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二老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玄冥二老简介和玄冥二老的故事,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人物,即鹿杖客与鹤笔翁,前者好色,后者好酒。二人武功卓绝,擅用极阴寒的玄冥神掌,只是热衷于功名利禄,才以一代高手的身份,投身王府以供驱策,是王府中最强高手。
玄冥二老

玄冥二老

二人自幼同门学艺,从壮到老,数十年来没分离过一天,两人都无妻子儿女,合作无间。张无忌幼时曾被鹤笔翁掳去,并被打了一记玄冥神掌,令他险些因寒毒死去。在新修版中,张无忌用九阳神功废掉玄冥二老大部分的内力,刻意把玄冥二老降到神箭八雄战力以下。最后玄冥二老被降至普通三流高手,由于内力不济,遭掌上的阴毒反噬。

玄冥二老-------鹿杖客、鹤笔翁

鹿 杖 客-师兄,好色(新修版好色程度被调高,在掌伤周芷若后即意图不轨可以见一斑)

鹤 笔 翁-师弟,好酒,心思迟钝

师 父-百损道人(真确性有待验证,只知百损道人懂得玄冥神掌)

徒 弟-乌旺阿普(鹿杖客的徒弟)

廿年前,玄冥二老五十来岁年纪,高鼻深目,似是西域人,在张无忌身上打下玄冥神掌,非九阳神功不能治愈,张无忌身中寒毒七年。

张无忌时代,玄冥二老约是七十来岁,武功大成。

原著中玄冥二老单独一人就已经是仅次于张三丰、黄衫女、张无忌、少林三渡、成昆等寥寥数人的一流高手,玄冥神掌更是阴寒无比,二老联手几乎难觅对手。但玄冥寒掌只有对内力不如己方的对手才能伤人,如对方内力高于自己,则会被反噬。

二老并不以轻功见长,在汝阳王府高手中轻功并不出众。

俞莲舟两个起落,已奔到马后,左手拍出一掌,身随掌起,按到 了那元兵后心。那元兵竟不回头,倏地反击一掌。波的一声响,双掌相交,俞莲舟只觉对方掌力犹如排山倒海相似,一 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来,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身子晃了 几下,倒退了三步。那元兵的坐骑也吃不住俞莲舟这一掌的震力,前足突然 跪地。那元兵抱着无忌,顺势向前一跃,已纵出丈余,展开轻身功夫,顷刻间已奔出十余丈。张翠山跟着追到,见二哥脸色苍白,受伤竟是不轻,急忙扶住。 殷素素心系爱子,没命的追赶,但那元兵轻身功夫极高, 越追越远,到后来只见远处大道上一个黑点,转了一个弯,再 也瞧不到了。

见俞莲舟正闭目打坐,调匀气息。 过了一会,殷素素悠悠醒转,叫道:"无忌,无忌!"俞莲舟惨白的脸色也渐渐红润,睁开眼来,低声道:"好厉害的掌力!" 张翠山听师兄开口说话,知道生命已然无碍,这才放心, 但仍是不敢跟他言语。俞莲舟站起身来,在室中缓缓走了三转,舒展筋骨,说道:"五弟,我一生之中,除了恩师之外,从未遇到过如此高手。"

俞莲舟应道:"是。"心下凛然:"原来那人过于持重,怕我掌力胜他,是以一上来未曾施出玄冥神掌的全力,否则我此刻多半已然性命不保。下次若再相遇,他下手便不容情了。"

鹤笔翁大叫:"师哥!"抢入火堆中抱起。他跃出火堆,立足未定,俞莲舟叫道:"吃我一掌!"左掌击 向他肩头。鹤笔翁不敢抵敌,沉肩相避,俞莲舟这一掌似已用老,但他肩头下沉,这一掌仍是跟着下击, 拍的一声,只痛得他额头冷汗直冒,此刻救师兄要紧,忙抱起鹿杖客,飞身跃出高墙。

