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杨广生平介绍

  • A+
所属分类:历代皇帝故事
 隋炀帝杨广是隋文帝的第二个儿子。在其父杨坚还是北周大臣的时候,他就因父功而被封为雁门郡公。隋朝建立之后,他于公元581年被父封为郡王,并担任并州总管,这时候他才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公元582年,隋文帝设置河北道行台尚书省于并州,又任命他为河北道行台尚书令。
隋炀帝杨广生平介绍

故事大全

  本来,杨广也不是一个纨绔子弟,虽然他的门第家世为他提供了奢侈豪华的优越条件,但因他处在一个风云变幻的复杂的政治时代,杨家先代的文治武功,将门之子所受的各种熏陶,塑造了他十分复杂刁钻的秉性:既有专擅威福的豪门习气,又有饰情矫节、希望人称道他的贤明的虚荣心;既有一个花花公子的低级趣味,又有军事统帅的风度和文武才干。这两种习性一直并存在他的身上,而在他称帝独尊之前,前一种性情一直处在自我抑制的阶段,没有表现出来。

  公元588年,隋朝大举进攻陈国,次年春,隋灭掉了陈朝。杨广作为最高统帅,在很大程度上是坐享其成的。实际指挥部署战争的是元帅长史高皗,而亲率三军攻破陈都建康的是大将贺若弼和韩擒虎,沿江而下、扫除陈国残余势力的是大将杨素。但杨广毕竟是最高统帅,进占建康后,他将围绕在陈后主身边的奸臣全部处死,以此答谢三吴人民的支持。接着,他又下令收图籍、封府库、资财尽归国有。这些都表现了杨广的大将气度。同时,隋灭陈,结束了自东晋以来的南北对峙的局面。灭掉陈国以后,杨广被提升为太尉,并继续留任并州总管。

  公元590年,江南士族高智慧等人起兵作乱,隋文帝又调杨广为扬州总管,镇守江都一带。

  十年后,也即公元600年,北方少数民族突厥进犯北方边境,文帝又命杨广等率军分道出击。杨广部下长孙晟设计大败突厥。

  这样,年少的杨广,既曾是灭陈的最高统帅,又曾平定南方士族叛乱,还曾北御突厥族的进犯,在杨坚的几个儿子中,他的功勋也可谓卓著了。

  在隋文帝杨坚的五个儿子中,杨广是老二,他有一个哥哥杨勇,三个弟弟,分别为秦王杨俊、蜀王杨秀、汉王杨琼。本来,杨坚当皇帝后不久,就立长子杨勇为皇太子,确定法定的皇位继承人。但随着杨广政治资本的增加,越来越滋长了他继承皇位的奢望。

  杨广知道,要夺得皇太子的合法地位,首先要讨得皇帝老子的欢心,其次,还必须笼络自己的亲信党羽。按照这两个策略,他同隋文帝杨坚、太子杨勇演出了一幕惊险残酷、精彩而又圆满的篡夺皇位的戏。

  太子杨勇是个无心的人,他好我行我素。他既没有觉察到杨广夺位的阴谋,也不愿意虚情假意去讨父母的欢心。他明知母亲独孤皇后最痛恨的便是男子宠爱姬妾,而他却仍明目张胆地喜好女色,把父母为他娶的嫡妻元氏冷落一边,而同其他的姬妾吃喝玩乐,使母后独孤氏大为不满。

  隋文帝杨坚是一个比较节俭的皇帝,可杨勇却偏偏喜好华丽铺张,因此,杨坚也不喜欢他的行为。一次杨勇大张旗鼓地接受百官的朝贺,文帝生怕臣子们和太子的关系过密,影响自己的皇权,这样,父子之间渐生猜疑。夫妻俩既然都不喜欢杨勇,于是杨勇的太子地位也便开始动摇了。

  本来,杨广就是一个善于耍阴谋权术的人,为了迎合母后独孤氏的僻好,他便只和王妃萧氏住在一起,每当他和其他的姬妾生了孩子之后,就把他们杀掉。父母每次派人来,他总是亲自和萧妃迎到门口,还用丰盛的酒饭招待他们,临走时,还送他们一些礼物。这些人得了好处,于是都在文帝和独孤氏皇后面前称道杨广的仁孝。有时父皇和母后到杨广那儿去,他就把那些年轻貌美的姬妾藏起来,让既老又丑的人穿上粗布衣服服侍父皇和母后。文帝和独孤氏见杨广既节俭又不好色,于是更加宠爱他。同时,杨广也用这一方法来敬待朝中大臣,大臣们也都因此称赞他。这样,在朝廷内外,他获得了极为普遍的好感,声望也因此而越来越高。在这种声势下,杨广于是开始实施自己的阴谋,开始来颠覆哥哥杨勇的皇太子的地位。

