一切都通知你了,现在希望你能通知我,你是谁?为什么住在地洞里,你把那匹马拴在海滨是什么意思?”

“我们是专门替国王迈赫培养种马的人,都聚集居住在岛上。每当月圆的时候,我们就要选择矮小、结实的牝马,把它拴在海滨,海马(seahorse)闻到牝马的气味,就会跑出来引诱牝马,并要把它带到海里去,可是牝马被拴牢,逃跑不掉,只好收回无奈的长嘶,踢打一阵,然后它们开始交配。我们听到后,过一会儿跑出去,大吼一声,把海马吓跑,从此牝马受孕,生出杂交小马(colt)。这种杂交马的形体结实可爱,价格不菲,每匹就值一库银子。现在正是海马登陆的时候了。若安拉愿意,我带你去见国王迈赫,让你参观我们的国家。这里渺无人烟,幸亏碰到我们,否则你一定会孤单、寥寂,甚至丢了命还没人知道。我们能在这儿重逢,这是你命不该绝,安拉可保佑你安全回到故乡去。”

我衷心地感谢他,为他祝福。

我们正说着话的时候,有匹海马来到岸上,跳到牝马面前,长嘶一声,要把它带走,它们开始踢打惊叫起来。养马人应声拿起宝剑、铁盾,跑出地窖,大声召唤他的同伴:

“海马登陆了,大家快出来吧。”

他边喊边敲铁盾,于是许多人从四面八方跑了出来,手拿武器,喊声不绝,硬是把结实硕大的海马吓跑了。

不一会,那些养马人每人牵着一匹骏马,来到我们面前。他们见了我,便询问我的来历。我便把自己在海上的遭遇又叙述了一番,他们听了都很同情我。于是,我被邀请和他们坐在一块儿吃饭,吃完饭后他们骑马出发,我骑一匹马跟着他们,从郊外来到城里去,来到王宫。

他们先向国王迈赫禀报,得到国王许可,这才带我进宫。

我拜见了国王,非常虔诚地向他祝福、致敬,他对我表示接待。彼此社交后,他问起我的状况,我又把自己的经历、见闻,复述了一遍。他听了很惊奇,说道:“孩子!向安拉起誓,你已经平安无了。你福星高照,否则厄运难逃,蒙安拉犒赏,让你转危为安。”

国王非常器重我,热情款待、安慰我,并留我在宫中任职。于是,我做了治理港口的工作,负责登记过往船只。

我从那时起就留在宫中,勤勤恳恳、脚踏实地地工作,深得国王的恩宠,国王让我随他参与国事,替老百姓谋福利。我留在那儿,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每当我到海滨,就会向商人和帆海的人打听巴格达的方位,总希望有人到巴格达,这样我就可以和他同路回故乡了,可是我始终没能如愿,心里闷闷不乐。

有一日,我进宫拜见国王,在宫中碰到一伙儿印度人,就和他们打招呼,他们热情地和我谈话,问起我的国籍。

听说他们来自不同的民族,有的属于善良的沙喀尔民族,他们性格朴实敦厚,不虐待别人;有的属波罗门民族,他们不饮酒,生活富裕,个个都很漂亮,极富人情味儿,善于饲养家畜。从他们口中知道,在印度共有七十二个民族,我听了十分惊奇。

国王迈赫的统领区内,有个叫科彼鲁的小岛,岛上热闹非凡,一天到晚都可以听到锣鼓声。当地人和旅行家通知我,岛上的居民全都精明、剽悍、强壮。在那个小岛上,我看见过二十丈的大鱼,还看见过猫头鹰(owl)鱼,此外另有许多光怪离奇的东西,要一一道来,话就长啦。

我依然照样拄着手杖,在海滨漫游。

一天,我发现一只大船向港口使来,船上旅客许多。船靠岸后,船长叫水手搬出货品,交给我登记。我问船长:

“船上另有其它货品吗?”

“是的,先生,船里还存着一部分货品,不过它的主人已在海上遇难,他的货品由我们代为保管。我们打算把这些货品卖掉,换了钱带回巴格达去,交给他的家属。”

“货品主人的名字叫什么?”

“他叫帆海家辛巴达,已经淹死了。”

听了船长这番话,我仔细端详他,马上认出他就是我们遇难那只船的船长。我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失声大喊起来:“船长!我就是你所说的那些货品的主人呀!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帆海家辛巴达啊!那天,当大鱼动起来的时候,你大声叫我们赶快上船,但有的人上去了,没上去的人一切落入海里,我也沉到了海里,幸亏安拉保佑,让我抓住一个大木托盘,伏在上面,被风浪推到这个岛上,才终于脱险。之后又遇见了国王迈赫的养马人,他们带我去见国王,国王同情我的身世、遭遇,蒙国王恩准,派我治理港口。我失职尽责地工作,博得国王的信赖。你船里的那些货品,它们原本都是我的资产呀!”

“什么?安拉在上!照你这么说,从此世间没有忠厚、信义可讲了!”

“船长!听了我的话,你为什么要这么大惊小怪呢?”

“我认为你是听到货主淹死,才编出这么一套大话来骗我的。你企图夺取货品,这是不道义的事。我们亲眼看到货主和其他许多旅客同时落海遇难,一个也不曾脱险,你怎敢冒称是货主呢?”

“船长,请你耐心地听我的故事,我从不撒谎。听完后,你就不会嫌疑我了。”

于是,我一五一十地对船长讲起了船从巴格达出发后在途中的经历,包括什么地点遇难、我所有货品的种类,另有旅途中我和他之间交代过的手续和干系。听完后,船长和商人们才晓畅,我的确讲的都是真话。于是大家笑逐颜开,祝贺我安然无恙,说:

“向安拉起誓,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你会脱险,是安拉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他们立即把货品送还给我,所有东西完好如初,货品上都有我的名字作标记。

我打开货箱,遴选了几种最名贵值钱的东西,作为礼物,献给国王,并通知他,我原来乘的那只商船来到港口,货品全都回到我的手里,为感谢救命之恩,特将货品的一部分人作为礼物进献。国王非常高兴,晓畅了我已往所说的全都是事实,因此愈发尊敬我,也回赠了我许多礼物。

我卖掉货品,赚了一大笔钱,又收购当地的一些土产,装到船上。船即将开时,我去和国王道别,感谢他对我的厚爱,请他许可我启程回乡。国王慨然应允。

于是,我带着国王送的礼物,随商人们又过起了在海上漂泊的旅行生活。船儿在茫茫的大海中,昼夜兼程地航行,最终平安到达巴士拉。我在巴士拉呆了几天,回到我的故乡——巴格达,许多亲戚朋友都来看我,我携带货品,满载而归。

