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和四号线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专题故事
  地铁是大城市的主要交通命脉,很多人上班下班在地铁的时间超过4小时,今天就来说说刘宇和四号的故事。
刘宇和四号线的故事

刘宇和四号线的故事

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能离开的交通工具,它与我们的出行最为密切,也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占据了固定的时间。地铁中形形色色的身影,虽然只是短暂的过客,反映出的却是社会百态。

对于摄影家刘宇而言,每天在地铁的旅程,就是他进行摄影创作的“专属时间”。从2013年6月开始,刘宇就开始用自己手中的卡片机,拍摄他再熟悉不过的“四号线”……

今天,影社君以“读图”的形式,请您欣赏刘宇和他的《四号线》。

许华飞老师在《内容为王(三)——摄影作品的切题》中曾这样提到:“这位摄影家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所能使用的拍摄资源,都远远超出一般摄影人的水平。实际上,作为我国比较优秀的驻外摄影记者之一,刘宇的摄影作品曾经覆盖了世界五大洲。但当他为自己选择一个创作题目的时候,他的选择是——北京地铁四号线,作者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选择这样一个题目,一方面是由于作者每年搭乘这条线路将近500次,可以反复观察、反复拍摄,几乎相当于拥有了无限开火权。另一方面,则是相对于覆盖五大洲的作品,四号线对于读者更加熟悉。

实际上,对于国外的“西洋景”,中国读者并不能有太多认识。读图多数也只是玩赏惊叹一番,新鲜劲儿过去了也就放下了。但是地铁已经成为国内各大城市的主要出行方式,单单北京,每天地铁的吞吐量就达上千万人次。读者对于地铁的故事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鲜活的记忆,对于其中人物疲惫、焦躁、松弛等等不同的心态,都有感同身受的理解,这种亲切感带来的认同,那是任何“新鲜景观”做不到的。”

刘宇老师为什么拍摄地铁,原因还有一个:三年前的一天,刘宇早上起床后发现看东西都是重影的,后来到医院检查,医生说病因学名叫“双眼复视”,并建议不要每天对着电脑和手机屏幕看个没完,多看看大海、森林、草原之类的美景,有助于让眼睛放松。刘宇那时还在媒体当图片编辑,就问医生:“在电脑上多看美景的照片好使不?”换来的是医生鄙夷的眼神。

刘宇曾经也是地铁里的“低头族”,甚至有几次坐过了站。自打眼睛有毛病以后,为了少看手机,他进了地铁就拍拍乘客。没打算拍照片的时候,眼中的人们都和自己一样在低头看手机。一旦相机在手,拥挤的地铁车厢并不是想象中那么无趣。

关于拍摄

“我平时随身带个小相机,遇到有意思的人和事,就摁两张;没有也无所谓。这种没有压力的拍摄是我很喜爱的一种拍摄方式。

有人问我,你在地铁上拍照片,别人不会反感吗?

摄影师应该是人群中最不被注意的那一个,像空气中的蚊子,它时刻盯着猎物,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叮上一口。我多数照片是盲拍的,三年来曾有三次被问到,为什么拍我?解释一下,也就过去了。”

“我每天上班都要乘四号线,专题的名字就叫《四号线》。当你相机不离手,并做好了拍照的准备,眼前的一切会变得不同。

后来换了单位,四号线仍然坐,还要倒十号线和五号线。拍摄的内容不限于四号线了,题目再叫《四号线》似乎不合适。有一次发朋友圈,改了个最俗气的名字——《北京地铁故事》。没想到,《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李舸在我的微信留言:‘《四号线》是个概念,也是一种艺术化的表达,甚至可以是摄影家情绪的一种宣泄和释放,亦或是一种艺术理念的呈现。《地铁故事》太新闻化,略显肤浅。您老已经不是记者了,是艺术管理者,更是艺术家!’——好吧,既然《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都说可以,那就还叫《四号线》吧。

“原来以为全世界只有我在拍地铁,参加的评选活动多了,每次总能看到几组地铁照片。也使我慢慢对这个专题兴味索然。开始差不多一周就凑一组,后来一个月,再后来隔几个月也懒得发了。但惯性仍然使我有一搭无一搭地拍着,反正在地铁上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消遣了。安慰我进行下去的理由是:任何一件事,你能坚持三年、五年,甚至十年,总会有所收获。即便你和别人拍同样的主题,也许看到的一样,看出的却有可能不同。”

gsw888_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