  杨广在任扬州总管时,趁入宫辞行母后的机会,故意跪在母亲面前痛哭流涕,说皇太子想要加害于他。这如同掷薪救火,促使独孤氏决计要废除皇太子。此后,杨广便更加快了夺位的步伐。寿州刺史宇文述是他的亲信,他献计请重臣杨素向皇上提出废太子的建议。杨素是隋朝著名的大将,他建战功,深得文帝杨坚的宠信,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而杨素又十分信任弟弟杨约。为了实现“曲线救国”的目的,杨广让宇文述找到任大理少卿的杨约,整月和他赌博,并故意将金钱输给杨约,还趁机将杨广的意思告诉杨约,后又危言耸听地对他说:“你们兄弟得罪了皇太子,皇帝一死,你们家就会大祸临头的,如今皇太子失宠,主上有废立之意,请立晋王为太子就在你哥哥杨素一句话。”

  在这种情况下,杨素兄弟于是答应挑唆文帝和独孤皇后废掉皇太子杨勇,拥立杨广为皇太子。

  不久,杨勇被废为庶人。杨广终于如愿以偿,被立为皇太子,取得了皇位继承权。

  杨广在坐上太子的宝座之后,他又命杨素捏造罪名,将自己的弟弟杨秀废为庶人。事后,杨勇多次请求见文帝申冤,但都被杨广阻止了。这样,杨广便稳坐东宫,只等文帝死了好做皇帝。

  公元604年,文帝病卧仁寿宫。这时,杨广已急不可待,于是写信给杨素,问他如何处理后事。杨素的回信被错送给文帝,文帝看后非常生气,开始对杨广表示不满。后来,文帝宠幸的宣华夫人陈氏入宫服侍文帝,杨广见了陈氏,不禁欲火烧身,兽性大发,企图逼奸陈氏。文帝得知此事后,大怒道:“畜牲何足付大事?”于是对柳述、元岩说:“速召我儿。”柳述等便想召杨广前来,文帝连呼“勇也!”柳、元二人便外出起草诏书,召杨勇回来。

  这一突变的风云,使形势急转直下,但这时杨广的心腹已布满朝廷内外,他很快得知这一消息,杨广急令心腹宇文述、郭衍率东宫卫士包围皇宫,并撤换文帝的卫士和服侍文帝的人。后来,他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杀了文帝和杨勇。就这样,他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即隋炀帝。他改年号为大业,这时他才三十六岁。

  杨广继位后,他的最小的弟弟并州总管杨琼马上起兵反抗,但因其势单力薄,马上被杨广平定。

  杨广取得帝位之后,他便作了一些改革旧制度、轻徭薄赋、收揽民心的工作。他刚办完父皇的丧事,就下诏免除妇人、奴婢和部典的课役,男女成丁的年纪也由二十一岁改为二十二岁,以缩短服役的时间。这是自北魏实施均田制以来最大的改变。北魏妇人受田服役的制度也到此中止了。

  杨广即位后,他为了进一步巩固隋王朝的统治,下令修建了一系列浩大的工程。

  公元605年,杨广令尚书令杨素领营东都大监,纳言杨达、将作大匠宇文恺为副将,每月役使二百万人,大规模地营建东都洛阳。此外,他还动辄调发民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让他们修御道,筑长城。

  在杨广大兴土木的工程中,其中以修建大运河最著名,它可以和秦朝的万里长城相媲美。

  公元605年,在他营建东都的同时,杨广又征调河南、河北一百多万民工开凿通济渠。从西苑引谷、洛二水到黄河,再从板渚引黄河水入汴水,再从大梁以东引汴入泗水,最后到达淮水。同时,杨广还征调淮南民工十万余人,整修扩大了自山阳经江都到扬子入长江的山阳河。公元608年,他征调河北一百多万民工,引沁水南至黄河,北到涿郡(今北京)。公元610年,他又调江南十万多民工开凿了从京口到余杭的江南河。这样,以洛阳为中心,北起北京,南到余杭,全长五千里的大运河仅用了六年时间就完成了。

  这一系列大规模的土木工程,一方面使国家耗费了大量的资财,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负担,到处堆砌着人民累累的白骨。另一方面,又加强了隋朝对全国范围内的统治,维护了国家的统一。东都的营建和大运河的开凿,为中国经济重心转移到南方后,整个国家的政治布局,各地物资的统一平衡调动,提供了有效的方案,奠定了中国以后一千多年政治、经济的规模和格局,从而进一步促进了江南地区的经济的发展。