我这次旅行赚了不少钱,回到故乡后,我就用它们兴家置业。从此,我拥有的家财比我父亲留给我的还要多,我可以说是富甲一方。从那以后,我又过上了舒适、悠闲的享乐生活,结交文人学士作为朋友,将已往在海上经历过的艰巨困苦、颠沛流离的生活忘得一干二净。好啦,以上就是我第一次航行的故事。安拉在上,若你愿意听,大概明天我会给你讲我的第二次帆海的经历。

于是帆海家辛巴达招待脚夫辛巴达,和朋友们共进晚餐,并送给脚夫辛巴达一百金币,说道:“明天蒙你到临,给我们带来了快乐。”

脚夫辛巴达谢过了帆海家辛巴达,带了他送的金币告辞回家。一路上他都会在追念刚才听到的故事,同时也思考着自己明天的奇遇。

当天晚上,脚夫辛巴达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如约来到帆海家辛巴达的家中,主人邀请他坐在自己身边,等亲友们来了,大家一块儿吃着美食,沉浸在欢娱的气氛中,帆海家辛巴达这才开始叙述他第二次帆海旅行的经过。

第二次帆海旅行

昨天已通知你们我第一次旅行归家,过起了已往那样偷闲的享福生活。可是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有一日,我又冒出了出去旅行的念头,很想到外洋游览各地的名胜古迹,了解各处的风土人情,并兼做一些生意,嫌一笔大钱返来。

于是,我拿出蓄积,收购一些适合带出去的货品,包装妥当后,运到海滨,碰巧那儿正好停着一只新船,满载旅客和食物,预备启锚。

我把货品搬到船上,身背行囊,与这些商人和旅客们结伴出发。

那天,天气晴朗,一帆风顺,我们走啊走,走过了海湾又到港口,走过了岛屿又到海国。每到之处,我们都上岸去做买卖,和当地的商贩、仕宦们交易商品,生意做得很红火。

一天,我们的船路过一座非常鲜艳、可爱的小岛。小岛的景色美极了,有绿色的大森林(forest),数不尽的奇珍异果,五彩缤纷的花儿竞相开放,鸟儿在林中婉转歌唱,另有清亮见底的小溪(brook)徐徐地流淌,只是岛上不见一个人影儿。我们的船靠岸后,大家都前呼后拥地上岸,到岛上旅行,感叹安拉创造世界的伟大和奇妙。我独自前行,徜徉在大自然的度量里。我独自坐在小溪边,一边吃东西,一边看景色,那时候,正是凉风习习、天气清爽,周围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我竟不知不觉地在景色如画的小岛上睡着了。

就这样,在充满着芬芳气味的林荫下面,我沉睡了好久好久。一醒悟来,周围清幽静寂,不见一个人影。原来,商船已经开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岛上。我左顾右盼,依然久久不见一个人影,似乎连岛上的植物也消逝了,我恐怖极了,陷入绝望之中。我孤零零的一个人流落荒岛,没有吃,没有喝,疲惫不堪,险些失去了生活的信念,绝望之余,不禁悲叹道:

“一个人不是每次都碰上好运气的,上次遇难被人救,这次要想再次脱险,恐怕是太难了。”

想到这儿,我哭了起来,非常绝望,暗自抱怨自己为什么不待在家里,好吃好喝,快乐享福,偏要背井离乡,到海上来奔波,这不是自找苦吃吗?明明第一次就险些丧命,不吸取教训,又离开巴格达跑到海上来奔波……我懊悔极了。我气得即将发疯,不知怎么办才好。冥冥之中,只好自我安慰:“我们是属于安拉的,我们都要归宿到安拉那儿去的。”

我不敢呆在原处,畏惧孤独向我袭来,只好不安地、漫无目的地走动。之后我拚命爬上一棵参天大树,向远方远望,我看见的只是晴朗的天空、湛蓝的海水、茂密的森林以及飞鸟和沙砾。我就这样望呀望,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我发现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影像,我赶忙溜下树,向白影像出现的方向走去,想去看个究竟。

那原来是幢白色的圆顶修建。我靠拢后,绕着它转了一圈,却找不到它的大门。这房子平滑、明亮,我无法爬上去。这时太阳已经偏西,天快黑了,我急着进这屋子,找个地方歇息,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我发现太阳突然之间之间之间不见了,四周一片漆黑。事先正是炎天,我以为是空中有了乌云,才会如此,我又惊又怕,再抬头细看,只见天空中出现一只身躯重大,被称为神鹰的野鸟。这种鸟常常捕捉大象(elephant)喂养雏鸟,我刚才看见的那幢白色圆顶修建,原来是个神鹰蛋。我不由地赞叹安拉的造物之奇。这时,那只神鹰慢慢地落了下来,两脚向后伸直,缩起翅膀,安然孵在蛋上。

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我脑子里冒出个念头,于是我立即行动起来。我解下缠头,对折起来,搓成一条绳子,拴住自己的腰,再牢牢把绳子绑在神鹰腿上,暗想道:“也许这只神鹰能把我带有到有人烟的地方去,那就比呆在荒岛上强多了。”

那天夜间,我一向不敢睡觉(sleep),怕睡梦中神鹰突然之间之间之间起飞,使我毫无预备。

第二天早晨,神鹰起来,伸长脖子狂吼一声,然后展翅遨游,带着我直冲云霄。它越飞越高,我仿佛觉得已经接近天边了。它飞呀飞,飞了好久才慢慢下降,最终落入一处高原地带,我小心翼翼地解开缠头,离开神鹰腿。虽然离开了那个岛,却不知又到了什么地方,我仍然感到迷茫、恐惧感。

这时,只见神鹰从地上抓起一样东西,又飞向天空中。我仔细看,原来它抓的是一条又粗又长的蟒蛇(python)(snake)。我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处极高的地方,脚下是深深的峡谷,四面是高不可攀的悬崖。我又开始埋怨自己不该冒险,自言自语地叹道:“安拉保佑,这里既无野果充饥,又无河水止渴,唉!我真不幸,刚刚脱离危险,又落深渊。听天由命吧!只盼伟大的安拉来解救了。”

