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号鸟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儿童睡前故事
寒号鸟,虽名为鸟,但却不是鸟。它的真实身份是鼯鼠,也叫飞鼠。在中百姓间,一向流传着关于寒号鸟“冬天不垒窝,得过且过”的故事,但是,关于寒号鸟也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诡异相传。
寒号鸟的故事

寒号鸟的故事

据说,被冻死的人如果怨气深重,就会化作寒号鸟,它们会不定时的出没于林海雪原之间,不断地喊着“得过且过”,去报复生前不善待他们的人。

韩栋出生在东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而离开了人世,只抛下韩栋和父亲(father)相依为命。

为了让韩栋多感受一些母爱,在韩栋7岁那年,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返来。于是韩栋有了一个继母。继母初来时,对韩栋还算不错,常常做好吃的给他吃,还常给他买新衣服。但敏感的韩栋始终觉得,继母并不是一个简朴的女人,因为自己在她看似温柔的眼光中察觉到了许多自己也摸不透的东西。“后娘的心比蛇(snake)毒”韩栋始终牢记这这句话,他小心翼翼的和继母处理着干系,生怕自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得罪继母。

一年多以后,继母生下了一个男孩,这可把韩栋的父亲高兴坏了。可也就在这时,韩栋隐约感觉到了继母的转变,自从有了小弟弟以后,继母对韩栋的态度日渐冷淡。韩栋再也享受不到任何好的待遇,继母和父亲险些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刚出生的弟弟。而且,继母还时不时地向韩栋投来鄙夷的目光。

韩栋晓畅,继母是嫌自己碍眼。因此,他生活的比以前更加小心,更加仔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韩栋13岁的时候,自己的父亲也因病去世了,韩栋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因为生前没有立遗嘱,房子理所应当的归了继母。

这下子,继母终于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她每日都疯狂地毒打韩栋,给他穿最孬的衣服,让他吃最差劲的饭菜。还指使韩栋干各种各样的脏活累活,她自己却像个地主婆一样坐享其成。即便这样,继母仍就对韩栋一万个不写意,她一心想把韩栋干出这个家门,然后自己和儿子独霸韩家的资产。但是碍于村里人的风言风语,她一向都没干这么做,于是她就想着法子,变本加厉地虐待韩栋。

那是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夏季,继母让韩栋把土炕烧热后,自己和儿子进了里屋歇息,却把韩栋赶到了四面透风的厢房。厢房因为长期闲置,年久失修,和外面的温度险些没有差别。韩栋穿着破旧的单衣,紧紧地蜷缩在地上的一张破草席上,瑟瑟颤抖,零下十几度的高温已经让他快支撑不住了。韩栋冒着风雪走走到屋子前,恳求继母让他出去暖和一会儿,继母听到了敲门声,但却置若罔闻,她才懒得管这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干系的小杂种呢。

继母不开门,韩栋只得回到里屋,趴在严寒的破草席上。寒风不停地透过房屋的缝隙吹出去,冻得韩栋嘴唇发紫,此刻他又冷又饿,浑身无力。眼睛也逐步变得模糊,发黑,此刻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了,韩栋无力的抬起头望了望里屋房顶飘出的烟,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完,韩栋徐徐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雪停了,继母伸了伸懒腰,不情愿地起了床。她走出里屋,到了院子里,沉着脸一脚踹开厢房的门,要喊韩栋起来做饭。可是,韩栋却趴在草席子上一动也不动。继母很恼火,便使劲踹了他几脚,可是韩栋依然没有醒过来。这下继母感觉有些慌了,她赶紧蹲下身子,摸了摸穷冬的鼻孔,发现韩栋已经死了。他是被活活冻死的,浑身已经僵硬得像块石头。

韩栋死了,继母心里又喜又怕,喜的是韩栋再也不可能碍自己的眼了,怕的是如果韩栋冻死的事儿传到外面,别人会对她有看法。于是,继母把穷冬已经冻得僵硬的尸体装进了麻袋,在离家不远方的树林(wood)子里挖了个坑,把韩栋的尸体埋进了坑里。处理完一切后,她又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家里。

村里人都好久没见过韩栋了,他们问继母韩栋去了哪里。继母却谎称韩栋离家出走,在村人的面前隐瞒了事儿的真相。大家听了都不停地感叹道:“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如此想不开呢?每当这个时候继母都会假惺惺地附和道:“可不是吗?谁知道他心里总么想的呢。”唉!但其实她的心里得意极了。

时间久了,村人们也逐步淡忘了韩栋,继母也是如此。她从未真心忏悔过自己的罪过,大概在她心里,韩栋的生命根本一文不值。

一转眼过了三年,这一年的冬天,比往常来的要早一些,而且东北地区碰到了百年不遇的严冷天气,平均气温维持在零下3,40度,人吐口唾沫都能马上结成冰块。这时人们都躲在家里不外出了,继母和她的儿子也一样,她们生起了炉子,坐在暖烘烘的土炕上,吃着热气腾腾的猪肉炖粉条,舒服极了。吃饱喝足后,母子俩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天很快的黑了下来,雪花伴着萧瑟的寒风飘摇而下,整个大地再次成为了白色的世界。继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懒洋洋地坐了起来,她用手擦了擦窗户上的冰花,发现外面已经下雪了。

“真扫兴,怎么老是下雪啊”,继母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声,正预备躺下来持续睡觉(sleep)。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她隐约的听到凛冽的寒风中,传来了一个哀怨而阴森的声音,它在不停地喊着“得过且过,得过且过。”

继母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躺下,房顶突然之间收回了剧烈的声响,只听“哗啦”一声,继母家的房顶被完全掀开了,刺骨的寒风趁机钻了出去,瞬间熄灭了炉子里的火焰,温度瞬间降了下来。继母的儿子被冻醒了,他蜷缩在继母的怀里哇哇大哭,这母子俩卷缩在已经落满了雪花的炕上,不停地打着哆嗦。

就在这时,一只硕大无比的寒号鸟顺着寒风从远方滑翔了过来,它充满怨恨的凝视着继母,嘴里不停的喊着:“得过且过,得过且过,冻死你哦!

刚喊完,一阵巨大的风暴搀杂着无数的雪花和冰凌吹响了继母那被掀开了房顶的屋子,瞬间将他们吞噬进了恐怖的白色之中。

天亮以后,雪停了,太阳也出来了。村里人外出时,发现韩栋继母家的房顶已经被掀开,继母和他的儿子被冻成为冰雕,裹在外面的冰凌被日光照射着,闪闪发着光。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