  杨广了为夺得皇位,他一度曾装出一副仁孝恭俭的假象。一旦天下在手,他便原形毕露,穷极华丽的苑囿宫室,羽仪千里的巡游,轻歌曼舞的宫廷,穷极珍奇的酒宴,陪伴了他的后半生。

  杨广本来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只不过是善于在文帝面前掩饰罢了。杨广的后宫里,除了萧皇后和众多的贵人、美人外,还有在西苑的十六院夫人及宫女数千人。公元612年,他又下令江淮各郡每年挑选姿质端丽的童女入宫,不管是在西都宫苑中,还是在巡游的路上,杨广总要携带大批的宫女,以供自己随时寻欢作乐。

  为了创造更多的游玩场所,杨广几乎天天在修建宫室。本来,在京师长安和东都洛阳已有许多苑囿和宫殿。后来,他又在东都洛阳修建了富丽堂皇的里仁宫和广阔的西苑,但他仍不满足,经常让臣子们在各地寻找修宫室的理想场所。于是,一处处豪华宫室在全国各地拔地而起。

  杨广生性好动,而且他享乐游玩的兴趣又经常变换。即位后的第一年,即公元605年8月,他就坐船去游江都,一直到公元606年4月才回到东都洛阳;公元607年,他又北巡至榆林,还到了突厥族启民可汗的帐里;公元608年,他又到五原,出长城塞外巡游;公元609年,他又西行至张掖,接见了许多西域的使者;公元610年,他又二游江都,从公元611年到公元614年,连续三次亲征高丽(即今朝鲜);公元615年,他再次北巡长城,被突厥始毕可汗围困于雁门,直到很久才解围回来;解围回来的第二年,他又三游江都。从他即位之日到他灭亡之时,他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到处巡游,在位十四年,而总共在京城的时间,还不足一年。

  杨广不仅出巡频繁,而且每次出巡的气派更是大得惊人。他第一次游江都时,随行船只几千艘。一路上舢船相接二百余里,骑兵沿运河两岸而行,旌旗蔽野。所过州县,五百里内都要贡献食物,多者达上百车,都是水陆珍奇。佳肴美馔,多得吃不了,吃不了的就埋掉。

  杨广到其他地方巡游,其派头不仅不比游江都有丝毫逊色,还要改换其味口,不断翻新求异。他北巡时,又有一番派头。凿太行山通驰道到并州,又从榆林至涿郡,修长达三千里、宽十余米的御道,还命宇文恺造可容数百人,下装轮轴,可以行走的“飞行殿”。随行甲士五十余万,旌旗辎重千里不绝。

  隋炀帝杨广即位时,隋王朝府库存充实、兵马强盛,凭借这一雄厚的经济、军事实力,本来可以成为历史上长治久安的王朝,可是经过炀帝杨广的一番折腾,这些家当全被挥霍殆尽。他四处征伐虽然可以起到巩固边防、发展对外贸易的积极作用,但也成为隋王朝灭亡的致命伤。

  公元605年,刚即位不久,北方的契丹族便南犯营州。炀帝杨广命通事谒者韦云起发突厥兵讨伐契丹。韦云起偷袭获胜,这一役加强了炀帝向四处扩张的野心。

  杨广大规模地经营西域是从公元607年开始的。在这以前,西域各国的人多到张掖同隋朝进行贸易,隋由翰林黄门侍郎裴矩负责。他向炀帝杨广上奏主张经营西域,这唤起了杨广追慕秦皇、汉武的雄心。他于是派裴矩回张掖,并用重金引诱西域各国来朝。此后,西域各国往来相继,所经州郡,送往迎来,其花费用度以上万金来计。

  经营西域,开辟了通往西域的通道,保护了对外的商路交通,在客观上促进了中外经济和文化的交流。同时,除少数地区以外,基本上没有动用武力。按说,这不应该给人民带来更大的负担,可实际上恰恰相反,为经营西域所费的资财每年竟高达几亿。裴矩招致西域诸国入朝,都是引以厚利,临行又给予丰厚的赏赐。并让当地人民置办华丽宫室,很多人因此而贫困破产,而朝廷却以此来向西域人夸示中原的富有。杨广的这些劳民伤财的措施造成了天下的穷困,而西北则是首当其冲的地区。