我鼓起勇气,强打精神,走进山谷里,发现那儿遍地都是名贵珍奇的钻石和枣树一样粗大的蟒蛇。蟒蛇张着口,像是一口能吞下一只大象,它们都昼伏夜出,以躲避神鹰的扑杀。天空上有神鹰,地下有蟒蛇,这下可完了,我身临其境,懊悔不已,只好乞求安拉保佑了。

很快太阳落山,夜幕来临了。我怕蟒蛇吃了我,忘了饥饿,哆嗦着徜徉在山谷中,想找个栖身的地方。我发现附近有个山洞,洞口很小,我赶紧钻进洞去,推过旁边的一块大石堵住洞口,心想先暂时躲一躲吧,等明天出去,再找出路。待我定睛一看,只见一条大蛇正孵着蛋卧在洞中,我顿时吓得半死,全身颤抖,没办法,只好认命了。我眼睛大大地睁了一个晚上。

十分困难熬到第二天天亮,我缓慢地跑到洞口推开大石头,逃了出去。因为整夜未眠,加上又渴又饿,只觉得头重脚轻,像醉汉一样,走起路来一步三晃。正在徜徉无望的时候,突然之间之间之间从天空中落下一头被宰的牲畜,我环顾四周,仍不见一个人影,顿时吓得毛骨悚然。

我想到已往有人对我讲过的一个相传:相传出产钻石的地方,都是极深的山谷,人们没法下去采集它们,珠宝商人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把羊宰了,剥掉皮,丢到山谷中去,血淋淋的羊肉(mutton)沾满钻石后,被山中巨大的兀鹰携着飞向峰顶。当鹰要啄食的时候,他们叫喊着奔去,赶走兀鹰,收拾沾在羊肉上的钻石,然后把羊肉扔给兀鹰,带走钻石。据说这是珠宝商人得到钻石的唯一方式。

我看见那只被宰的大羊,想到听过的相传,就赶紧跑上前去一看,果然羊肉上有许多钻石,我立即绝不犹豫地把口袋、缠头、衣服和鞋子里都装上钻石,躺下去,把羊拖来盖在自己身上,用缠头把自己绑在羊身上。

等了一会儿,落下一只兀鹰,掳着被宰的羊飞腾起来,一向落入峰顶上。它正要啄食羊肉,突然之间崖后收回叫喊声和敲木板的响声,兀鹰闻声高飞远逃,我赶紧解开缠头,浑身鲜血淋淋,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那个叫喊的商人迅速跑过来,他见我站在羊前,吓得哆嗦着手足无措。他翻着死羊看见它身上什么都没有,气得马上哭喊起来:

“多倒霉,哪儿来的魔鬼?夺走了我的珠宝!愿安拉驱逐他。”喊完叫完,他垂头丧气,拚命拍打手掌。

见他这么伤心,我走已往,站在他面前。他不解地问道:

“你是谁?为什么到这儿来?”

“你别畏惧。我不是大暴徒,也是个买卖人,有着悲惨不幸的经历和遭遇,我糊里糊涂就来到了这荒山野岭。你别伤心,我这儿有许多钻石,我会分一部分给你,让你写意。”

听了我的话,商人非常感激,亲切地和我交谈。其他取钻石的商人,见我和他们的同伴那么友好,也都前来问候、祝福我,邀我与他们结伴而行。我对他们讲了自己的遭遇和流落入山谷中的经过,而且给了那个商人许多钻石,商人非常高兴地说道:

“向安拉起誓,安拉保佑,使你绝处逢生。凡是到这山谷来的人,无一能幸免于难,你算是幸运者。”

我脱离险境,离开蟒蛇成堆的山谷,又回到了人世间,心情轻松极了。我和商人们呆在一块儿,平静地过了一晚。第二天,同他们一路下山,隐约看见那山谷里的蟒蛇,感到十分后怕。

我们不停赶路,最之后到一处开阔的原野。只看法上长满了矮小的樟脑树,每棵树枝叶茂密,像一把巨大的伞,可以供一百个人乘凉。要取樟脑,只须在树干上凿个洞,液汁就从洞中流出,液汁流完后,大树变得枯萎,最终变成为枯木。

这原野上有一片密林,密林中有一种植物叫犀牛(rhinoceros)。犀牛在森林中生活,形状就像我们故乡牧场上的黄牛、水牛(buffalo)一样,不过犀牛的身体比牛矮小,头上长着独角,大的有十尺长。探险家们说,犀牛能抵死大象,把它顶在头上,绝不费力地漫山遍野乱跑,之后象身上的脂肪被太阳烤化,流到犀牛眼中,犀牛因而成为瞎子,分不清方向,只好躺在河边,不能自如地行动,神鹰往往攫它们去喂养雏鹰。此外,那儿另有野牛和其它各种各样的野兽,举不胜举。

我从一个城市旅行到另一个城市,沿途拿钻石换回许多货品,运到各地贩卖,赚了不少钱。

我经太长期颠沛流离的旅行,到过许多地方,最终依然回到巴士拉,在那儿停留了几天过后,满载着钻石、金钱和货品,回到故乡巴格达。和家人朋友晤面后,我分送礼物给他们,并施舍给穷人财物。人们听说我第二次脱险后,纷纷前来祝福我,我又过起了已往那种舒服的日子,逐步地就把所经历的危难险境淡忘了。

帆海家辛巴达讲了第二次帆海的旅行经历,接着说道:

若安拉愿意,明天再给你们讲第三次帆海旅行的经历。

第二天,脚夫辛巴达又如约来到帆海家辛巴达家,倾听他报告他第三次帆海的故事。

第三次帆海旅行

我的第三次帆海旅行是最离奇的。

你们知道,我第二次帆海旅行返来,赚了许多钱,而且能够脱险平安返来,过上安逸的生活,应该很满足了。可是过了一阵清闲的日子后,我又萌生了出去旅行的念头。于是,我带上许多货品,又一次毅然离开了家。

我在巴士拉海港乘上一只大船。船从目的地出发,途经了许多城市和岛屿,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要上岸去旅游、做买卖。有一日,船正在海中航行,只听站在甲板上向远方远望的船长突然之间高声狂叫起来,他又是打自己的面颊,又是拔嘴上的髯毛,还撕身上的衣服,心情特别烦躁,状况发生得非常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和蹊跷。我们忙着安慰他,问道:

“船长,发生了什么事儿?”

