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王简介,周武王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周的始祖后稷,名叫弃。他的母亲是有邰氏的女儿,叫姜原。姜原是帝喾的正妃。
周武王简介,周武王的故事

故事大全

  姜原出门去野外,看到巨人的足迹,心中兴奋欢悦,想去踩巨人的足迹,一踏上去就感到身子一震,好像怀孕了似的。一周年后果然生下一个儿子。姜原认为不吉利,把婴儿抛弃在狭小的巷子里,但经过那里的马、牛都避开不践踏他。又把他移放到树林里,刚好碰上林子里有许多人,就换了个地方,丢在结冰的沟渠上,而飞翔的鸟群却用翅膀为他遮盖和铺垫。姜原觉得很神奇,就将他收留并且养大。因为最初想抛弃他,所以给他取名为“弃”。

  弃在儿童时代,就有着大人物那样的远大志向。他做游戏时,喜欢种植麻、豆,麻、豆长得都很好。等到成年时,就喜欢农耕,勘察土地所宜,适合谷物生长的就种植谷物,老百姓都效法他。帝尧听说后,选拔他担任农师,天下人都因此而受益,工作做得很有成效。帝舜说:“弃,老百姓开始有饥荒了,你作为农官要适时地播种百谷。”把弃封在邰这个地方,称为后稷,另外取姓为姬。后稷这一族的兴起,正当陶唐、虞、夏的时代,历代都有美好的德行。

  后稷去世,儿子不纜即位。不纜晚年,夏后氏政治衰败,废除了农官,不再注重农业,不纜因为丢了官职,就逃奔到戎狄的地方去了。不纜去世,儿子鞠继立。鞠死,儿子公刘继位。

  公刘虽然居住在戎狄地区,但又重新修治后稷的事业,致力于耕种,考察土地的性能,从漆水、沮水渡过渭水,砍伐木材以供应用,出门在外的人拥有资财,定居下来的人有了积蓄,老百姓靠着他而获得了福庆。老百姓感怀他的恩惠,大多迁移过来归附他。

  周室的兴旺从此开始,所以诗人创作诗歌乐章来歌颂他的德行。公刘去世,儿子庆节继立,在地建立了都城。

  庆节去世,儿子皇仆继位。皇仆去世,儿子差弗继立。差弗去世,儿子毁蚗继位。

  毁蚗去世,儿子公非继位。公非去世,儿子高圉继立。高圉去世,儿子亚圉继位。亚圉去世,儿子公叔祖类继立。公叔祖类去世,儿子古公父继位。

  古公父继承了后稷、公刘的事业,积累道德,推行仁义,国民都很拥戴他。薰育戎狄都来攻打古公父,想要索取财物,古公父就送给他们。不久又来攻打,想得到土地和民众。国民都很愤怒,要与侵略者作战。古公父说:“老百姓拥立君主,是为了替他们谋福利。现在戎狄之所以要进行攻伐战争,为的是得到我们的土地和人民。人民属于我们和属于他们,又有什么差异呢?国民要为了我的缘故而战斗,那就等于杀了他们的父子而做他们的君主,我不忍心这样做。”于是就带领自己的部属离开地,度过漆水、沮水,翻过梁山,定居在岐山脚下。地的人们全都扶老携幼,追随古公父定居岐山。旁边邻近的部族听说古公父的仁爱,也多来归附。于是古公父就贬弃戎狄的旧俗,营造城郭房屋,将民众分成邑落居住下来,又设置了各有职司的五官。民众都作歌制乐,颂扬他的德行。

  古公有个长子名叫太伯,次子叫虞仲。太姜生了小儿子季历,季历娶太任为妻,都是贤淑的女人,太任生下了姬昌,当时就出现圣人的祥瑞。古公说:“我们的家族当有王者出现,大概就应在昌的身上吧?”长子太伯、次子虞仲知道古公想立季历以便传位给姬昌,于是两人就逃往荆蛮之地,在身上刻上花纹,截断头发,以便让位给季历。

