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李建成简介和李建成的故事,李建成(589年-626年),小字毗沙门。唐高祖李渊长子,陇西成纪人。

李建成

李建成


李渊起兵之初,李建成与李世民分别在河东、晋阳招募人才,而后李建成到太原助李渊起兵,率军攻略西河,取霍邑,拒潼关,攻克长安。李渊称帝后被立为皇太子。唐朝建立后李建成又多次率军打退突厥的入侵,擒斩与突厥勾结的刘黑闼,平定山东。

武德九年六月四日,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事变,将李建成杀死,死年三十八岁,五子一并遇害。

李建成直率、宽简、仁厚,很有才能。 被弟弟李世民丑化,不是史书上记载卑鄙平庸的太子。 贞观二年(628年),李世民追封李建成为息王,追谥"隐",贞观十六年(642年),又追赠为皇太子。

隋朝大业十三年(617),李渊起兵反隋,密召建成与弟元吉至太原。六月,义军建旗发兵,建成受命率众攻取西河。九日往返,义军首战告捷。李渊建大将军府,授建成左领军大都督,统左三军,封陇西郡公。七月,义军挺进关中,建成又出谋划策,力战攻克霍邑。九月,建成奉命率刘文静、王长谐等数万人屯永丰仓、扼守潼关、大败屈突通。十月,建成率精兵与李渊会合,在攻克长安的战役中其部下雷永吉率先登城。

十一月,李渊立隋炀帝孙代王侑为恭帝,改元义宁,恭帝封李渊为唐王,封建成为唐王世子,开府置官属。义宁二年春正月,建成迁抚军大将军,东讨元帅,偕李世民将兵十万东循洛阳,授尚书令。唐朝天下为马上得之,李建成从晋阳起兵至唐朝建立为领兵主将,任左军统帅,他指挥和参与指挥的西河之战、霍邑之战、潼关之战、长安之战都充分显示出其长远的战略眼光和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建成决不是旧史书描写的庸劣之辈,而是位有勇有谋的军事统帅。

义宁二年(618年)五月,李渊登基,唐朝建立;六月,建成被立为皇太子。李渊对建成寄以厚望并悉心栽培,以适应新的环境和职责。建成平时受命协助李渊处理繁重的军国要务;李渊外出“巡幸”,建成要坐镇长安“监国”,代理朝政。武德初年建立官制政体、改革税法、颁布律令;积极发展农业、恢复生产,推行均田制,改革租庸调;并办儒学、兴科举、宣扬教化等一些列政治活动建立起的唐初的政治框架,里面不可能没有建成的重要作用。因此,李建成在唐朝立国后的统一战争中较少率兵出征,基本上是坐镇长安。在战争期间,李建成也多数是管理后勤补给、兵员征收、武器装备等军务工作,以服务于战争,只是在需要的情况下才奉命出征。

虽然在唐朝后方,但建成仍然在军政事务上献出颇多良策,为唐朝远交近攻、迅速统一中原做出了重要贡献。建成在军事上重点布防北边,他多次奉旨领兵出征,立下了赫赫战功,对唐王朝后方的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武德二年,剿灭司竹祝山海;武德三年,镇蒲州,备突厥;武德四年,讨伐稽胡;武德五年,剿灭河北刘黑闼,平定山东;[3]武德六年,屯并州,备突厥;武德八年往幽州,备突厥。需要强调的是,建成在北部抵御突厥,是李世民中原逐鹿取胜的必要条件,为李唐统一中原奠定了重要的后防基础。在这一系列军事活动中,建成不仅取得了军事胜利,外战保家卫国,内战更善用怀柔安抚之策,从而赢得了人民的爱戴。

李建成还特别注重招揽人才,早在晋阳兵变之前就广结天下才俊,为起兵做人才储备。史载建成 “卑身下士”,能与人倾心相交。早年即结交高官世家子弟,如韦挺、李安严、段纶等人;起义之前与河东令卢赤松、河东郡司法贺德仁、河东县曹任瓌等相交颇深;起义及建唐后又延请结纳的除了人们熟知的王珪、魏徵之外,还有李纲、窦轨、裴矩、郑善果、庾抱、陈子良、萧德言、赵弘智、徐师谟、欧阳询、唐临、唐宪、窦干、冯立、谢叔方、薛万彻、罗艺、李瑗、韦云起、郭行方、裴龙虔等一大批能臣武将。建成对德高才俊之人、刚正耿介之士一向礼遇甚厚,颇能识才用才,其心腹谋臣爱将亦以知己事之。玄武门政变之后,原东宫僚属一律被降职处分。根据贞观时期魏征等几人后来被提拔重用之个案,就断定唐太宗当初很大度地处置了太子建成的东宫旧人,恐怕是有意造成的误解,是贞观朝廷造神运动的组成部分。

由于秦王李世民长期在外征战,处心积虑地经营私人势力,李渊便着手削减其羽翼,秦王府文臣武将多被贬黜外放,部分武将调给元吉使用。李世民眼看大势已去,夺嫡无望,便与手下商议密谋,并勾结早已买通的皇宫戍卫,于武德九年六月四日(626年7月2日)清晨率领全副武装的众家将及私下招募的八百死士在皇宫内发动政变。李世民亲手射杀了前来早朝的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同时遇害,建成五个年幼的儿子也在政变中被杀,家人全部除籍。这就历史上有名的“玄武门政变”。李世民继位后为了安抚人心,于贞观二年追封李建成为息王,谥“隐”,以礼改葬。贞观十六年五月,又追赠建成皇太子称号,史称“隐太子”。

唐太宗李世民通过发动血腥政变获得帝位,不仅破坏了传统的嫡长子继承制,而且兄弟相残也为人所不齿。因此,李世民为了证明自己获得帝位的合法性,必须在史书中大书特书自己在建唐过程中的卓越功绩,“歪曲地把晋阳起兵的密谋描绘成太宗的精心策划”,贬低李渊,打压李建成、李元吉以抬高自己,彰显自己至高无上的功勋,表明自己所为是拥有“天命”的,从而间接地证明自己拥有帝位的合法性。

李世民以此开创了帝王直接干预修史的典范,他一方面授意史官抹杀建成建唐前后的历史功绩,对建成的历史活动,或埋没不载,或曲载其事,将其丑化成既无功于社稷、又心胸狭窄、且多次企图谋害秦王的卑劣小人;另一方假托李渊曾私许将其立为太子,以证明其杀兄屠弟实属无奈,乃大义灭亲、铲除奸恶、上承天道、下安社稷、无违君父之命的正义之举。这样一来,后代的史书包括新、旧《唐书》及《资治通鉴》所依据的史料实录中对建唐前后事实的描述必然有所偏颇,完全倒向李世民一边。

拨开历史的迷雾,我们不难发现李建成本来是一位心中有天下格局的优秀帝位继承人,他是李渊重点扶植的对象。李世民夺权后,也不得不好生安抚李建成多年经营的势力,重用原东宫臣僚,同时继续沿袭父兄对峙突厥的战略,对内执行偃武修文、与民休息的国家大政方针。李建成的优秀,迫使李世民必须克制私欲、不断积极努力追赶方能服众。人们有理由相信:若无横生的宫门之变,他必会继承李渊开创的基业,将唐朝创建成一个全新的升平盛世。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