“旅客们!你们不知道,我们的船被风浪控制了,现在被吹到危险地带,我们开始接近猿人山了。这山里的人,跟猴子(monkey)一样,极度凶残,满山遍野都是。凡是来到这儿的人,别想逃脱厄运。”

船长话音刚落,猿人便出现了。它们的样子实在丑陋,身材短小,浑身长毛,说着我们不懂的话。霎时,我们被四面八方跑来的猿人包围了,它们一个又一个死盯我们,眼睛滴溜溜地转。我们呆在船上,不敢行动,惟恐被它们伤害。猿人们爬到船上,将我们洗劫一空,又咬断缆索,破坏了风帆。于是,船身慢慢倾斜,最终搁浅。我们一切成为俘虏,被驱赶上岸。船不知被猿人拖到什么地方去了。过后,猿人们便一哄而散,跑得无影无踪。

我们被困在荒岛上,饥渴难耐,只好采摘野果充饥,舀河水止渴。不久,有人发现岛上有幢房子,我们马上前去寓目,原来竟是一幢结构非常结实牢固的高楼,门是紫檀木做的,两扇门都大打着。从门口向里望,有一个很宽敞的庭院,周围门窗林立。我们往里走,只见厅堂里摆着矮小的凳子,炉灶上挂着各种烹调器皿,周围堆着无数的人骨头,只是屋中悄没声息,不见人影。

见此情景,我们感到非常惊奇。

大家进屋坐了一会,仍不见什么动静,大家也顾不了许多,个个倒头便睡。这下我们从早晨一向睡到日落。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突然之间之间之间被一阵隆隆的响声从梦中惊醒,这时地面突然之间之间之间震动起来,接着从楼上下来一个玄色的巨大怪物,只见它两眼喷火,呲牙裂嘴,双唇垂在胸前,张着血盆大口,蒲扇般的耳朵呼闪呼闪地搭在肩上,爪子上的指甲又尖又长,向我们伸来,我们一个又一个吓得魂不附体。

只见这个巨形怪物走到大厅里,不慌不忙在高凳子上坐了一会儿,然后走到我们面前,东瞧瞧西看一看,猛地把我抓起来,放在手上仔细寓目。我在他手上,仿佛只够他吃一口。看了一阵,他似乎觉得我不够标准,一下就把我扔在地上,又抓起另一个同伴,也像对付我那样端详了一下,又扔下了。它把我们一个又一个审阅后,都不写意,最终它的目光落在了船长身上。他是我们中最结实的一个,肩宽腰圆,四肢粗壮,力气很大,站在那儿就像尊铁塔。他似乎很合怪物的胃口,只见怪物往船长面前一站,两眼死死盯着他,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它把船长像老鹰(eagle)抓小鸡(chick)一样提起来,然后又把船长摔到地上,抓着船长的脖子一扭,只听咔嚓一声,脖子就断了。那怪物继而取下一把长铁叉,把船长的尸体串在叉上,放在熊熊燃烧的火上,翻转着烤熟,像人们吃鸡鸭那样慢慢地撕着吃,吃完把骨头扔在一旁,便躺在高凳上呼呼大睡起来。这怪物鼾声如雷,整整酣睡到第二天早晨,才从梦中醒来,旁若无人地扬长而去了。

我估计它走远了,才敢开口说话。昨晚那一幕实在太恐怖了,有的人忍不住大声哭泣,埋怨道:

“我们宁肯落入海里淹死,大概被猿人吃掉,也比叫怪物拿去烤着吃好些。向安拉起誓,这样死太悲惨了。我们无法逃离这个地方,必死无疑,有什么办法啊,只盼伟大的安拉快救救我们吧!”

我们强打精神往外走,企图找个藏身的地方,或找条逃走的道路。走了一天,走遍全岛,一无所获。夜幕来临了,我们走投无路,只好不动声色地回到那幢屋子里,暂时栖身。我们刚坐定,脚下的地面又震动起来,接着那玄色的怪物又像昨天一样出现了。它在我们中找了一个它写意的人,如法炮制地像昨天那样美餐了一顿,然后睡到天亮后又走了。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怪物走后,大家围在一路商量对策。有人说:

“安拉在上,我们一定要杀死它,不然这种死法太残忍,太让人受不了了。”

又有人说:“非除掉这个祸根不可。我发起大家一齐动手先做个木筏,然后大家齐心协力设法杀掉它。纵然杀不了怪物,我们也可乘筏逃走,就是落在海里淹死,也比让它抓去烤来吃强些。”

于是我们一路动手,把木板、木头搬到屋外,做成一张筏子,拴在海边,一切预备妥当,才静静回到屋里来。接着我们脚下的地面又震动起来,那个怪物出现了,像饿狼似的把我们一个又一个仔细调查一遍,选中目标后,正要张口撕扯他,我们从四周跑上来,每人手里拿着早已预备好的铁叉,一齐对准它的两只眼睛,戳了出来,一下就戳瞎了它的双眼。它痛得狂叫起来,像睛天霹雳,我们吓得要命。只见它挣扎着爬起来,乱叫着试图来抓我们,可是它已经瞎了,什么也抓不到。它挣扎了一会儿,狂叫着,撞撞跌跌地出了大门。它的吼声震天动地,太恐怖了。

我们刚松口气,却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逃走的那瞎子怪物不知从哪儿又带来了两个更矮小、更丑的同类,我们的心一会儿又提到了嗓子眼,我们再次被吓得浑身毛骨悚然。于是,大家没命地向海滨奔去,冲上筏子,缓慢地离开海岸。可是两个怪物手里拿着石块,紧追不放,把石头对准我们乱扔。筏子沉了,同伴们被砸死、淹死了许多,最终只剩我和其余两个同伴脱险。

我们三个幸运的人儿乘着筏子,在海面上漂流了好久,被风浪推到另一个小岛上。

我们感到有救了,激动不已。因为过份惊吓,我们已经精疲力竭,走了几步,腿就再也迈不动了,天一黑就躺在地上睡着了。可是刚睡一会儿,便被响声惊醒,只见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蟒蛇正在吞食我的一个同伴。我们只听见他的骨骼在蟒腹中碎断的吃响声。太残酷了。一时间我们又陷入极度的危机中,刚摆脱了怪物的危害,又受到了蟒蛇的威胁,我在心里暗暗地祈祷,求安拉快来救我们。

我们赶快逃走,在岛上东躲西藏,饿了摘野果充饥,渴了渴河水止渴。天快黑的时候,来到一棵参天大树下。我们一向爬到树顶,心想可能安全了,便躲在枝叶中睡觉。可是我那唯一的同伴,又被夜间静静爬到树上的大蟒蛇吞入口中吃掉了。我目睹了这场惨剧,听见他的骨骼碎断的声音,这恐怖的声音久久地在我耳边回荡。