对张三丰

那人左足一点,抱了孩子便欲跃上屋顶,突觉肩头一沉,身子滞重异常,双足竟无法离地,原来张三丰悄没声的欺近身来,左手已轻轻搭在他的肩头上。那人大吃一惊,心知张三丰只须内劲一吐,自己不死也得重伤,只得依言走进厅去。

对张无忌

手掌离她肩头尚有尺许,突觉两股无声无息的掌风分自左右击到,事先竟没半点朕兆,张无忌一惊之 下,双掌翻出,右手接了右边击来的一掌,左手接了从左边击来的一掌,四掌同时相碰,只觉来劲奇强, 掌力中竟夹着一股阴冷无比的寒气。

这股寒气自己熟悉之至,正是幼时缠得他死去活来的'玄冥神掌'掌力。

张无忌一惊之下,九阳神功随念而生,陡然间右胁之上被两敌拍上一掌。张无忌一声闷哼,向后摔出 ,但见袭击自己的乃是两个身形高瘦的老者。这两个老者各出一掌和张无忌双掌比拼,余下一掌却无影无 踪的拍到了他身上。

他这一下如同飞将军从天而降,谁都大吃一惊,即令是玄冥二老这般一等一的高手,事先竟也没丝毫警觉。鹿杖客听得长窗破裂,即便抢在赵敏身前相护,和张无忌拚了一掌,竟然立足不定,退开两步,待要提气再上,刹那间全身燥热不堪,宛似身入熔炉。

张无忌认出了鹤笔翁的声音,怒气上冲,喝道:"当我年幼小之时,被你擒住,性命几乎不保。今日你还有脸来跟我说话?接招!"呼的一掌,便向鹤笔翁拍了过去。鹿杖客适才吃过他的苦头,知道单凭鹤笔翁一人之力,不是他的敌手,抢上前来,向他击出一掌。

玄冥二老骇然失色,眼见张无忌第三次举掌击来,不约而同的各出单掌抵御。三人真力相变,玄冥二老只觉对方掌力中一股纯阳之气汹涌而至,难当难耐。张无忌掌发如风,想起幼时被鹤笔翁打了一招玄冥 神掌,数年之间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因此击向鹿杖客的掌力尚留余地,对鹤笔翁却毫不放松。二十余掌一 过,鹤笔翁一张青脸已胀得通红,眼见对方又是一掌击到,他左掌虚引,意欲化解,右掌却斜刺里重重击 出。只听得拍拍两响,鹤笔翁这一掌狠狠打在鹿杖客肩头,而张无忌那一掌却终究无法化开,正中胸口。 总算张无忌不欲伤他性命,这一掌真力只用了三成,鹤笔翁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已红得发紫, 身子摇晃,倘若张无忌乘势再补上一掌,非教他毙命当场不可。鹿杖客肩头中掌,也痛得脸色大变,嘴唇都咬出血来。

玄冥二老是赵敏手下顶儿尖儿的能人,岂知不出三十招,便各受伤。赵敏手下众武士固然尽皆失色,便 是杨逍和韦一笑也大为诧异。他二人曾亲眼见到,那日玄冥二老在武当山出手,张无忌中掌受伤,不意数月之间,竟能进展神速若是。

玄冥二老比掌败阵,齐声呼啸,同时取出了兵刃。只见鹿杖客手中拿着一根短杖,杖头分叉,作鹿角之形 ,通体黝黑,不知是何物铸成,鹤笔翁手持双笔,笔端锐如鹤嘴,却是晶光闪亮。他二人追随赵敏已非一日,但即是赵敏,也从未见过他二人使用兵刃。这三件兵刃使展开来,只见一团黑气,两道白光,霎时间便将张无忌困在垓心。张无忌身边不带兵器,赤手空拳,情势颇见不利,但他丝毫不惧,存心要试试自己武功,在这两大高手围攻之下,是否能空手抵敌。玄冥二老自恃内力深厚,玄冥神掌是天下绝学,是以一上阵便和他对掌,岂知张无忌的九阳神功却非任何内功所能及,数十掌一过便即落败。他二人的兵刃却以招数诡异取胜,两人的名号便是从所用兵刃而得,鹿角短杖和鹤嘴双笔,每一招都是凌厉狠辣,世所罕见。

又有三名好手上前夹攻。张无忌和玄冥二老此时各运神功,数丈方圆之内劲风如刀,那三名好手怎能插得下手去?