  古公去世,季历即位,这就是公季。公季遵循古公父的遗教,切实地按道义办事,诸侯都归顺他。

  公季去世,儿子姬昌继位,这就是西伯。

  西伯就是后来的文王,他遵循后稷、公刘的事业,效法古公、公季的成规,笃行仁政,敬重长者,慈爱晚辈。对有贤德的人以礼相待,为了接待有才德的人,常常日过正午还无暇吃饭,有才德的人因此多归附于他。伯夷、叔齐在孤竹国,听说西伯善于奉养长者,一起前来归附他。太颠、闳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这些人,也都来投靠西伯。

  崇侯虎在殷纣面前诋毁西伯道:“西伯积累善名和德业,诸侯都归附于他,这对于天子您来说很不利啊。”帝纣于是把西伯囚禁在里。闳夭等人对此十分担心,于是搜求有莘氏的美女、骊戎的骏马、有熊氏的九辆驷车以及其它奇珍异物,通过殷朝的宠臣费仲进献给纣。纣非常高兴,说:“有这么一个美女就足以释放西伯,何况有这么多好东西!”于是赦免西伯,赐给他弓矢斧钺,使他能够征讨其他诸侯,纣说:“说西伯坏话的,是崇侯虎。”

  西伯于是又献出洛水以西的大片土地,请求殷纣废除炮烙之刑。殷纣答应了他。

  西伯暗中推行善政,诸侯都来请他裁决纷争。当时虞、芮两国的人有了纷争不能解决,就到周国来。进入周国的地界,只见耕地的农夫都互相谦让田界,民风都是尊重年长的人。虞、芮两国的人还没见到西伯,都自感惭愧,互相计议道:“我们所争执的,正是周人觉得羞耻的,还去干什么?不过是自取羞辱罢了。”于是返回,都互相谦让着离去。

  诸侯听说后,说:“西伯大概会成为受天命、得天下的君主吧!”

  第二年,西伯征伐犬戎。下一年,征伐密须。又下年,打败耆国。殷朝的祖伊听说后,十分恐惧,向纣王汇报。纣说:“我不是有天命吗?他这样做能有什么作为?”下一年,征伐邗国。又下年,讨伐崇侯虎。又营建了丰邑,从岐山下把国都迁到丰邑。

  下一年,西伯逝世,太子姬发继立,这就是武王。

  西伯大概在位五十年。当他被囚禁在里时,据说把《易》的八卦演绎成六十四卦。

  诗人称道西伯,认为他在受命专擅征伐那年称王,因裁决虞、芮两国人的争讼而受到诸侯的拥护。十年后西伯去世,谥号为文王。文王在位时,已经改变了殷的法令制度,制定了自己的历法。追尊古公父为太王,公季为王季。大概因为周朝的王业是从古公的时代开始兴起的。

  武王即位,以太公望为太师,以周公旦为宰相,以召公、毕公等人为辅政大臣,发扬光大文王开创的基业。

  九年,武王祭祀毕,率军东征,抵达盟津。用木头做了文王的神主,用车载着,供奉在中军帐内。武王自称太子姬发,说是奉文王的命令进行征伐,不敢自己专擅作主。于是昭告司马、司徒、司空和诸位接受符节的官员:“要庄敬谨慎,虔诚守信啊!我没有智慧,因为先祖是有德行的藩臣,所以我只不过是承袭了先人的功业罢了,现在明确赏罚制度,以便确保完成祖先的功业。”于是起兵。太师尚父发布号令说:“集合你们所有的人和你们的船只,后到者斩首!”武王渡黄河,船到中流,有条白鱼跳进武王的船中,武王俯身拾起用来祭祀上天。渡河完毕,有一团火自上覆盖而下,到达武王所住的房顶上,然后化成一只乌鸦,颜色火红,发出魄魄的鸣叫。这时,诸侯未曾相约而在盟津会聚的有八百多个。诸侯都说:“纣可以讨伐了。”武王说:“你们不知道天命,还不行呢!”于是班师。