第二天,天刚亮,我赶紧留下树,失魂落魄地向海边走去,我不想活了,打算投海自杀,了却人间苦难,可是死的勇气不足,又临阵退却了。最终依然找到几块宽木头,辨别绑在身体的四肢上,像是钻进了一个木笼,安然躺在地上歇息。

当天夜间,有条大蟒又来到大树下面,一向游到我面前,可是木头像盔甲般护着我,它无法下口吃我,只得绕着兜圈子。我眼睁睁地望着它,吓得魂飞魄散。那条大蟒蛇一会儿离开我,一会儿又来到我面前,就这样周而复始,折腾了整整一晚,始终吃不到我,这才悻悻离去。

见蟒蛇远去了,我赶忙爬出木笼,向海边走去,去看一看有没有过往的船只。果然在远方海边,有个斑点在动,逐步地近了,我看得清了,是条船!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赶紧折了一条大树枝,举起来一边摇,一边大声召唤。船上的人听见喊声,就把船驶到岸边,把我带上船去,问我的状况。我把自己这次旅行死里逃生的遭遇,从头到尾,详细叙述了一遍。他们听了感到十分惊奇。我在船上吃了点东西,歇息了一会儿,顿时容光抖擞起来,感到了无比的兴奋、快慰,我衷心赞美安拉。

我伴伴随着这艘船,一路顺风地在海上航行,来到一个叫塞辽赫的岛上。商人们争先恐后携带货品上岸去做生意。船长见我一个人呆呆站在船上,对我说道:

“现在你身无分文,离乡背井,又遭遇那么多惊险,我愿接济你,让你赚点钱,好回家,以后可别忘了我哦!”

“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会向安拉为你祈福。”

“你不知道,本来有个商人搭我们的船旅行,但他却中途失踪,生死不明,杳无音信。他走时留下了许多货品,现在我把这些货让你拿去卖,所得的利润你得一部分,剩下的交给我带回巴格达,找到他的家属,还给他们。你愿意这样干吗?”

“好吧,我晓畅!就这样很好。”

船长吩咐水手把货品搬出来,货单交给我,船上记帐的人问道:“船长,这批货品,记在谁的帐上?”

“记在那个帆海家辛巴达的帐上吧。我托这个外乡人把他的货品带去卖。”

我听见船长说出我的名字,禁不住大声喊道:“船长哪!通知你吧,我就是帆海家辛巴达!我还在世,没有淹死。”

于是,我就把那天没赶上船,以及之后的种种惊险遭遇详细地对船长说了一遍。

旅客们听了我的话,都围拢来,对我的话半信半疑。碰巧其中有一人听我提到钻石山,一骨碌爬起来,走到我面前,说道:“大家听我说,原来我通知你们在钻石山我和同伴们宰羊抛到山谷中采钻石,有个人爬在那只羊上回到峰顶的新鲜事,你们个个都不信,还耻笑我,说我撒谎,现在你们该相信了吧。我说的就是这个人。他给了我许多珍贵的钻石,我又陪他一块儿到巴士拉,然后别离,辨别回家。他说他叫帆海家辛巴达。事实证明,我没有说谎,他说的也都是真话。”

船长听了商人的话,走到我面前,审阅我一番后,问道:

“你的货品有什么标记?”

我把货品的种类、特征以及巴士拉上船以后和他的交往、接触叙述了一遍,他这才相信我是帆海家辛巴达。于是我们热情地拥抱,相互问候、祝福,齐声赞美安拉。

货品原封送还我后,我又赚了一大笔钱,回到故乡,和家人、亲友团聚。大家见我安全返来,喜不自胜。从此我仍慈悲为怀,救助穷人,自己也过着锦衣玉食的舒适生活,把已往旅途中的惊险遭遇,忘得一干二净。

帆海家辛巴达讲了第三次帆海旅行的经历,接着说道:

“若是安拉愿意,明天我讲第四次帆海旅行的状况给你们听,那将比这一次更冒险更离奇。”

第四次帆海旅行

朋友们,你们知道,我第三次帆海旅行后,回到故乡,过着比已往更安逸、富裕的享乐生活,终日寻欢作乐,把已往旅途中惊险的遭遇忘得干干净净。过了一些时候,我依然经不住金钱的诱惑,又生出了外出做生意的念头。于是,我同一大群商人朋友,带上更多的货品,再乘船出海。

船在海中破浪航行,持续不停地在海上漂泊,走过一岛又一岛,我们一路顺风航行了几天。

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有一日,海面上暴风骤起,波涛汹涌,船长吩咐马上抛锚停船,以免发生意外。事先我们虔心祈祷,乞求安拉保佑,可是风一个劲儿地刮,吹破了船帆,桅杆折断了,最终船沉了,人、货和钱财全都沉入海中。我奋力挣扎着游啊游。正当厄运难逃,即将淹死的时候,突然之间抓住一块在水面上的破船板,这破船板救了我的命。我同几个快被淹死的旅客一路伏在木板上,在汹涌澎湃的海中随波逐流,听天由命,在海中漂流了整整一天一晚。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们被风浪推上了一片沙滩。大伙已经精疲力竭。幸亏岛上长着茂密的植物,我们采些野果充饥,吃了点东西,似乎有了点力气。我们开始沿着海滨向前走,无意间发现远方隐约有修建物的影子,便急赶忙忙奔跑已往,走近一看,是幢房子。还未等我们定下神来,屋里就出来一群一丝不挂的大汉,他们一言不发,抓住我们,就拖到国王面前。

国王叫我们坐下,摆出一桌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叫什么的东西招待我们。同伴们饿极了,马上大吃特吃起来,只是我自己没有胃口,一点儿东西都没有吃。蒙安拉赐福,这样我才得以活到现在。

同伴们吃了那些东西,一个又一个疯疯癫癫,象傻瓜一样,他们越吃越多,最终人都变样了。之后那些大汉又拿椰子油灌我的同伴们,并往他们身体上涂抹,同伴们喝了椰子油后呆若木鸡,眼珠都不能动了,而食欲却更加旺盛。看着这种情景,我畏惧极了,怕那些大汉也把我弄成疯子。

我通过调查,发现他们是崇拜火神的,他们的国王叫乌鲁。凡误入他们地区的人若被发现,都要逮到国王面前,用以上的方式对待,让捉到的人尽可能多吃多饮、丧失理智、不能思考、痴痴呆呆,直到喂得又粗大、又肥胖,然后杀了供国王享用。这里的人是习惯吃生人肉的。