张无忌呼呼两掌,使上了十成劲力,将玄冥二老逼得倒退三步,展开轻功,向王保保马后追来。玄冥二老和其余三名好手大惊,随后急追。张无忌每当五人追近,便反手向后拍出数掌,九阳神功威力奇大,每掌 拍出,玄冥二老便须闪避,不敢直撄其锋。鹤笔翁和其余好手大声呼喝,随后追来。可是这山峰高达数百丈,登高追逐,最是考较轻功,玄冥二老内力极强,轻功却非一流,反是另外四五人追在鹤笔翁之前。

此时全力对付身前十八名番僧合力,拍向身后这一掌已只不过平时的二成力道。但觉一股阴寒之气从掌中 直传过来,霎时间全身发颤,身形一晃,俯身扑倒。原来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偷袭。赵敏惊呼:" 鹿先生,住手!"扑上去遮住张无忌身子,喝道:"哪一个敢再动手?"鹿杖客本想补上一掌,就此结果了这个生平第一劲敌的性命,但见郡主如此相护,只得罢手退开,他纵声长啸,示意已然得手,招呼同伴赶来

张无忌曾与玄冥二老数度交手,知道他二人本来已非自己对手,自己与渡厄等三僧三度剧斗,武功又 深了一层,要击败二人可说绰绰有余。只是二人毕竟修为非同小可,却也不敢轻忽,当下展开太极拳法, 圈圈连环,九阳神功从一个个或正或斜的圆圈中透将出来。 玄冥二老渐感阳气炽烈,自己玄冥神掌中发出的阴寒之气,往往被对方逼了回来。

张无忌哼了一声,心想:"这玄冥二老武功已如此了得,若再练成芷若的阴毒武功,此后作恶,再也无人制得了。"

玄冥二老是顶尖高手,如以第五六层的挪移乾坤功夫对付,却又奈何二人不得。这一拨之下,鹤笔翁右掌 拍出,波的一响,正中鹿杖客肩头。鹿杖客吃了一惊,怒道:"师弟,你干甚么?"

他本想以挪移乾坤之法引得鹤笔翁去打鹿杖客,再引鹿杖客去打鹤笔翁,这时听了赵敏之言,当下只是牵 引拨动鹤笔翁的拳脚,对付鹿杖客时却是太极拳的招数

鹿杖客怒道:"是谁先动手了?"他见闻虽博,却不知世间竟有挪移乾坤第七层神功的偌大威力,以鹤笔翁如此武功修为,即令张无忌能胜他杀他,却决计不能用借力打力的法门来倒转他掌力,是以丝毫没疑心到是张无忌从中作怪。

杨逍和韦一笑

杨逍和韦一笑齐声怒喝,扑上前去。那两个老者又是挥出一掌,砰砰两声,杨逍和韦一笑腾腾退出数步,只感胸口气血翻涌,寒冷彻骨。两个老者身子都晃了一晃,右边那人冷笑道:"明教好大的名头,却也不过如此!"转过身子,护着赵敏走了。

对范遥

张无忌寻思:" 苦头陀武功之强,只怕和玄冥二老不分上下,虽不知内力如何,但招数神妙,大是劲敌。他只打手势不说话,难道是个哑巴?可是他耳朵却又不聋。赵姑娘对他颇见礼遇,定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范遥将此事从头至尾虚拟想象一遍,觉得这条计策虽然简易,倒也没有破绽,说道:"我想杨大哥之计可行。鹤笔翁性子狠辣,却不及鹿杖客阴毒多智,只须解药在鹤笔翁身上,我武功虽不及他,当能对付得了。"