  过了两年,听说纣昏乱暴虐得更加厉害,杀死王子比干,囚禁箕子。太师疵、少师强抱着乐器逃奔周国。于是武王遍告诸侯说:“殷王罪孽深重,不可不大举讨伐。”就仍尊奉着文王,率领三百乘兵车,三千名勇士,四万五千名带甲的武士,向东伐纣。十一年十二月戊午日,军队全部渡过盟津,诸侯都来会合。武王说:“奋进不止,不可懈怠啊!”于是武王作《太誓》,晓谕众人:“如今殷王纣一味听信妇人的谗言,自绝于上天,毁坏正道,疏远血缘至亲,废弃祖先定下的乐曲,崇尚淫靡之声,扰乱正统的音乐,来讨得妇人的欢心。所以现在我姬发决心恭行上天的惩罚。大家要努力啊,我们不可能再等待第二次、第三次了!”

  二月甲子日黎明时分,武王一早就赶到商都郊外的牧野,举行誓师典礼。武王左手握着黄色大斧,右手拿着白色旄旗,用来指挥。说道:“远来劳苦啊,西方来的将士们!”

  他接着说:“喂!我的诸侯们,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以及庸、蜀、、?、微、纟户、彭、濮各国的人们,举起你们的戈,排列好你们的盾牌,立好你们的矛,我要宣誓了。”武王说:“古人曾经说过:‘母鸡不能司晨报晓。母鸡如果司晨报晓,这一家就要倾家荡产了。’如今殷王纣只听信妇人的话,废弃祖先的祭祀不闻不问,毁坏国家大政,抛开祖父母传下的亲族不予任用,却对四方罪恶多端而逃亡来的人加以推重和信任,尊敬他们,重用他们,让他们暴虐百姓,在商国胡作非为。现在我姬发决心恭行上天的惩罚。今天作战,前进六步七步就要停下来整顿队伍,大家要努力啊!每冲刺四次、五次、六次、七次,也要停下来整顿,大家要努力啊!希望大家勇猛作战,像老虎、熊罴、豺狼和螭蛟一样,在这商都郊外,不能拒绝和杀害那些来投奔的殷纣士兵,可以把他们带回西土去服役,大家要努力啊!你们如果不奋发努力,那么你们将要受到惩罚。”宣誓完毕,诸侯军队聚集在一起的有兵车四千乘,在牧野摆开了阵势。

  帝纣听说武王来攻,也发兵七十万抵抗武王。武王令太师尚父率领几百名勇士出阵挑战,继而用大部队冲杀帝纣的军队。纣的军队虽然数量很多,但却没有斗志,心里都希望武王赶快攻进商都。纣的军队都掉转武器,为武王开道。武王奔驰进攻,纣的军队分崩离析,背叛纣王。纣王逃回城里,登上鹿台,穿上珠玉宝衣,投火自焚而死。武王手持白旄大旗指挥诸侯,诸侯都向武王参拜,武王也向诸侯揖手答礼,诸侯全都顺从。

  武王来到商都,商国的百姓都在郊外恭迎。于是武王派群臣告诉商国百姓:“上天赐福给大家!”商国百姓都拜谢叩头,武王也回拜答礼。于是进城,来到纣王自杀的地方。武王亲自向纣的尸体射了三箭,然后下车,再用轻吕宝剑砍纣,然后用黄色大斧斩下纣的脑袋,悬挂在白旄大旗上。继而又找到纣的两个宠妃,这两个女人都已上吊自杀了。武王又射了三箭,再用剑击,然后用黑色斧头斩下她们的脑袋,悬挂在小白旗上。而后武王出城返回军营。

  第二天,整治道路,修复社庙和商纣的宫殿。到了规定的日期,一百名勇士扛着“罕旗”作为先导,武王的弟弟叔振铎护着插有太常旗的仪仗车,周公姬旦握着大斧,毕公握着小斧,左右护卫着武王。进城以后,站在大社南面军卒的左边,左右辅卫的人全都跟从。毛叔郑捧着月夜取来的露水,卫康叔铺好用公明草编织的席子,召公持彩帛助祭,太师尚父牵着祭祀用的牲口。尹佚宣读祝文说:“殷的末代子孙纣,断绝废弃了先王的英明德政,侮辱蔑视天地神灵而不祭祀,昏乱暴虐地对待商朝百姓,他昭彰显著的罪恶,天皇上帝早就知道了。”于是武王两次跪拜叩头,说:“我承受改朝换代的重大使命,革除殷朝政权,接受上天圣明的旨令。”武王又跪拜两次,然后出去。

