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昀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纪昀简介和纪昀的故事,纪昀(1724.7.26-1805.3.14),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直隶献县(今河北沧州市)人。清代政治家、文学家,乾隆年间官员。历官左都御史,兵部、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管国子监事致仕,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
纪昀

纪昀

纪昀学宗汉儒,博览群书,工诗及骈文,尤长于考证训诂。任官50余年,年轻时才华横溢、血气方刚,晚年的内心世界却日益封闭。其《阅微草堂笔记》正是这一心境的产物。他的诗文,经后人搜集编为《纪文达公遗集》。

嘉庆十年(公元1805)二月,纪昀病逝,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皇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

纪昀(1724-1805),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清代文学家。直隶献县(今中国河北沧县崔尔庄)人。生于清雍正二年(1724年)六月份,卒于嘉庆十年(1805年)二月,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享年八十二岁。乾隆年间进士,四岁开始启蒙读书,十一岁随父入京,二十一岁中秀才,三十一岁考中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撰写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代表作品《阅微草堂笔记》以记述狐鬼故事、奇特见闻为主,是以笔记形式写成的志怪小说。

内阁学士尹壮图因为直言,得罪了乾隆帝,军机大臣们打算将他处斩。但是尹壮图之父尹均与纪晓岚为同年科举的好友,故纪晓岚稍稍美言了一下,乾隆帝大怒,痛骂:“我看你文学上还有一点根基,才给你一个四库全书的编辑官做,其实不过当作娼妓、演员一样豢养罢了,你怎敢随便谈论国家大事?”

纪晓岚具有幽默感,他跟乾隆帝君臣之间流传许多轶事,例如他私下皆称乾隆帝为“老头子”,后事发,他竟能硬拗成““老”乃长寿之意,万岁长寿为“老”也;“头”为万物之首,天下的元首即“头”矣;“子”乃圣人之称,孔子、孟子均称“子”焉。万岁、元首、圣人连在一起,则是“老头子”!”。

纪晓岚一生娶了一妻六妾,原配姓马,比纪晓岚大3岁,是他17岁时娶的。为他操办婚事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哥

哥纪晴湖。这位忠厚的长兄,比纪晓岚大18岁,对纪晓岚的照顾十分周到。他为纪晓岚娶媳妇,不惜花费数百金。而他自己嫁女儿,只准备了些衣服首饰当嫁妆。这是纪晓岚终生念念不忘的。

纪晓岚妻妾众多,纪晴湖虽然自己一生只娶一房妻子,却对弟弟纳妾一事很宽容。他说:“纳妾符合礼法。如果强行禁止,一定会弄出不合礼法的事情来。”马夫人与纪晓岚相敬如宾,白头偕老,纪晓岚72岁那年她才去世。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对马夫人提到过两次,第一次是说她很喜欢自己的一个小妾:“故马夫人终爱之如娇女。”第二次出场,马夫人已是婆母身份,“马夫人称其(二儿媳)工、容、言、德皆全备。”纪晓岚惜墨如金,两次提到马夫人,一共20多个字。

对自己宠爱的小妾,纪晓岚却不惜笔墨。郭彩符是她的爱妾之一,纪晓岚在《槐西杂志》中用300余字记述说,自己被贬新疆时,郭已经病重,到关帝庙求了一支签,知道还能等到纪回来,但病却痊愈无望。果然,纪晓岚回来不久,郭氏就去世了。郭氏死后,家里整理她的遗物,纪晓岚睹物生情,写了两首诗:“风花还点旧罗衣,惆怅酴釄(音‘涂迷’)片片飞。”“百折湘裙台画栏,临风还忆步珊珊。”颇见真情。

纪晓岚对另一小妾沈明玕着墨最多,写了700多字。沈氏曾经说过,“女子应该在40岁之前就死去,这样人们还会怜惜她。”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收录了沈氏一首小诗:“三十年来梦一场,遗容手付女收藏。他时话我生平事,认取姑苏沈五娘。”沈氏果然30多岁就去世了。纪晓岚说,沈氏临终前,一缕芳魂还跑到他“侍值圆明园”的住处探望了他。沈氏死后,纪晓岚在她的遗像上题诗道:“春梦无痕时一瞥,最关情处在依稀。”

这些妻妾为纪晓岚生了4个儿子。其中,长子纪汝佶十分聪明,21岁就中了举人。但纪晓岚被发配新疆后,纪汝佶变得精神颓废,整天和一些诗友厮混。纪晓岚的一个学生朱子颖把纪汝佶带到泰安散心,没想到纪汝佶偶然见到《聊斋志异》的抄本,更是无心科举,埋头创作专讲狐仙鬼怪的笔记小说,让纪晓岚失望之极。纪汝佶25岁郁郁而亡,病危之时家人按风俗给他烧了一个纸马,纪汝佶突然睁开眼叫道:“我的马怎么瘸了一条腿?”家人大惊失色,原来,他们烧纸马时,不小心把马蹄给弄花了。纪晓岚记述此事时,对儿子的灵性颇有几分怜惜。但是纪晓岚也因儿子之故,对《聊斋志异》很有恶感,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多次批评。

纪晓岚次子纪汝传当过江西南昌、九江等府通判。三子纪汝似曾捐广东候补东莞县丞。四子纪汝亿,事迹已不可考。清嘉庆十年(1805年),纪晓岚死于京城,享年82岁。嘉庆帝曾亲往祭奠,并谥“文达”。但纪晓岚死后,家道也就中落了。

纪晓岚颇好色,一日要临幸女子数人、一日至少要行房五次,清晨、上午、中午、黄昏、睡前定各要一次。其他偶发事件,还不计算。纪晓岚如一日无女色则“肤欲裂,筋欲抽”。编辑《四库全书》时数日单身当值,竟然“两睛暴赤,颧红如火”。乾隆帝见而大惊询问,纪晓岚就实话实说,皇帝大笑,遂赐两位宫女“伴宿”。

有学者认为纪昀“试图用这种肉体的狂欢”,“藉以消磨豪情,转移自己内心的压抑和痛苦”。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