看到同伴们已变成痴呆的愚人,任人摆布、任人宰割,象对待牲畜一般牧放他们,我自己郁闷成疾、脑满肠肥。如此反而引不起他们的注意,我被扔在一旁,逐渐地,他们就把我忘记了。于是我赶紧抓住机会静静地逃走。

一天,我走了不远,发现一个裸体大汉坐在一个高山坡上,正在那儿看管我那些沦为浮虏的同伴,他一看到我,知道我另有理智,于是远远地向我示意说:

“你向后转,朝右边走,就可以找到出路。”

我怔了一下,没有多想,立即按他指的方向缓慢奔跑,生怕他反悔追上来。

我按照牧人的指示,向后一转,果然发现右面有条大路,于是马上冲上路去,没命地奔跑,向前赶路。就这样卯足了力气跋涉着,直到离开那个牧人的视线,我才放心下来。

我跑呀跑,一向跑到天黑,才停下来歇息,躺在地上打算睡一觉,但因为太过恐惧感、饥饿和疲惫。怎么也睡不着。半夜间,我鼓起勇气,持续前行,一向走到天亮。这时,我再也走不动了,只好采摘些野果子吃,歇一歇气,然后接着往前走。我盲目走着,到第八天,忽见远方隐约出现人影,便迎着朝那里走去,一向走到日落西山,才到达目的地。但因为吃过两次亏,心里七上八下地不敢挪步,只好远远地站着仔细打量,原来这些人正在那里采胡椒。

我慢慢走了已往。他们看见我,马上围住了我,问道:

“你是谁?你从哪儿来的?”

“唉!我是个很不幸的人……”我随即把自己的身世和各种离奇的遭遇一切通知了他们。

“向安拉起誓,真是离奇,你是怎么从他们那里逃脱的?他们人许多,漫山遍野都是,爱吃人肉,落在他们的手里,谁也别想活命,我们从来不敢从他们那个地方经过。”

这些人对我很好,给我东西吃,歇息了一会儿,我就随他们到他们居住的岛上去。他们领我去见他们的国王。我向国王报告了裸体大汉怎样喂肥我的同伴,又杀了吃的悲惨遭遇以及自己的历险经过。国王感到十分惊诧,他让我坐下,并安慰我,吩咐侍从拿东西招待我。我饱餐一顿,洗过手,感谢、赞美安拉一番,然后出去参观、游览。

这是一座繁华暄嚣的城市。商品琳琅满目,街上车水马龙,过往行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我庆幸有机会来到这里。我见他们的大小官员都骑着没有马鞍的骡马,觉得很新鲜。有一日,我对国王说:

“陛下,你们骑马为什么不用马鞍?马鞍不但舒适、安全,而且很美观,又神气。”

“马鞍是什么?这种东西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也没骑过。”

“请许可我替陛下制造一具,让陛下亲自骑用,看一看它好不好。”

“好的,就照你说的做吧。”

“请给我一些木料吧。”

国王马上照办,并找来一个能干的木匠,由我指导着他制作鞍架,做好后盖上皮革,配上皮的绊胸、肚带,还用棉布做成鞍褥,再找个铁匠来,教他打了一副铁镫,用丝带系在鞍上。一切预备妥当,就牵来一匹御用的骏马,加上鞍辔,装配停当后,去谒见国王。国王一见十分高兴,亲自骑着试了一回,感觉非常舒服,很写意。他感激我,为此,我受到了国王重重的犒赏。

国王骑着那匹配鞍的马,风光了一阵。新闻传开,全国上下大小官员,纷纷要求我替他们制造马鞍。我应允了他们的要求,并将武艺传给木匠和铁匠,制造出大批马鞍,卖给大小官员和其他人,赚了不少钱。我变成为受人接待和尊敬的名人,在这个国家有了很高的地位。我过着怡然自得的舒心日子。

有一日,国王对我说:“你已经成为我们所爱戴的人物,和我们融为一体,因此我们舍不得离开你,也不让你离开我们。现在我有话对你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陛下对我眷注备至,我实在感激不尽。赞美安拉,我已臣服于陛下,您的旨意,我一定遵命。”

“我预备把一个鲜艳、聪明而且很有钱的姑娘许配给你,让你在此成家,住在宫中,和我生活在一路,希望你能服从我的安排。”

听了国王的话,我很不美意思,低头不语。

国王问道:“孩子,你怎么不说话?”

“这事就按陛下的意思办理吧。”

国王吩咐侍从,马上请来法官、证人,写下婚书,为我订下婚事。

从此,我非常富有,和妻子住在一幢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婢仆成群,过着享乐的生活。我和妻子彼此相爱,相敬如宾,生活非常甜蜜、快乐。

有一日,从我邻居祖传来悲哀的哭喊声,原来是我的好邻居的妻子死了,他为妻子“的死而悲伤。我去安慰他,见他愁眉苦脸,心事重重,面带凄惨的神色,于是我劝慰他说:

“你多多保重,不必为夫人之死而过于悲哀,愿安拉补偿你的损失,增加你的福寿。”

“兄弟!”他十分悲恸地说:“你不知道,我只能活一天了,怎么还能再娶,安拉怎么还能解救我呢?”

“朋友,你岑寂些,你的身体非常康健,别说不吉祥的话。”

“兄弟,对你的生命起誓,明天你就永远地失去我了,一辈子也看不到我了。”

“为什么呢?”

“明天人们葬了我的妻子,明天就要为我送葬了。你大概不知道,我们这儿的习俗习惯是:妻子死了,丈夫就得陪葬;同样的,丈夫死了,妻子也得陪葬。道理就是,一对夫妻死了一个,剩下的一个也就不会享受生活的乐趣了。”

“向安拉起誓,这习惯太丑恶了,谁也忍受不了。”

正当我和邻居说话的时候,许多人都陆续赶来慰问,预备送葬。

他们拿来一个木头匣子,把死人装在里面,带着她的丈夫,把他们送到靠海边的那座高山上,掀开一块大石头,把死者扔进一个深不可测的坑洞里,然后拿粗绳子系着我的邻居,把他也放进洞去,同时放下一罐水、七个面饼给他。我的邻居下到坑洞中解开绳子,上面的人就把绳子收回去,然后用大石头盖上洞,这才回家。这就是他们的葬礼。

参加了那次葬礼后,我感叹道:“安拉在上,这种死法太痛苦,太不公平了。”

于是我进宫晋见国王,问道:

“陛下,你们这个地方为什么要拿活人陪葬呢?”