  公元609年正月,西域各国酋长云集洛阳,杨广在端门大演百戏,一连折腾了一个月,此后愈演愈烈。为了给那些演员制造锦绣服装,西京的缯锦为之耗空,国家每年仅此项耗费达数亿金。后来,中国元宵节观景行乐,大盛于此,西域人请求到洛阳市内作交易,炀帝又下令排场一番,店肆檐宇,整齐划一,帷帐盛设,珍货积聚,西域商人吃饭不要钱。炀帝要的是万国来朝、天下至尊的尊严,他挥霍巨资来粉饰太平,夸耀富比天下,还不惜和西域人作了陪本生意。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国家付出的代价是无可估计的。

  隋炀帝向外经营或扩张,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给人民造成灾难最沉重的是对高丽的三次侵略战争。

  612年正月,炀帝下诏大举进军。隋军一百三十万人,号称二百万人,分成二十四军,另有炀帝亲帅的六军,共三十军,转运粮饷的民夫更是无以计数,这是进攻高丽的主力军,另有支水军由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率领从东莱海口出发,接应陆军。

  来护儿的水军进到距平壤六十里的地方,打了一个胜仗,于是乘胜进攻平壤城,纵兵掠虏,被高丽的伏兵击败,四万人只剩下几千人逃回船上,仓皇撤退。陆路军队在大将宇文述、于仲文的率领下,共有三十万五千人渡过鸭绿江。兵士携带兵器粮饷,负担沉重,疲惫不堪,多将粮食偷偷扔掉。才及中路,粮食已尽,饥困交加,无力再战,不得不回师,三十余万人只有二千多人生还,军资器械丢失殆尽。第一次远征高丽遂告失败,此后又发动了两次对高丽的侵略战争,但仍以失败告终。

  隋炀帝四处经营,屡兴兵甲,耗费了无以计数的财力、物力和人力,他继位时的充溢的府库、兵强马盛的局面已不再,隋朝的大厦也面临倒闭坍塌的危机。

  杨广虽没有雄才大略,但他也有一定的文才武功,只是他没有把他的才能用在治理天下方面,而是让他的才能成为嫉贤妒能、狂妄自大的资本。

  他极端厌恶那些敢言敢谏的人,对肯谏的人,他一定要杀之而后快,朝中那些刚直不阿、直言不讳的大臣,如果不三缄其口,就不会有好下场。尚书仆射高皗便是例证。

  他本来是隋朝的一位名臣,他不仅辅佐文帝建立隋朝,而且还在杨广南伐陈朝的时候,负责指挥部署,从而成就了杨广的武功。炀帝杨广即位后,拜他为太常。高皗见炀帝杨广穷奢极欲,又连起长城之役,于是对太常丞李懿说:“周天元帝以好乐而亡,应接受教训,怎么还可以这样纵情声色呢?”炀帝对突厥启民可汗恩礼太重,高皗深为国家的财政担心,于是对太府卿何稠说:“启民可汗深谙中国虚实,山川地形,恐后患无穷。”礼部尚书宇文?、光禄大夫贺若弼也赞成高皗的意见。三人就因这几句而招杀身之祸,被炀帝杨广以诽谤朝政的罪名杀掉了。

  后来,朝廷又议定新令,过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定下来,内史侍郎薛道衡对朝士说:

  “如果高皗没有死的话,恐怕新令早就颁布施行了。”炀帝杨广听了,立即把薛道衡交给法司问罪。薛道衡自己觉得所犯的并不是什么大罪,一定会被赦免的,于是他便催促法司早断,还通知家人准备好酒菜,迎候他回家。等炀帝杨广的判决下来,他完全是惊呆了,没想到炀帝竟让他自尽。

  御史大夫张衡本来是隋炀帝的幸臣。炀帝杨广夺得太子之位,大都出于张衡的谋划。所以在杨广即位后,张衡也青云直上,在朝中倍受恩宠。后来,杨广要修汾阳宫,便让张衡规划图样。张衡于是偷偷地劝炀帝杨广说:“前几年劳役繁多,百姓疲蔽,应有所节制。”张衡马上被贬为榆林太守,第二年,炀帝又让他到南方督役江都宫。张衡不敢再劝炀帝,他于是自尽以示反对。

  三征高丽后,炀帝杨广又想到东都洛阳游玩,太史令庾质进谏曰:“陛下连年东征高丽,百姓疲蔽,应镇抚关内,使百姓尽力农桑,让百姓喘口气,然后再去巡游。”结果他也被炀帝杀掉了。其他凡是劝谏炀帝节省民力、停止巡游的,都无一幸免。大臣们见炀帝杨广如此拒不纳谏,也就不敢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朝中大臣因此都变成了随声附和的应声虫。