对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回掌反击,已挡不了鹤笔翁的阴阳双掌,左掌和他的左掌相抵,鹤笔翁的右手所发的玄冥神掌终于击在她的背心。那玄冥神掌何等厉害,当年在武当山上,甚至和张三丰都对得一掌,灭绝师太身子一晃 ,险些摔倒。

对丐帮

执法长老喝道:"拿下了!"便有四名七袋弟子分扑鹿鹤二老。玄冥二老武功奇强,只三招之间,四名七袋弟子均已受伤。那白须白发的传功长老站起身来,呼的一掌直向鹤笔翁击去,风生虎虎,威猛已极。

鹤笔翁一招"玄冥神掌"还击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双掌相对,对到三掌之后,传功长老已是相形见绌。那边厢鹿杖客使动鹿角杖,双战执法长老和掌钵龙头二人,一时难分高下,掌棒龙头见传功长老脸 红如血,一步步后退,不禁暗自骇异,心想传功长老功力深厚,乃本帮第一高手,怎地不敌这个老儿?眼 见他对到第五掌时,喘息声响,白须飘动,已现狼狈之态,虽知他对敌之时向来不喜欢相助,但到此地步 ,终不能任由他丧生敌手,当下举起铁棒,向鹤笔翁脚下横扫过去。 突然之间,鹿杖客和鹤笔翁撇下对手,猛向史火龙冲去,这一下身法奇快,眼见史火龙难以抵挡,哪知陈 友谅当赵敏和二老讲话之时,料到二老要以进为退,施此一着,已先行绕到史火龙身旁。玄冥二老掌力未 到,陈友谅已在史火龙肩头一推,将他推到了弥勒佛像之后。玄冥二老掌力击出,扑的一声轻响,佛像泥屑纷飞,摇摇欲坠。鹤笔翁抢上一步,再补上两掌,一尊大佛像半空中倒将下来。 玄冥二老已人庙中呼啸而出,四下不见赵敏,知她已然脱身。两人一声长笑,四掌齐出,登时有本名丐帮 弟子中掌倒地,待得传功长老、执法长老等人追到玄冥二老的长笑之声已在十余丈之外,再也追不上了。

对谢逊

张无忌一时捉摸不到她用意何在,斜倚炕上,苦苦思索,突然想起:"莫非她已料想到我和芷若已有婚姻

之约,因此害了我表妹一人不够,又想用计再害芷若?莫非那玄冥二老离开弥勒佛庙之后,便到这客店中

来算计我义父和芷若?"一想到玄冥二老,登时好生惊恐,鹿杖客和鹤笔翁武功实在太强,谢逊纵然眼睛不盲,也未必敌得过任何一人。

对周芷若

鹿杖客轻飘飘一掌拍出,正中她小腹。那是非同小可的"玄冥神掌",周芷若气息立闭,登时便晕了过去。

侧目望去,见赵敏不住摇晃,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势,暗道:"不好!芷若中了鹿老儿一掌玄冥神掌,只 怕抵受不住。她练的本是阴寒功夫,再加上这玄冥神掌中天下阴毒之最的寒气,寒上加寒,看来敏妹也禁 受不住了。"当下手上加劲,猛向鹿杖客压去。鹿杖客见他拳法斗变,便即猜知他心意,侧身闪过,叫道:"师弟,跟他游斗。那姓周的女子身上寒毒发作,别让他抽手解救。"鹤笔翁道:"正是!"

二老对打

手肘微沉,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拍的一声大响,鹤笔翁的左拳击在鹿杖客的右掌之上。他两人武功一师所传,掌法相同,功力相若,登时都震得双臂酸麻,至于何以竟会弄得师兄弟自相拚掌,二人武功虽高,却也不明其中奥秘。两人又惊又怒之际,张无忌双掌又已击 到。玄冥二老仍是各出双掌,一守一攻,所使掌法已和适才全然不同,但被张无忌一引一带,仍是鹿杖客 的左掌击到了鹤笔翁的右掌之上,这乾坤大挪移手法之巧,计算之准,实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鹿杖客更是怒气勃发,下手毫不容情。他二人艺出同门,武功半斤八两,这一场恶战,也不知斗到何时方休。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