“哦,这是我们的习俗,夫妻一方死后,另一方陪葬,是为了让他们活在一路,死在一块儿,夫妻之间,永不分离。这是老祖先遗留下来的习惯嘛。”

“像我这样的异乡人,如果妻子在此地死了,你们同样也拿我去陪葬吗?”

“是的,你得入乡随俗。”

跟国王谈话后,我被恐怖笼罩着,忧愁不已,有些神志迷离,惟恐妻子先死,拿我去陪葬。我自我安慰道:“命中注定了的事儿,谁能猜测呢?大概我会死在妻子之前呢。”

于是我拚命工作,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可是厄运终于来临,妻子突然之间一病不起,无可救药,几天工夫,便撒手去世。照例也有许多本地人来慰问我,国王也照他们的习俗习惯来慰问我,接着他们给我妻子穿戴整齐后,把她装在木匣里,又抬到城外海边的山上,揭起坑洞上的大石,把木匣扔进洞里,然后大家就围拢来和我告别。我的末日到了,我不禁大声召唤:“我是外乡人,别这么对待我。”

可是他们不管我的请求,抓着我,强迫着把我绑起来,同样放上一罐水,七个面饼,放进洞去,说道:“解掉绳子吧。”

我不愿干,他们就把绳子一扔,盖上洞口的大石头,扬长而去。

这个大坑洞位于山脚下,里面堆积着无数的尸骸,恶臭难忍。此时此刻,我又开始埋怨自己:“何必我要在这里结婚安家呢?向安拉起誓,这是最冤枉的死法,还不如淹死在海里,大概前频频死在山中,倒比给人拿来生坑好得多。”

我不停地自怨艾,睡在死人骨头上,坐以待毙。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饥渴难忍,挣扎着坐起来摸索着,拿起面饼和凉水吃喝,试探着起身走动。我发现这是一个很空旷的大山洞,里面腐朽的尸体堆积成山。我在山洞的一个角落找了一块稍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想着今后的日子不多了,真是悲哀极了。我每过几天才敢吃喝一点东西,惟恐死期来临。可是无论怎样节省,只有那么一点可吃的。

我在漆黑的坟墓里绝望地过了几天,正当我即将死去的时候,头上的洞口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收回剧烈的声响,接着一线灼烁透进洞来,我一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再定睛一看,见一群人站在洞口,接着他们放下一具男尸和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同时也放了吃的东西。事先那个女人看不见我,我却把她看得一览无余。

送葬的人盖上洞口,散去后,我捡起一根死人的腿骨,静静走近那个女人身后,用骨头打她的头,把她打死了。她穿金戴银,我拾起她的珠宝首饰,又拿了她的吃食后,就回到自己原来呆的地方。

就这样我在坑洞中苟延残喘地活命。每当外面有人死亡,我就杀死陪葬的人,夺取他们的食物,维持自己的生命。直到有一日,附近有响动之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想:“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于是我小心地站起来,拿着一根死人腿骨,前去查看,原来是一只野兽,听到我的脚步声,便逃走了。我跟踪追赶一阵,突然之间眼前出现一丝忽隐忽现的亮光。我迎着那道亮光走去,原来这是通往外面的一个出口。

我心想:“这个坑道可能另有其它的出口,这大概是一个裂口。”我又仔细考虑一会儿,鼓起勇气走到灼烁处,看得清原来是野兽刨开来吃死人的一个山洞。

发现了那个山洞,我的情绪顿时安宁下来,相信自己已经得救了。我挣扎着爬出洞口,站在一座高山上,这座山被陆地隔在城市与海岛之间,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我又钻进洞去,搜罗剩余的食物和陪葬者的殉葬品,换一身干净些的死人衣服穿在身上,然后出洞坐在海滨,等待过往的船只。

一天,我照例在海滨等待,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发现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有一只船经过。我把一件死人的白衣服系在一根树枝上,高高举起,沿着海岸一边走一边摇动,并大声呼救,船上的人听见我的呼唤招呼声,便调船驶了过来,放下一只小艇。水手们一向划到我面前,问道:

“你是谁?干嘛在这儿?这个地方从来没有人烟,你怎么上这儿来的?”

“我是个生意人,不幸中途沉船遇险,靠一块木板救命,在海上漂流。幸而安拉保佑,最终就流浪到这儿来了。”

水手们帮我把那些金银财宝一路搬上小艇,并带我上大船去见船长。船长问我:“你怎么到这儿来的?这座高山前面另有一座大城市,我历来都会在这个海上航行,多次经过这山下,除了飞禽走兽,从没见过任何人,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我把我的遭遇对船长说了,因为事先我怕旅客中有那个城市的居民,所以没有讲在那个城市的经历。我拿出一些财物送给船长,说道:

“你是我的救命仇人,这点礼物送给你,略表谢意。”

他拒绝了,说道:“我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礼物,凡是有难的人,我们见了,都要援救的。到了都德尔,我们还要送给遭难者了些礼物,让他能生活下去。是伟大的安拉吩咐我们这么做的,你要谢,就赞美安拉吧。”

于是,我随船安全到达巴士拉,在那儿逗留几天后才出发转回巴格达,又和家人们晤面了。大家见我平安返来,都欢乐地向我祝贺,我广施博济救济穷人,大发善心。从此,我又过上了那种无拘无束的享乐生活。这就是我第四次帆海旅行的奇险经历。

帆海家辛巴达报告了第四次帆海的经历,接着对脚夫辛巴达说:

“兄弟,在我这儿吃晚饭吧。明天你来,我讲第五次帆海旅行的故事给你听,那更惊险不已。”于是他吩咐侍从取一百金币送给脚夫辛巴达,设宴款待他和亲友们。饭后大家告辞,脚夫辛巴达怀着兴奋的心情,回到家中,舒舒服服地过了一晚。

第二天,脚夫辛巴达从梦中醒后又直奔帆海家辛巴达家中,主人仍设宴接待他们。当大家吃饱喝足,人人感到欢乐快乐的时候,帆海家辛巴达就开始讲他第五次帆海旅行的经历。

第五次帆海旅行

朋友们,我第四次帆海旅行返来,赚了许多钱,又整天沉浸在享乐的生活中。已往旅行中的各种惊险遭遇慢慢地忘光了。伴伴随着日子一天天已往,我又被欲望驱使,想到外洋做生意、旅行游览,最终决定开始我的第五次帆海旅行。