  在炀帝杨广统治的十四年中,他掘长堑、筑西苑、建东都、开凿大运河、修筑长城、盛造宫殿、伐木造船、凿山开道等,可以说是百役繁兴。他还四处经营征伐,穷兵黩武,这些无止境、无休止的徭役、兵役,不仅夺去了上百万人的生命,同时还把社会经济推向绝境。他屡次北巡、南游江都以及穷奢极欲的挥霍,使得内外虚竭,百姓困蔽,人民无法生存,只好铤而走险了。

  公元611年,王薄领导农民在长白山首举义旗,起义的口号就是反对远征高丽。王薄作《无向辽东浪死歌》来号召农民起义,逃避兵役、徭役的农民纷纷参加进来。他一起兵,那些倍受兵役之苦的人民也纷纷响应。

  在人民的力量的冲击下,统治集团内部也发生了分裂。公元613年,隋炀帝二征高丽时,杨素之子杨玄感便在京师发动叛乱。他是利用了人民反抗情绪高涨的斗争形势,在起兵誓师时说:“我身为上柱国,家累钜千金,富贵已无所求,今不顾灭门之祸,为解天下倒悬也。”他这一口号,迎合了广大人民的愿望,当时父老争献酒肉,前来参军的每天逾千人。杨玄感的叛乱,在统治阶级内部引起强烈的震动,许多贵族子弟,如韩擒虎的儿子韩世鄂、来护儿的儿子来渊、裴蕴的儿子裴爽,共计有四十多人一块投降了杨玄感,右武侯大将军李子雄也前来投奔,光禄大夫赵元淑、兵部侍郎斛斯政都和杨玄感同谋。

  后来,炀帝杨广虽然平定了叛乱,但统治集团内部却从此开始瓦解了。

  在这种众叛亲离的情况下,炀帝杨广仍不思悔改,不但继续发动对高丽的战争,而且再次北巡太原、长城。这时,依附隋朝的东突厥始毕可汗见隋朝国力空虚,也脱离了隋朝的控制,趁炀帝出塞,率骑兵十余万,在雁门将炀帝包围,全靠随从兵士坚守,外加各地援兵赶来才得以解围。

  经过这次事变,炀帝杨广知道形势已开始恶化。回到东都洛阳后,他就准备南游江都,以避开农民起义的锋芒。已死到临头,杨广仍不思悔过,还继续滥用民力,命在江都重造龙舟送来东都,又在毗陵修离宫十六所。

  公元616年7月,龙舟造成,并送到洛阳,宇文述等人于是劝炀帝赶快到江都去;许多朝臣都认识到,炀帝将会一去不复返,但都不敢说话。建节尉任忠、奉信郎崔民象、王爱仁等舍死相劝,仍未获效,反白白丢了性命。炀帝留下越王侗留守东都,便前往江都巡游。

  在江都的一年多时间时,农民军杜伏威步步向江淮逼进,打败隋朝大将陈棱,攻克高邮,进据历阳。中原翟让、李密等领导的瓦岗军击溃隋军主力张须陀、裴仁基等。他们传檄周围郡县,揭露炀帝杨广的十大罪状,说杨广罪该万死。炀帝又派王世充率江淮劲军与留守东都的越王侗继续同瓦岗军对抗。河北义军窦建德大败南下攻李密的涿郡留守薛世雄,威震河北。

  许多地主见隋朝气数已尽,于是纷纷起兵自保:金城府校尉薛举割据兰州,自称秦帝;鹰扬府司马李轨占据武威,自号河西大凉王;鹰扬府校尉刘武周割据马邑,也称皇帝;鹰扬府郎将梁师都割据翊方,自称大梁皇帝。太原留守李渊起兵攻下长安,立杨广的孙子杨侑为傀儡皇帝,遥尊炀帝为太上皇。隋炀帝这个残害天下、穷困万民的暴君成为一个众叛亲离的独夫。

  大势已去的隋炀帝也感到末日的来临,但他还是要及时寻欢作乐,与萧皇后、宠姬等天天寻欢作乐,醉生梦死。他还自我安慰说:“现在有许多人想推翻我,然而我不失为长城公,你(萧皇后)也不失为沈后。”他还准备了毒药在身边,准备随时自尽。

  公元618年3月,炀帝杨广见天下大乱,自知已无力回天,无法力挽狂澜于既倒,便下令修治丹阳宫,准备迁居江左。从驾的卫士共推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化及为首领,发动了兵变,将炀帝杨广用巾带勒死。杨广终年五十岁,谥号“炀帝”。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