  武王封商纣的儿子禄父,让他仍统辖殷国剩下的民众。武王因为殷朝刚刚平定还没有完全安定,就派他的弟弟管叔鲜、蔡叔度辅佐禄父治理殷人。接着命召公释放了被囚禁的箕子,命毕公释放了被囚禁的百姓,表彰商容居住的里巷。命令南宫括散发鹿台的钱财,分发巨桥的积粟,来救济贫弱的百姓。命令南宫括、史佚展示九鼎和宝玉。命令闳夭培土增高比干的坟墓。命令宗祝祭祀阵亡将士。于是罢兵西归。途中巡视各地,记录政事,写下了《武成》。分封诸侯,颁赐宗庙祭器,写下了《分殷之器物》。武王追思先代的圣王,于是褒扬并封神农的后代到焦地,封黄帝的后代在祝地,帝尧的后代在蓟地,帝舜的后代在陈地,大禹的后代在杞地。又分封功臣谋士,太师尚父第一个受封。

  封尚父在营丘,国号为齐。封弟弟周公旦在曲阜,国号为鲁。封召公在燕。封弟弟叔鲜在管,叔度在蔡。其余的人也按等级次序分封。

  武王召集九州的长官,登上城附近的山丘,遥望商朝故都。武王回到周国,一到夜里就睡不着觉。周公旦来到武王居住的地方,问道:“为什么睡不着觉?”武王说:“告诉你吧:上天抛弃了殷朝,从我姬发未出生到现在六十年,麋鹿放在荒野,蝗虫漫天遍野。上天不保佑殷人,所以我们才有今天的成功。当初殷朝承受天命而创建之时,登进任用名贤三百六十人,政绩虽不显著,但也不至于灭亡。我们还没能确定上天是否保佑,哪有工夫睡觉?”武王又说:“我一定要达成上天的眷顾和希望,使天下人都归依王室,将不顺天命的恶人全找出来,惩罚他们,就像惩罚殷纣王一样。日夜操劳,安定我们西土。发扬我周朝的功业和德行,使它们光明四射。从洛水一直延续到伊水之间,居地平易没有险固,那里曾是夏朝定居的地方。我向南望到三涂,向北望到太行,回过头看过黄河,审视洛水、伊水地区,觉得只有这一带最适宜定居建都。”于是在洛邑营建周朝的陪都,然后离去。将战马放养在华山南面,把牛放养在桃林的原野上;放下武器,收整并解散军队,向天下显示不再用武了。

  武王已经平定殷朝,两年过后,向箕子问起殷朝灭亡的原因。箕子不忍心讲殷朝的罪过,只是把存亡之道以及国事所宜告诉武王。武王也感到难为情,就问了他一些有关治国之道的问题。

  武王患病,那时天下尚未安定,大臣们都很恐惧,就虔诚地占卜,周公于是沐浴斋戒,愿以自己代替武王承受灾害,武王的病情得到了好转。后来还是去世了,太子诵继承王位,就是周成王。

  成王年少,周朝刚刚安定天下,周公害怕诸侯背叛周朝,就代理国事,主持政务。管叔、蔡叔兄弟怀疑周公,就和武庚一起作乱,背叛周室。周公奉成王的命令进行讨伐,诛杀了武庚、管叔,放逐了蔡叔,让微子开接续殷朝后祀,在宋建国。大量收集残余的殷人,封给武王的小弟弟,封他为卫康叔。晋唐叔得到一种象征吉祥的谷物,献给成王,成王送给了还在军营中的周公。周公在东方接受了嘉禾,颂扬天子的美赐。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