我收购了许多便于携带的名贵货品,包装完毕,带到巴士拉。远远望见海滨正停着一只设备非常齐全的,新造的大船,我看后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出钱买下,雇了一个船长和一批水汽船,满载货品,启锚开航。

全船每个人都喜笑脸开,预示着前程灼烁。

我们不停地跋涉,途经无数的海岛和城市。

每到一个城市,我们都要去旅行、做买卖。一天,我们的船途经一个荒无人烟的大海岛,岛上只有一座白色圆顶的大修建。船上的人都非常好奇,一定要停船上岛去看一看。我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想到这座所谓的修建物,其实是个重大的神鹰蛋,可是这些人不知道,只想看个究竟,于是他们就拿石头把蛋砸破,流出许多液汁,里面未成形的雏鹰,也被他们扯出来,大家割下鹰肉吃了。事先我在船里,看见他们的行为,吓了一跳,道:

“你们不可这样胡来,神鹰会报复的,砸坏我们的船,那可就糟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话音刚落,太阳突然之间不见了,霎时间大地阴郁一片,空中布满层层乌云。我抬头一看,果然是神鹰来了,它的翅膀挡住了阳光。神鹰飞返来见自己的蛋被人打破,狂鸣一声,雌鹰也应声赶到,两只神鹰盘旋在空中,嘶叫声如雷霆震耳。我吩咐船长、水手们:

“赶快开船。大难就要临头了,我们快逃命吧。”于是,商人们争先恐后地奔到船上,船长和水手们马上扬帆启航,离开那个荒岛。

我们的船缓慢地行驶,全体人都想离开那个地区,以免遭到不测。可是刚走了不远,两只神鹰已紧追而来,每只爪中抓着一块大石,在我们上空盘旋。先是雄鹰对准我们的船,砸下石头来。幸而船长操纵灵活,一转舵,大石落在船边的海中,击起千重波浪,差点把船颠沉在海里。接着雌鹰也抛下它爪中那块大石头,这回石头正击中船舵,砸碎了船尾,转眼间船便覆没,旅客和货品全都沉在海里。

我挣扎逃命。蒙安拉保佑,我抓住一块破船板,浮在海面上,风浪把我推到一个荒岛上。

事先我奄奄一息,在海滨躺了一会儿,精神规复,心情安定下来后,才起身慢慢走动。我发现这个荒岛仿佛是乐园一般,树林(wood)茂密,河水潺潺,小鸟歌唱,树上结着累累的果实,遍地开满各种鲜花。我靠野果、河水维持生命。我流落在荒岛上,终日没见一个人影。天黑了,我就躺在地上睡觉。第二天早晨醒来后,我走到林中的一条小溪旁,看见有一个老人坐在那儿,相貌威严,穿着树叶做的裤子。我想:“这个老人也许和我一样是淹在海里的那些旅客中的一个。”

我走已往问候他。他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打手势,表示回答。

我问他:“老人家,你为什么坐在这儿?”

他摇摇头,样子像是很忧愁。他比着手势,要我背他到另一条河边去。我想:“就行个好,背他到那边去,善有善报。”于是我把他背起来,带他去他要去的地方。

到了目的地,我说:“老人家,你慢慢地下来吧。”

他不但不下来,反而用两条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脖子。我一看他的两只脚粗壮得像水牛蹄子,他夹得太紧,我摔不掉他,最终我连气都喘不过来,眼睛一花,倒在地上,便人事不知。

不久他放松两腿,按着我的背和肩膀乱打,打得我从苏醒中醒来。我痛得要命,只好挣扎着爬起来,忍气吞声,让他骑在脖子上,听他使唤。他让我摘果子给他吃,我举措稍慢些,他就拳打脚踢,比用鞭子抽我还难受。他把我当俘虏看待,终日骑在我的脖子上,大小便也拉在我身上。他要睡觉时就夹紧两腿,卡住我的脖子,我十分懊悔当初可怜他,否则哪会落入这种地步。

他拿我简直不当人看。我疲惫、痛苦到了极点。暗自叹道:“我善待他,他却虐待我。向安拉起誓,从今以后,我不敢再做好事了。”

我实在不堪虐待,悲痛欲绝,只想死去,免得活受罪。

有一日,我背他到南瓜地里去,那儿有许多已经干了的南瓜。我挑了个最大的南瓜,在上面挖个洞,去掉瓜瓤,又摘了些葡萄装在里面,把洞口封上,放在太阳光下晒了几天,酿成为自制的葡萄酒,每日喝几口,借酒消愁,暂忘苦痛。我每喝一次就醉一次,酒醒后总是容光抖擞,心情好多了。

有一日,我照例自斟自饮,他指着问:“这是什么?”

“这是一种强心提神的好饮料。”

事先我已有几分醉意,异常亢奋,背着他在树林中乱走,打着拍子边唱边跳。

他见我兴奋的神情,比个手势,要我把酒给他喝。我驯服他的意愿,只得把南瓜酒瓶递给他。他接已往一口气喝完了剩余的葡萄酒,把南瓜扔在地上,砸得粉碎。过后,他酒兴发作,醉眼朦胧,走路左右摇晃,不久,就酩酊大醉,身上的肌肉松驰下来。他已完全失控,身体倒向一边,苏醒已往。于是我便伸手使劲扯开他紧夹在我脖子上的那两条粗腿,把他摔在地上。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之间之间之间,以致我还不相信自己已经得到了自由,脱离了灾难。

我怕他醒来过后伤害我,就从树林中找来一块大石头,照准他的脑袋一砸,顿时他脑浆迸裂,一命呜呼。这个坏家伙,安拉都不会恻隐他。

从那以后,我独个轻松兴奋地生活在荒岛上,单等候船只经过,希望自己可以得救。那时候,我只顾回忆着以前的经历和各种遭遇,自叹道:“唉!蒙伟大的安拉恩赐,让我死里逃生,只等回到巴士拉与亲人团圆啊!”

在这座荒的凉孤岛上,我渺茫地期待着。

过了好久,有一日,我终于看见有一只船出现在海上。它向这个岛驶来,停在海边,旅客们纷纷登陆上岸,我马上被他们围住了。他们询问我的来历,问我是怎么到岛上来的。我对他们讲了自己的经历和遭遇,他们觉得不可思议,说道:

“骑在你脖子上的那个老头叫海老人,被他骑着的人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